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苦,难,艰辛没有压垮姥爷 反而把姥爷磨炼的更加豁达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1938年的冬天,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穿着不合体的肥大的破棉袄,又肥又短的破旧棉裤,提啦着露着脚指头的单鞋,前面抱着招魂的大红公鸡,后面背着用红布包起来的骨灰盒。呼呼的北风像刀子一样割削着他的脸,眼里的泪还没流到脸颊就风干了。这就是我的姥爷,他的父亲闯关东病死在关外了,幸好有他的族亲叔伯照顾,托人把骨灰用火车带来。姥爷就这样从两店火车站背着他父亲的骨灰,一步一步挪到了家。这事姥爷就给我们讲了一次,他一面说一面泪流满面,我也跟着流泪,我的眼前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姥爷接他父亲骨灰的情景,冬天昏暗的太阳挂在灰濛濛的天上,一如姥爷灰暗的心情,耳朵里回响着他娘悲痛欲绝的哀号:“咱家的天塌了!"
姥爷因为他父亲的丧事受了不少磨难,因为穷,族亲们都不敢来他家奔丧,来帮忙丧事就意味着答应借钱借粮帮衬着发丧了。那时大家都穷,饭都吃不上,可再穷,死者为大,丧事也得办得体面。姥爷去族亲家跑了好多次,哭着跪求人家,最后族亲们勉强答应了。姥爷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日子过好,让人瞧得起!
姥爷的父亲没有了,他就成了一家之主,成了全家的天。那时还没解放,有地也是几亩薄田,根本不够一家吃穿用度。若不是姥爷家穷,他的父亲也不会闯关东客死他乡呀!
姥爷的母亲是位坚韧倔强有主心骨的人,她把家里的衣食,吃穿用度,收湿晾干,把持的妥妥当当,指挥姥爷主外带领两个弟弟干各种劳力,养家,还姥爷父亲后事拉下的亏空,带着他们,孤儿寡母一家重新撑起家来!
姥爷什么苦都肯吃,他做过挑夫,春夏秋冬赤着脚,挑夫太费鞋了,干脆不穿。靠脚力,肩膀,挑起一家人的生计。即便这么努力,也经常温饱不济。
姥爷推过大车,这大车可不是容易推的,又高又大,装的货多,还是独轮,力道不匀就容易翻车,中间一般休息都不好停车,是又累又苦的活。姥爷是老大,他掌舵,两个弟弟在前面拉偏纤。有一年夏天,姥爷兄弟仨出车,天下雨了,土路一下雨太滑了,又逢上坡路,上千斤的车子原地打滑,姥爷号叫着就是上不去,最后急了,拿起皮鞭猛抽两个弟弟,两个弟弟被打疼了,又气又急的拼了命的往上冲,终于上了岗,到了平地,停好车,兄弟三人冒着雨抱头嚎啕大哭。
我插话问你姥爷:“为什么打两个弟弟?歇会在上不行吗?” “不行啊!妮,在上坡路上不能停!咬着牙也得上去,一旦停了,人松懈了,重车子退下来或翻沟里就会车子毁了,人不死也压残废了啊!”哦,原来如此,轻重缓急姥爷心里有数啊!
是啊,姥爷不到万不得已,怎会狠命打弟弟呢!姥爷给我们讲这件事时,哭得像个泪人,我很少看到姥爷流泪,姥爷当时是多么无奈,无助,不得以。虽然经常因为干活打他两个弟弟,但打的最重的是这一次,也是他一辈子的痛,应该是下手最重的一次。在当时的大环境下,为了领着一家人活下去,姥爷真的太不容易了!

