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悄无声息地从指尖划过一切晃如昨天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母亲去世后, 好长一段时间,我心里忐忑不安,时不时地做梦,有的模模糊糊,但有一次做的梦,梦中的场景,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总是想起,想把它记录下来。 妈妈像我小时候生病时,紧紧抱着我一样,笑眯眯的,我也紧紧搂在妈妈温暖的怀里,妈妈说,我的心肝宝贝,我很想见见你!我也说:“这些日子,你到哪儿去了?我没见到你,我想见见你,她一言不发,没有答复……”妈!我从梦魇中惊醒,是一场虚惊的梦,梦中我眼泪直流, 泪水湿透了枕巾,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分明知道,母亲已离开我们三个月多了,可我还是接受不了她的离去,对她的思念,我无时无刻,与日俱增,好像她永远没有离开我们……

母亲出生在大户人家,她的祖辈是我们那里的名望家族,有“字号”的人家,光阴正,令人仰慕的家庭。我外爷在民国年间曾任过“乡爷”,这职务相当于如今的乡长,听母亲说,他的月工资是分些粮食和布匹,没有如今的工资,所以说,母亲从小生活在家景还算可以,书香门第之家,从不缺衣少食,加上外祖母心灵手巧,精明能干,母亲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她上学一直到高中二年级,由于一场大病,她不得已才辍学,在娘家的岁月,母亲还是过得很开心、幸福的……
记得母亲曾给我们讲过这样一件事:“她年幼无知时,在她家不远处,有一位孤苦伶仃的盲人老奶奶,住在一个低矮潮湿的茅屋里,她看怪可伶的,老奶奶多时没吃没喝,于是心地善良的她发了慈悲之心,在家里找到一个手提小竹笼,乘外祖母不在家,偷偷地把家里的馍馍,放进小提笼里,小心翼翼地提到那位老奶奶跟前,老人非常感动,上下摸着她,拉着她的手,哄着她说:‘孩子,你真心疼!再给我拿些馍馍,你妈妈做的馍馍就是香!’小孩真经得起夸赞,兴高彩烈,奔奔跳跳,又跑去取馍馍了,这样又取了一次。当外婆回来时,发现馍馍少了许多,她气急败坏地质问,你把馍馍来,怎么只有几个了?你给我说个究竟!在那个年代,多数家,都在忍饥挨饿,这样问,也不足为怪,母亲怯生生地怕姥姥打她,躲得远远的,姥姥也是个聪明人,她表面上装作威严,其实也不过如此,妈妈如实地把前前后后做了一番交代,见妈妈说的全是实话了,她也气消云散,口气变得缓和多了,嘴里念念有词道:‘她一个人,能吃多少?这样的好事,是要干的,但也要会干,给她给些就行了,你也有吃的,不要影响到咱家生活!’姥姥的一席话,让母亲以后懂事多了!她好多年才笑着给我们说的,说她太小了,太不懂事了,外婆对她太好了。那个老奶奶太可伶了!”

随后,到了谈婚论嫁的花季年龄,经人介绍,母亲嫁到我家,母亲初来的前几年,她年纪轻轻的,家有太太,太爷,爷爷,奶奶和父亲,他们和睦相处,老人帮母亲带孩子,母亲孝敬老人……
当我长到黄发垂髫时,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大病,把父亲彻底病倒了,在我模糊的记忆中,是父亲从教学校那里的当地老乡,做的简易担架,把父亲从学校抬到我家,停放在我们的院子,由于自己年幼无知,很不懂事,我记得还算清楚,担架停放在我家院子,在父亲的担架周围,我不停地跳来跳去,根本不知道父亲病得那么严重!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是多么稚嫩、天真!从那以后,父亲的身体一直再也没有好起来,全家的重担,全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她成了我们家的顶梁柱,在家主内,在外当男。奶奶也为父亲的病操劳过度,住进了医院,她有时昏迷不醒,有时眼泪纵横,在梦中时不时地说梦话,她流着泪水,哭着给她的闺蜜说:“刘(陇西土语,是你的意思)孙家婶,我只养哈他一个宝贝疙瘩,我心疼的孙女,她喊着我的乳名说,娃娃饿着向我要馍馍吃,我走到厨房去取时,没有一点点馍,娃娃饿成这样子,万一他病不好,有个闪失,他的一家大小让我给谁交代呢?天大的手巾,我能包住吗?”她的眼泪又一次落下……这是后来母亲给我们说的,奶奶生病以来,她一直陪在奶奶身旁,伺候着她,母亲是出了名的孝子,她对奶奶百般孝顺,有顺口的,宁肯她不吃,也要给老人、孩子存着,对她,没有丝毫的私心。但是,无论怎么搭救,由于操劳过度,奶奶还是抛下她一生最心疼,最放心不下的儿、孙,撒手而去……

奶奶的丧事料理完之后,妈妈也是大病一场,她实在抗不住了,真是无巧不成书,偏偏就在我家上加霜之际,我家太太,一场急性肠胃出血,使原本难熬家,又一次陷入困境,父母一筹莫展,毕竟那时母亲还年轻,她还是想方设法,优先考虑顾及老人,把自己的病痛置之不理,远远地抛在脑后,干脆没管,她竭尽全力,全力以扑,把心思花在太太身上,在救死扶伤的医生的帮助下,把太太从死亡线上救了过来,不知何时,母亲的病也渐渐好转,也许是她的孝心感动了上苍,多亏老天长眼,太太有惊无险数次,总算跨过那个大坎,平安无恙地,保全了我们全家大小,母亲终于熬过了苦不堪言的岁月,才慢慢喘过了一口气,她以饱经风霜的口吻,和颜悦色地说到:“咱们家的人有命大,总算熬过来了!”

记忆中,母亲为了我们十来个人的生计,不管是刮风下雨,不停地忙碌着,从来看不到她悠闲自在的时候,在农闲、刮风下雨天,她手里不停地缝缝补补,全家老老小小,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是她一个人做的,我们穿的鞋子,都是她一人亲手做的,记得从奶奶去世后算起,光我家太太的小脚鞋,她要做过十几双,她把一天安排的紧紧的,没有一点偷闲的时间,她忙里忙外,早出晚归,她所做的,我现在想都不敢想!在田间地头,留下了她挥汗如雨的身影,看着母亲额头皱纹一天天加深,头上飘着的银丝增多,作为子女的我,无不感到内疚!她对我们老老少少,照顾有加,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间,母亲很不善于言传,她的身教重于言传,以身作责,为我们做了表率,做了榜样,我们几个也很懂事,遇到有重活,赶紧帮母亲干,从不拈轻怕重,生怕自己少干,生怕劳累母亲,母亲也以她有这样的儿女为容,她任劳任怨,敢于担当,在她临终时,母亲还常常忆起以前事,说她的孩子很争气,很乖,学习上,她没操过太大的心,就是在家里,老的老不中用,小的小不能多指望,孩子跟着她一起劳动,吃了不少苦头,我很不容易盼着你哥会拉架子车了……眼泪又一次,扑簌簌地流下,她流的眼泪不止一次,有病一来,她的眼圈周围一直湿润润的,作儿女的我们,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心里更难受。此时此刻,她还是心里挂念着她的心头肉,难以隔舍,妈妈是流尽最后两行不舍泪 ,安详地闭上眼睛,永远地离我们而去。

岁月悄无声息地从指尖划过,一切晃如昨天, 像土地一样朴素和深厚的母亲啊!如今,你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四年了,对你的思念,我将化作我前行的动力,一如既往,完成她你的夙愿――做一个勤劳的、心底善良的、自食其力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