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苦难习以为常 对伤害习以为常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下雨了,从阳台望楼下湿漉漉的街道上,一个人影没有。不过是晚上不到十一点,灯光昏暗地投在像镜面一样发光的地面上,灯光与灯光的倒影连在一起。雨淅淅沥沥,外面安静极了,静得可以听见一滴雨回应着另一滴雨,无数滴雨回应着无数滴雨。

才晴暖了几天,又降温了。人很善忘,晴暖的时候忘了前些日子的冷,鼓吹起南方一年只有一个季节夏季:初夏、盛夏与夏末;到了降温的时候,又开始抱怨南方的冷是又湿又冷,冷到了骨髓里,比北方的冷更让人难以忍受。其实每一年也反复无常。

口罩仿佛渐渐没那么紧张了,价格好像也悄悄在回落。其实即使在最紧张的时候,路上的行人也几乎都戴着口罩,并没有谁因为买不到口罩而不戴的,连隔壁老太太都戴着N95口罩,使我惊讶又羡慕。至今我都没戴过N95,不舍得,留给中老弱者。

人的适应力真强,四十天前若是有谁戴个口罩走在大街上,一定会引人侧目。某个地区还发起“反蒙面”,如今该怎么又要抗议不蒙面了。一夜之间电梯里街头上尽是蒙面人,人与人之间更看不清彼此面目了。当察觉危险袭来,人们迅速穿戴起盔甲。

读到王小波写他目睹连续几只猫被挖掉两只眼睛后痛苦死去,他精神上深受折磨,别人却只轻描淡写说是孩子的恶作剧。人的残忍不动声色,人的麻木是另一种残忍。人们对苦难习以为常,对伤害习以为常。若看不下去,除了蒙面,还可以蒙上眼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