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妈妈的家成了名副其实的知青接待站 她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1968年12月28日天下着雪,西安市十二万中学生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上山下乡。全市各条大街上浩浩荡荡的车队整装待发奔向各地农村。我就是这个十二万分之一。
我是西安市早慈巷四十一中学高六六届毕业生,我随校集体插队去渭南地区白水县。全校除过去陇县和勉县的人外,我们去白水的同学有一百多人。四十一中大门外,一辆接一辆带篷的大卡车。载着同学们和铺盖卷。车队缓缓行驶,同学们扒着车帮向后张望,家长们泪目相随。我们被安排分别去了雷衙和门公两个公社,我被安排去雷衙公社,大卡车翻沟越岭到了公社门口,跳下大卡车,背着铺盖卷,听公社工作人员宣读名单,我们又被各个生产小队派来的马车分别接走,我们化整为零了,我们10名同学被分到卓子大队东坡小队了,马车当晚把我们拉到了农民给腾的房子里了。从此以后我们变成了知青!

在此后漫长的知青生涯里,生活艰苦尚且不说,一个劳动日的价值一两角钱,春天饿肚子锄地,夏天揹着麦捆爬沟坡。吃窑水,天天风吹雨打。但最大的困难是回西安探亲,交通不便。我们每年回家两次,一次是春节,一次是夏收过后的忙罢。我们村子离县城25里地,门公的同学离县城40里地,从白水县城每天发往西安,只有一趟班车,而且6:30就发车,冬天还黑咚咚天没亮呢,我们除非早上4点起床步行到县城,才能赶上班车,但山深狼多,尤其女同学多害怕,最好就是提前一天晚上到县城住民舍,早上赶车,但住一夜旅社的费用1元3角。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县城里饭馆一碗鸡蛋汤才一角6分钱。知青没钱,不回家又憋不住,成天想家哭鼻子。于是大家便削尖脑袋瓜在县城托人找关系,想借宿。但很难找到,谁会愿意外人住自己家,当时人都穷,你把被子盖脏了要用肥皂洗,肥皂也是钱,洗的次数多了不就坏了。我班团支部书记马建忠也在白水插队,他父亲马庆瑞,我们马伯伯,不常回家,伟岸的身材,满满的笑容,言语不多。马伯伯是从西安水利厅要来的工程师,当时正在白水指挥建设林皋水库工程,所以在县城有一间住处。马建忠的母亲就姜妈妈,姜妈妈姓姜名勉。一听名字就是文化人,她作为外调干部家属也响应党得号召,把家从西安城搬到了白水县。
姜妈妈在西安时担任西北二路居委会主任,人称姜主任,我母亲在青年路居委会担任主任,人称魏主任,两个居委会同归青年路街道办管辖,街办定期召开辖区13个居委会头头开联谊会和座谈会,于是我妈就认识了姜妈妈。我妈说,姜主任陕南中师毕业当过城固县小学老师,她一口好嗓子唱一口好歌,经常给我们演唱抗战歌曲,我们呱呱鼓掌。这些主任们大都是家庭妇女出身。扫盲认了点字,有文化的少,会唱歌的更少,我妈有文化但不会唱歌。姜妈妈人又谦和,人缘极好,谁不佩服!
姜妈妈来到白水县也担任居委会主任和幼儿园园长,热心为大家服务。我们插队时姜妈妈五十岁出头,白细的皮肤,慈眉善目,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这一百多个同学削尖脑袋在县城打听熟人想谋得每年借宿两次,赶早上6点半西安的班车,自然有人知道了马建忠家在县城东巷,这一传十,十传百,几乎全知道了,我本来由于母亲认识姜妈妈,我就一个人她家住,可邱渭娟每次带着外班的李爱霞、王秀英、田宏、她四人同来同住,一起去姜妈妈家中住,由邱渭娟出头说,马建忠是我班同学。最后全校同学都知道了,说去了只要说是马建忠的同学,连自己名字都不用报了,就获准住下了,这成了公开的秘密。三三两两、川流不息,你走了他来了,数都数不清多少人次的人在姜妈妈家住过,我有时去碰见姜妈妈拆洗了几床被子,我帮她一一缝好。姜妈妈有贫血的毛病,经常头昏头疼。

同学们的到来给她增加了多少负担,她多累呀!难能的是从来没有埋怨一句,并且总是面带微笑,在哪艰苦的岁月里,姜妈妈的家成了名副其实的知青接待站,免费旅社。我总想到雪中送炭这四个字
冬天刮着带哨子的北风,只要踏进姜妈妈家门,就一身温暖,一是空气暖,二是心暖,有时马建忠及弟妹回家见住满了同学只好住房东家或外出借宿。我们离县25里路,去照相馆照相也把发票交给姜妈妈,姜妈妈压在她茶盘下,下次我再来取,她又是我们的保管员,有同学用架子车拉着麦子到县城粮站换粮票,也要去她家歇歇脚,喝口水,同学们办各种事都去麻烦她,想家有心病也找她诉说,比如邱渭娟说:我全家5口人5个地方,父亲在青海、母亲在西安、哥哥在新疆、弟弟在渭南,啥时候能团圆,姜妈妈就安慰她会调回西安的……到她不哭为止。
大招工后。同学们陆续回到西安,离开了白水县离开了姜妈妈。我和姜妈妈保持书信联系。有一次,姜妈妈通知我,她坐火车从咸阳去渭南,路过西安,具体时间几点,我买了站台票,和她在火车门口说了话,眼见火车启动她又走了
此后姜妈妈曾来我家小住,我和她同床而眠。彻夜长谈。同学得知,也三三两两来我家见姜妈妈。尚涤世还带着礼品,邱渭娟,权金玉等都来探望姜妈妈。
1999年8月底敬爱的姜妈妈去世,闻讯我失声痛哭,打电话给邱渭娟,他不信,最后信了在电话那头大哭。姜妈妈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