姥爷是长兄,长兄如父,这话在姥爷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舅舅辈们都说姥爷能打人,脾气不好,靠武力治家。其实现在想想,他只比他弟弟们大几岁,十几岁的年龄正是贪玩的年龄,让他们好好的跟着大哥踏踏实实的干活是有些勉强,姥爷的教育方式简单粗暴但肯定有效。后来又过到了20多人的大家庭,三家的舅舅姨们一大群,姥爷常说的一句话:不揍他们,得上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姥爷啥都明白!所以,我的这些舅舅姨们大错没有,小错难免了,偷鸡摸狗的事他们可不敢干,让姥爷知道了得揍扁他们。
姥爷和他弟弟们靠着脚力(挑夫和推车)慢慢的攒钱买了一头毛驴,有了毛驴的日子好过得多了,耕地时再也不用我二姥爷三姥爷拉犁了,农闲时还可以跑个运输,族亲们不再怕这个当初的穷小子了,也瞧的起他了。
姥爷性格直爽,善良,因为受过苦和磨难,他待人接物热情且富有同情心,越来越多的乡亲信任尊重他,靠着自己的勤劳能干肯帮忙的性格,有邻居保媒帮姥爷成了家,姥爷又帮两个弟弟也成了家,一家人齐心合力的过日子,一直过到24口人的大家庭才分了家。这是姥爷最开心最自豪的事了:他的母亲没白熬着这个家,儿孙满堂给她老人家养老送终。
解放后新中国成立了,姥爷家按人口分到了不少田地,姥爷不止一次由衷感慨: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他老人家!穷人有了自己的土地当家做了主人,不管喝稀的吃稠的,不饿肚子了。
他特别珍惜有田地的日子,起早贪黑,摸爬滚打的天天在农田里忙活,各种农活的耕耙耩扬学的样样精通。当然这其中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个中艰辛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表达出来的,只有姥爷自己清楚明了。
姥爷的眼里全是农活:春天忙着耕地,耙地,播种插秧;夏天浇水,除草,捉虫,麦子熟了还要抢收抢种;秋天就更忙了,刨花生,挖地瓜,还要切成片晾晒,玉米,高粱,各种五谷杂粮的忙碌着;本来冬天里是可以歇歇的,他一定要上山拾柴,直到家里的材草垛堆成了一座小山,他才安心。姥爷不光干自家的农活,邻居的,儿女家的,他都乐意帮,家族邻居有红白喜事都少不了姥爷的身影,我家的农田一直到姥爷去世的那一年,还帮我家耕地地。
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我的姥爷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别人,很少为自己活一天。我姥爷的一生极其节俭,很少见他穿件新衣服,路上有个钉头枯枝的他都捡起来拿回家,在他眼里,什么东西都有用处。对于粮食,不只是珍惜,更多的是敬畏,“一米度三关”是姥爷常挂在嘴边的话,这也是挨过饿的人,最切肤的体验。
常年的积劳成疾,姥爷得了胃病,他到俺村的医疗室来看,当时刚过了年,农活不忙,父母和我姐弟仨极力挽留,姥爷也觉得天天来回打针不方便,天又冷,就答应住我家了,我们一家开心极了。
娘一天三顿饭变换着饭菜做,我们姐弟仨抢着给姥爷盛饭,姥爷天天笑呵呵的,病很快就好了。我们那也不让姥爷走,反正农闲姥爷也乐得安心住下来,我们围坐在火炉旁,听姥爷讲故事和他经历过的事:讲他15岁抱着公鸡去火车站接他父亲骨灰,哭得泣不成声;集市上卖粮食,有人用袖筒想偷粮食(买粮食的人一般把手伸插到口袋里,从口袋下部分掏出一把来看看粮食成色,颗粒大小一样不一样,怕掺假。),被姥爷逮个正着,姥爷要揍他,那贼“大哥大哥”地叫着说有80岁的老娘需要侍奉,姥爷才放过了他,不然把他的胳膊腿早拧折了。

“老子要不是走得正,早去峄山上当土匪了,还轮得到你个小毛贼来讹我,哼!”姥爷蔑视小贼的神情语气惹得我们哈哈大笑。我半信半疑问:“真的,姥爷?”“可不。山上好几波人喊我上山咧,姥爷饿死不为匪!”
姥爷还说,这人只要在他面前一晃走过,他就能看出那人心思的好坏。一下子,姥爷成了我们心中的大英雄,只知道姥爷干什么农活都好,没想到识人还有一套,太厉害呀!其实呀,这也是姥爷事经历多了,人见的多了,吃过亏,上过当学来的。没想到姥爷的故事和经历这么精彩呢。姥爷年轻时虎着哩,怪不得姥爷嗓门一大,我舅们姨们有些怕他。但姥爷从来没过我,对我们说话总是笑咪咪的,这就是隔代亲吧!
还有一件事让我感到惊喜,姥爷在我家住时,正赶上热播《封神榜》电视连续剧,姥爷和我们一样,看得那个迷呀,一边看一边给我们讲解,让我感到惊异的是,有的剧情还没演,姥爷就知道结果了,后来演的剧情居然跟姥爷讲的差不多,姥爷的记忆力那么好,一件件,一桩桩的故事从他嘴里栩栩如生讲出来,很多历史事件,人物,朝代姥爷都不会弄错,比我这学过历史的都好,这让我对姥爷又多了一些了解,更多的是敬佩。我想,如果姥爷有机会上学,肯定是个好学生。没上过一天学的姥爷赶集上城买卖粮食,真不知他是如何学会算账的。农活少的冬天,姥爷听说书的,拉大啩的,知道了好多历史故事。他能用自己的方式和独特语言把故事开头,结尾,中间的衔接环环相扣,再加上自己的英雄气概的神情和大嗓门,让我们听得津津有味,总舍不得散场。这太让我惊喜和意外了。一直以为姥爷光知道干活,没想到原来还有文艺的一面,嘻嘻,怪不得我不怕写作文呢,原来随姥爷呀,嘿嘿!
生活的苦,难,艰辛,没有压垮姥爷,反而把姥爷磨炼的更加豁达,智慧,宽厚,热爱生活!你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喜欢我的姥爷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