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是岁月从不败的美人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喜欢细柳的那抹瘦,已很多年。
儿时,总在春日里,折一枝新柳,插在白瓷细颈的瓶中。放在有风有光的窗台上,那细细的瘦骨低眉,有风从窗户吹过,便随着微风袅袅娜娜,轻轻摇曳。
象极了一个古典的美人,高绾的发髻,细而白的长颈。细眉,凤眼,樱桃小口,低眉俯首间,那种娇俏,那份美,已在与众不同中透露出来。柔得让人化不开。
小禅曾经说:“瘦总是有几分风致的东西,难免让人浮想,一把细腰,握在手上,软软的。那小小的锁骨支出来,挑逗着自己和别人。瘦是药引子,亦是药,可以毒那些迷恋瘦的人”。
我不禁想起大观园里“静似临花照水,动若弱柳扶风”的林黛玉,梨花带雨,泪光点点。
她本多愁善感,冰雪聪明,却又一付率真,自我的女儿态,别人是大观院里千娇百媚的玫瑰花,唯她把自己活成了一抹白月光
那瘦韵,那风致,宛若抱香枝头的花骨,还有她飞扬的文釆,一直鲜活在曹公的红楼幽梦里。无论出尘还是入世,灵魂有香气女子,是“岁月从不败的美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