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日记 波多野结衣

  • A+
所属分类:搞笑文章

爱秋天

文/石河七水

如今,人们对秋天的爱可能不比对春天的爱差。昨天路过华夏南路,看到很多人在秋风中拍着五颜六色的树叶和斑驳的小草。那种热情和执念,让我想起了春天的这条路,那时人们争相参加樱花节。人们热爱春天,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冬天。冬天又冷又冷,如果没有雪的点缀,爱它的人很少;人们对秋天的留恋,也应该和冬天的临近有关。抓着这美丽的尾巴,恐怕冬天的光会被大嘴吞噬,只留下苍凉。

看到很多作家写秋天,就用尽了赞美的词,大部分是从颜色和成熟来考虑的。比较春天是可能的。其实,季节之美是无法比拟的。秋天再好,也代替不了春天的可爱。春天有春天的颜色,春天有春天的成熟,用四岁和人的四阶类比不一定合适。岁可以转世,树可以睡可以醒,但是人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爱秋天,但我爱她的精神。再好的颜色,总是衰落的前兆;不管你有多成熟,都无法停止坠落。所以,在外观和奉献上,秋天只是尽了本分,并没有超越春天或夏天的特殊性。因此,我们不需要过度给秋天贴标签,这样秋天反而会感到羞耻。

但有一件事,秋天可以天真无邪,风平浪静,那就是秋天的平和与包容。

秋天是宁静的。春无骄,夏无燥,冬无凉。阳光柔和闲适,不慌不忙,如祖母对孙英的看法。风轻而暖,不狂不滞,像少妇的胸。天高云淡,无法压制,也无法隐藏,比如朋友和蜂蜜的叙述。和平,和平,和平,安静。秋天使人感到平静和从容,这是伟大的美德之一。

秋天是宽容的。秋天的经历可以是狭隘的,秋天的丰富可以是责难的,没有争议的秋天可以是嫉妒的,秋天的坚忍可以是惩罚的。秋天不像春天那样冬天,不像夏天那样强烈,也不像冬天那样猛烈。秋天是一个伟大的启蒙,闲庭信步,没有反对别人的心,没有崛起的野心,没有欲望也没有欲望,只有善良也没有恶念。这是另一个伟大的美德。

所以秋天的餐桌可以谈恋爱,秋天的现实更有味道。爱秋天,让我们学会如何在秋天与人相处。

写于秋天

文本/翻译肖毛

1.秋天的诗歌

即使没有下雨,天空也经常是如此阴沉,以至于太阳似乎开始失去信心。

路过公园大门外,矮墙上方可以看到许多落叶。纯金、深红、深蓝、紫色,都落在那些被野蛮修剪过的草原上,像疲惫的漂泊的心,又像四季写下的短诗。

承受了太多的风雨之后,我终于不用再受太多的打扰了。他们只是静静地睡觉,用他们的身体最后一次染季。

已经是秋天了。

2.秋天的神

我走在高高的栅栏里。墙外,有被汽车尾气熏得面目全非的自由;墙里面,有让我窒息的办公楼。好在墙上有不问时事的白杨,也有从不仰望权贵的野草。

在乱草丛中,有一株巨大的蒲公英。茂密的树叶密密麻麻地散布在草丛中,托起两三个孤傲的太阳,射出几十道不屈的火焰。

风、雨和灰尘改变不了什么。无论如何,它可以安静地守着宇宙的一角,毫无怨言地在这片小小的土地上呼吸。

如果有神话的话,我希望这株蒲公英能在一瞬间生长一百次,让我可以带着喜悦走进丛林,坐在翠绿色的柱子下,凝视着天空中摇曳的太阳,彻底忘记我生命中所有的墙壁——甚至生命本身。

如果你能把我缩小一百倍,你也可以做出同样的选择。但我拒绝任何改变,即使神话真的来拜访。

神话

死亡的

爱在蒲公英中

当秋天来临时

3.秋天的爱

夏天是鲜红色的桃子,秋天是绿色的橄榄。

一天下午,我抽空去参观了据说已经死了的百年老榆树。它像以前一样躺着,风像以前一样吹着,我像以前一样沉默。

也许是有人,也许是一阵风,把几块榆树钱扔在它的身上,于是从那能包容一切的黑色中,几丛善良的绿色植物冒了出来。

夸父弃杖变邓林;老树放弃了生命,而榆树长在榆树上。

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难过?

你为什么还握得那么紧?

生死依旧未解,心依旧深情。

感性,感性,那奈呢?

