想起茄子裤炖土豆 那是温暖的回忆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刚上秋,市场上各种秋菜就堆积如山。东北人冬天喜欢储存蔬菜,尤其老年人,我也不例外。
早晨走进菜市场,秋菜琳琅满目,买秋菜的人很多,有用自行车往回驮的、 有用手拉车往回运的、还有雇港田车往家送的,人们欢喜着忙碌着。我看着白菜,土豆,各样都想买点回去,我正犹豫先买什么。突然耳边传来吆喝声:“绿裤茄子,大地茄子,便宜了,快来买吧!”我循声望去,道边一大堆茄子吸引了我的目光,几位中年女人已经蹲在地上挑选上了。我急忙走了过去,看着黑中泛紫的茄子甚是喜欢,遂向摊贩要了一个大塑料袋也挑选了起来。
其实茄子非常好,没什么可挑的,但大家还是好中挑好。挑不大不小的,直溜溜的,还把茄子裤都掰了下来。不一会一大堆茄子就所剩无几。我身边有个七十岁左右穿蓝衣服的大姐站在那看着大家挑选茄子,自己却不动手。我就对她说:“大姐赶紧买吧,这茄子多好啊!还便宜。”她笑了:“你们买吧,我等等。” “看好就买呗,还等啥,一会没了!”我又说。大姐微笑不语,也不和我辩解,就站在那里瞅着大家挑茄子。
果然这堆茄子很快就被大家买没了,只剩下一堆大家从茄子上掰下来的茄子裤。这时只见刚才那位蓝衣大姐蹲下身子打开塑料袋收起地下的茄子裤来,有一位年轻姑娘问她:“阿姨,你要这些茄子裤干嘛?”蓝衣大姐抿嘴笑了,说:“ 吃啊!” “这能吃吗?” “当然能吃了,不信你问问她,她肯定也吃过。”大姐指着我说。“对,吃过,早先年常吃茄子裤”我点着头兴奋地说。原来大姐是想吃茄子裤了,望着大姐手里满满两塑料袋茄子裤,我眼前突然就出现一幅画面:一张靠边站的折叠饭桌上,除了二米饭,还有一大碗菜,里面是茄子裤炖土豆。那是我年少时冬天常吃的菜。

六七十年代生活水平比较低。像白菜帮,芹菜叶,萝卜缨、茄子裤,都是百姓家饭桌上的家常菜。蔬菜很少有扔头,几乎都能吃。看到大姐手里的两兜子茄子裤,竟让我有一种温暖和久违的感觉
想起八十年代初,我刚结婚那几年,和婆婆住在一起,一家六口人,住的是烧火墙子的楼房。一到秋天家里就忙了起来。爱人拖煤坯,劈柈子,存放到煤棚子里过冬。我开始准备过冬的蔬菜。买几十斤大白菜,淹一大缸酸菜,还要淹一坛子咸菜,几十斤大葱挂到窗外。白菜、土豆、酸菜缸、咸菜坛子摆满了厨房。最主要还要买回很多茄子,腌一坛子蒜茄子后,就开始晒茄子干。把茄子切成条,或者切片,有时把一根茄子切成花刀,拿起来还相连着,有的用盖帘晒上,有的挂在绳子上,晾到窗外晒干。当然还有那些茄子裤是不会扔掉的,把茄子裤也用盖帘晾起来,还要给它们经常翻个,防止长毛。晒干后,分别装进一个个小布袋里系好,存放在干燥处。冬天吃的时候,提前用水泡好,最好有点肥肉和土豆一起炖上,没有肉就用大油炖,吃起来很香。想起那时,我忙得不亦乐乎,扒茄子裤手指头都被染成了紫色,但却不觉得费事忙碌,感觉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到现在婆婆也觉得那样的生活才像过日子。
如今经济条件好了,市场蔬菜品种丰富,即使到了冬天,新鲜蔬菜也种类齐全,想吃什么菜也都能买得起,蔬菜也越吃越精细,白菜帮,芹菜叶都扔掉了,茄子裤更没人吃了,扔掉很自然,没人觉得可惜。
但茄子裤对我而言,还是那么亲切,想起茄子裤炖土豆,那味道又在嘴里缠绵,那是温暖的回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