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真的就像包谷花 得慢慢地过才有味道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对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来说,童年里,吃的最多的零食莫过于包谷花了。在那个刚解决温饱的年代,包谷在平时是要磨成包谷糁作为主粮吃的。只有在过年时,家家才会大大方方地炒一锅包谷花装在口袋里,专等拜年的孩子来了,用果盘端出来作为零食招待小客人。

当然,有些家庭过年的果盘里也有瓜子、花生这样的零食,但毕竟是限量的。三五个孩子每人抓一把就完了,主人家也不会再续上。至于像蜡纸包裹的硬糖,更是少见的奢侈品了,一般都是主人家悄悄地给每个孩子塞两颗到衣兜里。小孩子也是马上会意,转身就找个地方藏着吃,或者根本舍不得吃,留着带回家跟别的孩子炫耀。只有包谷花是敞开吃,管够的。

拜年一般都是小孩子的活。临出门时,顽皮的爷爷奶奶会悄悄地教小孩子一句流行的顺口溜:“拜年,拜年,馍馍上前。包谷花不要,扯起来一撂!”意思是叫孙子见到长辈后,要有礼貌地喊“拜年,拜年”,长辈一定会端出包谷花来招待小客人,而小客人这时候话锋一转,狡黠地调侃起长辈:“要给馍馍哟,包谷花就不要了。要是端来,就给你撂了!”因为年是小孩子的,小孩子过年有任性的权力,可以给长辈们开个玩笑。

在孩子眼里,馍馍是高于包谷花的一种零食。这当然是因为大米、白面这些细粮比包谷金贵的缘故。过年做的馍馍也是很有讲究的,我母亲会做喜鹊、刺猬等造型。刺是用剪刀剪出来的,眼睛是用胡萝卜点缀的。拿在手里,既能把玩观赏,又是平日里难得一尝的美味。

炒包谷花一般都在腊八后的晚上,这也是孩子们最兴奋的时刻,瓣子柴把铁锅烧红,倒上细沙——有条件的家庭用盐——炒热,再倒进精选的金黄色包谷翻炒。不一会儿,随着锅里噼里啪啦地一片响,一朵朵洁白饱满的包谷花便如雨点般在沙粒里绽开。霎时间,喷香四溢。围在灶台边的孩子贪婪地吸着香气,一只手指着锅里竞相开放的朵朵白花,蠢蠢欲动,几欲去摘。

那时的村路上也有炸包谷花的手艺人,携一个葫芦状的压力锅, 一手拉风箱,一手摇着锅。些许时候,那人看看压力够了,便用一个布袋罩住锅口,大喊一声:“闪开,小心烫着!”围观的孩子们应声朝后,退出一圈空地,随着嘭地一声巨响,一股醇香喷薄而出,随着腊月的风弥漫了整个村庄,白花花的包谷花也海浪一样汹涌地流进布袋。这样炸出来的包谷花,虽然要收一些加工费,但花样好看,且省时省力,也颇受欢迎。但吃过都觉得花不瓷实,香不耐久,嘴里还是念着,没有铁锅慢炒出来的包谷花香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过年的果盘里已经满是琳琅满目的糖果和各色水果,再也看不见包谷花的身影,过年的零食掏钱即买,谁家也不用自己再慢慢地炒包谷花了,更何况大过年的,谁还稀罕粗粮呢。

如今的街头有了微波炉炸包谷花的,即买即炸即吃。女儿隔三差五地买一桶,我也尝了一下,满嘴奶油的甜腻,花炸得也太虚散,一点儿也没有儿时包谷花的香脆。不禁感叹,年真的就像包谷花,得慢慢地过,才有味道,时间快了,味道就淡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