4.秋天的中国

每天回家都要经过一个露天市场。摊位上杂货很多,能让各种颜色的摊主一言不发的收费员只有一个,水果摊之间卖花的也只有一个。

他比管理员小得多,但他的头却出奇的大。据说叫脑积水,手术的投资风险“极高,投资回报“极低。也许这就是收费员从来不喊,甚至不踢他的原因。

每天他都坐在同一个地方卖花,品种随时变化,花几乎每天都开。这些天,他的大部分摊位都种满了菊花。花名我叫不出,一般都是“暗暗发紫,融冶黄”如玉溪生所述;花簇的出现各有千秋。有时候,我会站在那里看一看,然后完成今天剩下的路。

我喜欢看花瓣都像挂钩的菊花:恣意含蓄,愤懑恬静,刚健温柔,桀骜不驯,如此相似,如孙的草书,傅抱石笔下的。有时候,这菊花让我想起陶谦的诗《饮酒》:

秋菊颜色很好,很漂亮。菊花酒于心,心更美,避之俗情更深。虽然一个杯子单独进去,但杯子是从壶里倒出来的。世界上所有的太阳都落山了,鸟儿向林欢呼唤。陶醉在东边的东窗,让余生。

不过我不是花草病人,平日里也不喜欢喝醉,所以连菊花茶的味道都受不了。那天,我和老朋友喝了一晚上的酒,但回来后还是不肯睡觉。我泡了一壶龙井,打开《茶经》,去看这篇用刘玉香茗煮的文字:

“莫伯伯,唐志华也。中国最薄的叫泡沫,最厚的叫比诺,最薄的叫花。比如枣花浮在环池上,就像覃辉曲珠清平的开始;再比如阳光明媚,有浮云和鳞片。泡沫,如果绿钱漂浮在水中;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鞠莹的受人尊敬。如果你和我一起煮,一起煮,那么钟华会累得浑身起泡沫,但你的眼睛会被雪覆盖。”

不仅仅是“茶的沸腾”,生活也是如此漂浮。然而,茶是节俭的,人性是奢侈的。有人愿意当泡沫,有人愿意当烫手山芋。

至于我,我不想浮在水面,也不想陷入尊重。下沉时,我愿做一朵比盆栽菊花看得更远的蒲公英;漂浮的时候,我愿意做一个有棱角的雪。在脱离工作之前,我永远不会浮沉,不会死,也不会活,就像一颗蒲公英的种子在秋天徘徊。

5.对秋天的思考

一天中午,我路过一个建筑工地。

当时,几名满身污泥的工人正坐在地上吃盒饭。沙子被风吹到他们和他们的饭盒上,在微弱的阳光下没有打扰他们的笑声。

走过去,握住他们的手,说“大家都很努力”。他们肯定会亲自叫救护车。在心里说“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但尊严是一样的”。估计不会引起什么骚动。所以,我选择了后者。

不要怜悯或鄙视任何人,也不要允许任何人这样对我。

在海上漂泊许久,渴望平静的土地;经历了一个又一个苦涩的夏天,我更加渴望自由和平等。几分钟后,当我看到每天可见的草,只剪掉了头皮,我的心又感受到了一丝秋天的气息。

秋天,我更向往平等。

秋天,我更爱蒲公英。

深爱,然后有剧烈的疼痛。

秋天的大峪沟

文/周亚娟

周末回家,和父亲聊起这几年农村公路的发展变化,从事公路工作30多年的父亲自然来了兴趣。他说,他有机会想去40多里外的大峪沟,几十年没去过奶奶家,小时候经常去那里打柴割草。老公一听,笑着说,“爸爸,上车吧,我们去大峪沟逛半天。”

秋天,大峪沟安静寂寞,道路两旁的村庄人少。屋檐下,核桃树上,光秃秃的树枝间,黄澄澄的玉米闪着金光,红辣椒喜气洋洋,玉米秆立在田间,叶子耷拉着。……那些勤劳的农民在秋收和秋种的间隙又外出打工了。

大约两英里进沟,你到达东沟和西沟的交叉口。环顾四周,东沟的道路平坦,有山有谷。老公一踩油门,车就开上了东沟路,进入了真正的山和山。

新建的水泥路干净整洁,岩石高耸,植被茂盛。分散的家庭位于南山脚下,用青石搭建的石阶连接公路,连接树木掩映的石院和石屋。还有土房子,屋檐下有生锈的锁和纵横交错的蜘蛛网。显然,业主已经搬到别处去了。在道路北侧的山谷里,一条蜿蜒的小溪哼着歌,蹦蹦跳跳,弯弯曲曲。石拱桥和民间桥梁造型各异,呈现出斑驳的沧桑。在小溪的北面,起伏的田野里,白菜和萝卜一个接一个地绿着,不顾寒冷的秋天。偶尔,白墙蓝瓦的房屋被高大的梧桐、金合欢和长满青苔的老榆树所笼罩和守护,显得宁静而朴素。

