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你自己和病人的过失时 要讲明过失是有意义的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的小学同学Z永远不说话在我们围着她问问题时她勉强回答一个字,声音比猫咪还小;
朋友说,她的一个同学独自走在街上时会歪过头和“旁边的人”讲话,要喊他好几遍他才意识到现实中有人在叫他;
我的初中闺蜜曾多次自杀未遂;
奶奶抑郁症服药去世...
电视里有个女人坚定地声称自己正在便年轻并且可以长生不死(妄想症状)
报纸上大把因为父母说了几句话就自杀的孩子...
以下部分案例引用自《现象学和拉康论精神分裂症》

他们可能是我们的亲人,只能把他们交给心理治疗师吗?
他们可能只是一面之交,但你的哪些无意识行为会伤害他们?
一些简单的话语也许能帮助他们走向康复,你愿意吗?

01
如何帮助抑郁的伙伴
抑郁是表达失望的一种情感,一个人未能达到自己的期望。
抑郁的主要症状是自责(还有体重减轻,对一切事情不感兴趣,晨醒绝望,觉得自己是多余者,常思考死亡...),自责内容往往处于一种无法哀悼的困境中。

当时我爷爷在病逝前对奶奶10几年前做错过的事情进行了指责,随后爷爷去世,奶奶永远无法获得爷爷的原谅..

维尔果特建议:帮助病人哀悼他们的丧失。
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祷告和忏悔是有帮助的。

关注病人的精神产品:梦、记忆、情感

如果当初我和奶奶一起祷告,倾听她回想关于爷爷的回忆,帮助奶奶完成自传式的回忆性写作(奶奶对此是有强大意愿的),她有很大希望走出抑郁,可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当时不懂心理学。

还有,爱他们。

02
如何处理TA的自杀观念
提供一种稳定的镜像。

某医生不得不旅行一周。他告诉病人会走一个星期,此期间会每天给病人打电话。
医生到达阿拉斯加后,打电话给病人,说,现在是早上9点,今天星期三,还说他会在第二天的同样时间给病人打电话。于是这个病人就没有自杀。

医生成功扮演了稳定对象的角色,你也可以。不只是打电话,每天的拥抱、不离不弃的承诺也是构建稳定和爱的方式。

有一个这样的案例:病人来治疗时,忘带了他的烟斗,于是治疗师对病人说:“你忘记了你的烟斗,但你并没有打坏你的烟斗(你并没有自杀),你已经做出了选择”这不是空洞的词汇游戏,而是隐喻。事实证明,这次谈话之后,病人的自杀观念消失了。

尽管自杀的原因有很多种,拯救的方式也很多,但毁灭TA的方法是相通的:那就是网络上常见的劝别人不要自杀的话语—— 你有勇气死,却没有勇气活;你自杀是对人的不负责任;自杀是懦弱的....诸如此类带指责色彩的话语只会加剧他的自责感、绝望感,并且让病人对你产生敌意。

03
亲密却不是全能
治疗师建议,当病人提到具体的困难时 提供帮助。事后告诉他:任何一个爱你的人都会在这个问题上帮助你。这隐含着:这种帮助不是魔术,我也不是全知全能的。

当你作为一个治疗师的角色在同需要帮助的“病人”谈话,不要面对面地坐,而是坐在侧面;不要提任何直接的问题,那会让病人处于焦点位置
谈话中尽量不使用“你”“我”“他”这些代词,这种称谓会把病人隔开,并让他处于提问的中心。这种距离感可能被病人体验为一种拒绝和伤害。
不要否定他说的话;如果他处于神圣化的体验中,更要谨慎对待。

面对你自己和病人的过失时,要讲明过失是有意义的,你不是全能的,是会犯错的;只有不做任何事情的人才能免于犯错。

03 升华与构建社会关系
写作、绘画、作曲、舞蹈都可以作为精神产物的升华。
分析师Fromm-Reichmann和Silver提出,舞蹈在预防精神病行为方面具有特别的功能,可以创造一种身体自我的边界。

他们的学生将冰袋裹在精神分裂症病人身上,冰袋给病人提供了一种可靠的物理边界。Silver指出,在使用冰袋后,病人与我(Silver)的关系、以及与他人的关系逐渐变成真实的、有效的关系。结合心理治疗后一周,效果显著。

Pankow请精神分裂症病人用陶土捏一些东西。触摸这些陶土就建立了一种自我的边界。

说明:精神分裂症病人往往对自己的躯体感受性差,会体验到身体是破碎的、不完整的,等等。

构建社会关系的任务包括:
帮助病人在创造性的、有意义的工作中寻找一个兴趣点;
去信任别人的话;
去设想他们自己的性欲与成为父母的身份相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