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困苦终会过去 花开时我们再相聚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家里早早屯了菜,父亲卤好牛头牛杂,说收拾好平时就吃,不一定非要等除夕。

眼看新年将近,大妈血压不稳住院,能回家的兄弟都回来了。弟弟买来鲜活梭子蟹做个麻辣干锅,这东西在小县城也是稀奇,还有那198一斤的小波龙、298一斤的帝王蟹,再贵也有人买。战友从第二故乡阿勒泰发来的伊犁小老窖人手一瓶,糖蒜是母亲送来的无公害大蒜自己炮制的。三四兄弟围着方桌,烤火炉的毯子搭着膝盖,舒服极了。

腊月二十九,约好兄弟几人一同回老家上坟祭祖,因为下午还要赶去襄阳,早起急匆匆撕掉去年还崭新的对联,擦净门上的灰尘,贴好新对联出发。过年开车难,坐车也难,最怕的就算等人,等的望眼欲穿完全没了兴致。叫的滴滴打车还是个女司机,又担心安全,好在是个老手,拉着一车陌生大男人跑几十公里,不知道她心里作何感想?数月前还回过一趟的大哥窝在副驾驶,小哥六七年没回,和我们兄弟二人挤在后排,宽广的一级路旁新农村的景色宜人,看到县城这些变化,不知此时的他作何感想?

父母已经在家备好饭菜,黄酒烫了一大壶。火纸鞭炮没买,也没有抹好,看时间已是一点多钟,今年又无缘祭祖了。索性,安心安意吃顿饭,就算陪父母过春节了。父亲近些年特爱吃牛羊肉,新鲜牛杂一副才三四百,相对便宜啊!牛蹄筋火锅,泡椒炒牛杂,连扣肉都是牛肉蒸的。寒冬腊月里父亲有的是时间,烧锅热水,收拾一个牛头烧几个牛蹄不费吹灰之力,况且还有他最爱的牛肚和百叶呢!父亲说,我收拾的牛杂干净的很,焯水的时候一点血沫都没得,他们(用牛的人)不会收拾(我想是人家怕麻烦)!幺爹坐在上席附和:放心吃,你二伯搞这个搞得干净!只有小哥,牙疼嚼不动带皮的蹄筋,一直抚着疼痛的脸。

妹妹送我们赶去车站,突然感觉回家的路是漫长的,长的连近在咫尺的老房子半个小时都跑不到;离家的路又很短,短到老房子一瞬间就消失在眼前。不能陪父母过年,我心里挺愧疚的!赶得急的我啊,上车后被告知还需要在高速路口倒车,寡坐,又等了一些时间。想必等车的这点时间我去祭祖也够用了吧!

看到那些戴口罩的人和自己,突然觉得好滑稽,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农历的腊月底最接近新年,总叫人多了些期待,可是到现在,大家的心理都突然发生变化,害怕出门,害怕接触陌生人,变得没有了期待!

多媒体上看到武汉封城,我也被封在襄阳。慢慢的,十堰封了,县城封了。村委会一遍遍在工作群里传达上级指示精神,无非就是讲些冠状病毒的严重性,直到连乡村公路也被封了、被分段隔离了,才有村民足够重视起来。

年初一,大家几乎忘记了新年,所有的关注点都聚焦在新型冠状病毒上,没有了以往晒美食晒红包的热度。微信里各种信息花样百出:哪里也封了,哪里增加了,谁又捐了多少万,这些让人分不清哪真哪假,干脆,我不再刷朋友圈里的信息,我只看官方新闻。我能做的,就是安抚家人情绪、只关注、不起哄。

给父亲发了视频,都还在家大门紧闭睡觉。再三叮嘱不要乱跑,大道理他们还是懂的,今年连外婆家也不去了。不定时的刷新闻,看到无数逆行者,警察、医护,还有春节在岗和返岗的行政人员,向你们致敬!

村委会广播每天几遍巡游宣传自我隔离的重要性,老爸说:没事,我们都不出去,家里肉吃完了我们再拉头猪去杀!各种不伤大雅的活动都被组织起来,打麻将,看电视,发红包,无线视频无限聊天,关闭闹钟睡到自然醒。这个春节,向每一位听招呼的亲人致敬!

新闻里不时传来利好消息:党员干部团结作为,检测试剂送抵一线,四面八方不断增援……疫情带不走幸福,封路封不住人心亲人们,不要纠结,不要抱怨,艰难困苦终会过去,花开时我们再相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