当车行驶到一座用原木搭建的桥上时,父亲指着路北一处破墙中的遗址说,这是他奶奶的房子。于是我们下了车,过了桥,来到杂草爬过膝盖的院子。面对荒凉荒芜的老地方,80岁的父亲深受感动:“小时候,他去打柴,吃早饭,带干粮,天不亮就出发了。他走了一条狭窄的路,走了几十英里。回来后,他去我奶奶家休息喝水。奶奶的房子离镇上有40多英里。我挑了盐、油、火柴等作为食物。”父亲抚摸着杂草中一块像磨盘一样大的白色石头说:“奶奶总说我喜欢这块石头,就让我把它拉回来,但当时在山路上很难拉。现在我奶奶去世快70年了。我的三个叔叔和堂兄弟已经搬到县城了。只有这块石头还在这里。”

告别爸爸奶奶家,开车去盘山路。突兀的群山前,黄栌、枫树、橡树、松树、柏树与黄、白、紫的花草交织成一幅色彩斑斓的秋日画卷。面向车外,我情不自禁地赞叹着那势不可挡的美。前排的父亲不停地寻找他用来打柴割草的小路,念叨着这个峡谷和那个山丘的名字。路越来越陡,弯道越来越多。水泥路像一条游龙,隐隐约约的纠结,如梦似幻。一会儿,龙身盘踞在这山腰,一会儿,龙首高高高举在那山头。我担心行车安全,担心父亲会不会晕车,但丈夫和父亲都是公路人,精力充沛。一个夸路边挡土墙、护栏建得牢固,一个夸道路平整,线路合适。

一个小时后,车开到这条线的最高点——刘玲天桥山。它是丹凤县、山阳县和商州的分界线和分水岭,是丹凤县丹江以南的最高峰。站在海拔1800米的六岭垭口,寒风细雨吹在脸上,雾气笼罩田野。父亲推开门,边走边迈了一大步,感叹筑路工人的英勇无畏。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位老人站在路边俯视着山野。当我父亲点燃一支烟递过来时,他和他一起打开了对话盒。老人说他的家原来在这里,三年前搬到了山外的小镇。现在水泥路开了,回来采聚宝盆方便多了。但是今天,山顶在下雨,冷风在吹。如何才能收获这成熟的山茱萸?老人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我们会走十几英里到山阳县的中村。因为天气原因,我们转身返回。

回来的路上,父亲依然表达着无限的情感:“很多年前,因为没有路,又不方便,山里的人都搬出了大山。现在,道路已经修得很好了,城里所有的人都羡慕这座山的纯净和宁静,想搬进去定居。也许有一天,搬出去的村民会回到这里。”

父亲的话让我的心情像色彩斑斓的萧瑟的秋天一样复杂矛盾。隔着窗户,面对这纯净无声的沟壑,我只能默默送上我的祝福:愿你永远平安美丽!

美丽的秋天

文本/潘蔚

秋天来了,天空如此蔚蓝和遥远,大地变成了金色。秋姑娘迈着轻快的步子悠闲地走着。

秋姑娘随手摘下树叶抛向空中,像蝴蝶为人们献上绚丽的舞蹈。她还拿起一把把金灿灿的稻穗,献给那些努力工作、期待丰收的人们。秋姑娘也在不经意间用五颜六色的风景染了远处的山和附近的林。果园里,苹果是红色的,葡萄是紫色的,高高挂在树上的黄澄澄柿子是那么的喜庆吉祥。贪婪的鸟儿偶尔的鸣叫是如此婉转清脆。田野里的野菊花一簇簇非常美丽。春天,我们播种希望,秋天收获丰硕成果。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秋天太美了!我爱美丽的秋天!

美丽的秋天

文/王

秋天来了,美丽的秋天来了!秋天到了,稻田就像一片金色的海洋。玉米脱下绿色的衣服,露出金色的牙齿。高粱一个个竖起火把。

秋天来到花园,花园里有许多颜色,如金黄色、橙红色、紫红色、雪白……。牵牛花吹着紫色的喇叭,仿佛在告诉人们秋天来了!

当秋天来到果园时,苹果就像一个小姐姐的红脸。橘子柿子挤在一起,争着让人摘!

我爱秋天!

