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会不会更倾向于成为一名化学家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瑞士杂志科学专栏主编施耐德,将他积累的大量疯狂实验研究素材汇集起来,出版了《疯狂实验史》系列书籍
如果你学心理学专业,其中部分诸如巴浦洛夫的狗最后被圆和椭圆逼疯的故事你就略知一二了。更多被认为没有逻辑、违背人伦的实验故事都被主流遗忘。
不过从这个系列的书里你能获得很多知识,并且来源真实
例如:
不需要告诉小孩他需要补充什么营养,当你把很多健康食材放在一起让他挑选搭配,搭配出来的恰恰就是他需要的营养,合理并且趋向均衡;
如果你是肉食动物,不吃肥肉只吃瘦肉会让你便秘,加上肥肉能改善很多;
只吃肉不吃菜的实验者竟然瘦了...
Anita摘编自《疯狂实验史》

今天分享其中的两个故事:

01
人类镜像学习与猩猩的智力
29岁的凯洛格受到狼孩的启发,认为有必要把一个智力正常的孩子扔到荒野,研究狼孩的习得性行为(因为当时人们认为狼孩之所以保持狼性,是先天智力问题,而不是从狼群中学来的)。

但这是不可能开展的实验,于是他把实验反过来:让一只7个月大的雌性婴儿黑猩猩与自己10个月大的儿子唐纳德一起生活。

猴宝宝不许有片刻被当成猴子来对待,在凯洛格家里成长,接受亲吻与爱抚,坐婴儿车,学习用勺子吃饭,用便盆大小便。

《猿猴与儿童》是针对猴宝宝古亚和儿子唐纳德的详尽报告。可是实验走向了不可预见的结果,实验被迫结束。
古亚表现出对人类环境惊人的适应能力——它比唐纳德更听话,用亲吻请求原谅,在想去厕所时提早做出反应。面对天花板上晃动的饼干,它比唐纳德更快地学会要用椅子才能够到。

然而儿子唐纳德是个更优秀的模仿者。猴子古亚是个领导,它发现玩具和游戏,唐纳德模仿它的行为。
语言上也是如此:唐纳德完美拷贝了古亚索要食物时的叫声,为了得到一个橘子发出剧烈的喘息声。
9个月后,唐纳德掌握了仅仅3个单词,而同龄的美国孩子平均掌握50个词并开始造句。

古亚回到猴群中,很难再适应和母亲生活在铁笼里,于随后的一年死去。
唐纳德在语言方面迅速赶上了正常水平,后来在哈佛医学院学习,成为一名精神病医生。父亲凯洛格1972年逝世,享年74岁,母亲也在一个月后去世。父母离世几个月后,唐纳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02
语言决定认知?

心理学家罗施在哈佛大学听海德讲述了达尼族人的奇特之处。海德拜访过这些猎人和采集者,确认他们只知道2个表示色彩的词:"mili"表示深色,"mola"表示浅色。

罗施意识到:这可能提供语言学一个古老谜题以答案:语言是如何影响思维的?

语言学家萨皮尔在30年代的时候倾向于这种观点:语言决定思维。
现实并非存在于外面的世界,而是在人们的脑中——一个用母语的元素布置成的世界

按照这一理论推演,将得出“任何2个语言不同的民族永远不可能真正理解对方”。

荷匹人(hopi,印第安人的一支)只用一个词来表示除鸟以外所有能飞的东西;而爱斯基摩人表示“”的词有12个左右;

荷匹人的语言中没有时态,跟他们对话的时候,英语语言者仿佛处于不同的时间...

但是反过来,正因为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所以他们的语言也不一样。

解决这个循环问题的钥匙是颜色:颜色由波长决定,每种母语的人都有许多不同的表示颜色的词。可以测试:语言上的不同有没有导致他们生活在色彩不同的世界里。

人们发现,如果一种语言里只有2个表示颜色的词,那这2个词总是“黑”(深色)和“白”(浅色);
如果有3个词能表示颜色,则总是“黑”、“白”、“红”;
如果有4个,就会是“黑”、“白”、“红”、“黄”或“绿”

罗施给达尼人(就是只有“深色”、“浅色”两个颜色词汇的族人)展示一张颜色卡,让其30秒后从一堆颜色中选出相同的一张。
如果语言决定认知,那当达尼人面对一堆“深色”,应该更容易混淆。
然而,找出蓝色和绿色之间的某个颜色,达尼人并没有比美国人遇到更大的困难。尽管这些色彩对他们来说都叫“mola”。

1999年又一项研究重复了这个实验:新几内亚的贝里摩人只使用5个表示颜色的词,这次的结果显示他们的语言影响着他们对颜色的认知。

关于这个无害实验的讨论,扩展到了尴尬的政治地位:如果我们更多地讨论女医生和男护士,而不是总在说男医生和女护士,那么会不会造成职业角色互换?如果一个女孩经常听到“化学家”,她会不会更倾向于成为一名化学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