美丽的秋天

文/刘

秋天,像一个非常调皮的小女孩,悄悄地向我们走来。

秋姑娘来到果园,熟透的梨子相互挤在一起,赶着人们去摘!石榴也笑了,闭不上嘴;黄澄澄的红柿子和橘子看着慷慨前来采摘的人们。

秋姑娘来到田里,一阵秋风吹来,金黄的稻穗像汹涌的海浪翻滚;棉花像覆盖在田野上的雪花一样白。当农夫的叔叔看到它时,他的脸上充满了丰收的喜悦。

秋天的姑娘来到花园,菊仙得到了更多的颜色,比如紫、白、黄,美丽的菊花就像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桂花的香味扑鼻而来,孩子们的脚步也常常被这香味抓住。

秋天给大地带来了丰收的歌声,给人们带来了欢乐的歌声。

秋天的乡村

文/李

国庆节那天,我和妈妈去乡下外婆家度假。

到了外婆家,小路周围的树叶变黄了,很多树叶像飞舞的黄蝴蝶一样慢慢飘下来,给大地增添了金色的新衣。落叶奇怪的样子让我眼花缭乱。

我来到果园。里面有这么多果树!有苹果树和梨树……。苹果树上有许多苹果。它们是红色的,像一张小女孩的脸。他们很可爱!梨树上的梨是黄澄澄的,有些还长满了雀斑“ ”。估计他们和我一样营养不良。有的梨干脆“坐”在地上,最后被“打得粉身碎骨”。农夫叔叔在采摘,鸟儿在歌唱,这似乎在赞美秋天的农夫叔叔。

田野里,稻子笑弯了腰,金黄色的,像是在地上铺了一卷金色的地毯;高粱也变红了,就像一簇簇燃烧的火焰。从远处看,我真的以为田野着火了!

乡村的美景令人眼花缭乱。你还在等什么?

秋天

文/夏

炎热的夏天过去了,凉爽的秋天来了。它悄悄地开着一辆金色的车来了。

田野里丰收了。玉米露出金牙;从远处看,大米像金子一样撒了一地。风一吹,稻子弯下腰,仿佛在感谢农民伯伯的恩情;当豆子听到秋天来了,它从妈妈的怀里跳了出来。公园里有各种各样的菊花,包括黄色、白色和红色,真的很美!

秋天是一个多彩的季节。它有橙色、金色、紫色、红色等等。我爱美丽的秋天!

秋天的乡愁

文/谢冠荣

秋天是季节的灵感,看似不经意间的凉爽,却让人意识到岁月静了,落叶纷飞,还有很多不可预知的组合。也许到了秋天,一切都变得可能,那些心中的感情随着河水变得越来越稀薄,那一年的理想也越来越枯瘦。我不需要再说一遍。任何平凡的一天都不能浪费。是乡愁。它静静地在我的身体里。它伴随着梦想。半夜醒来,一个人在异乡,除了思乡,还能做什么?

阳光慵懒,这是变老的特征。当你老了,你就老了。只有妖怪或神仙不老。这座城市仍然非常繁忙,社会新闻铺天盖地。好像落叶比秋天还多。不是他们不关心社会,而是太多热点与自己无关。开窗可以触摸秋天,关窗不能停留在春夏。时钟一直是平稳的,让人觉得无情又可怕。乡愁逆天。不知道这东西里有没有像秋叶一样清晰的脉络。每个人只能跟着自己的眼睛,说着熟悉的家乡话。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觉得自己又造了一首新诗。秋天,你从不试图隐藏什么,但打开心扉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机会和运气。不要试图催肥你的乡愁,它会吃掉你所有的肉和骨髓。秋天的一些想法不再像羽毛一样轻,而是到处都有许多浮尘。让我们抓住浮尘,留在任何角落,体会没有阳光的黑暗,怀念红尘。

秋风吹不走过去,秋雨打湿不了乡愁,心中的小火焰不断温暖着自己。这些年,总是像一瞬间。经历了很多事情,依然如梦。打开鞋底,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家乡的一点点泥土,打开心扉,拿出乡愁。太阳离我们很远,但我一句告别的话也不说。但是路边的草是如此的小,以至于它没有名字,如此的纯洁,以至于它没有悲伤,当它变得干枯和黄之时,它也没有学会哭泣。他们永远不会离开脚下的土地,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家园,虽然错过了无数的风景,却可以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所谓悲与悲,只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感受。不要试图影响别人,以免失去几个朋友。我讲的乡愁,一路精心收集,积攒了半辈子。只有在秋天,我才敢表达出来,以配合微微萧瑟的秋风。在对的季节忘记自己,在对的时间表达自己的真情,不被季节同化,找不到想念家乡的方向,也是人生的一种智慧。

几天后,秋天走了,但乡愁还在,却烙上了秋天的印记;几年后,我走了,我相信我的乡愁还在。也许它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的乡愁。我不知道该为此高兴还是难过。生活的痕迹,季节的脚印,总该一点一点地留下。那份思乡之情,曾经紧握在手心,其实只是一股可笑的秋风。我的乡愁来自于千千万万的人,千千万万的事,日夜的勤奋和努力,但当我回到家乡,所谓的乡愁化作一股秋风,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多东西都可以扔掉。人生重要的是轻装上阵。离家越远,越有回家的冲动。秋天的乡愁,有些挺好的,是回家的捷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