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风 :创作: 许俊文

  • A+
所属分类:搞笑文章

风是乡村的灵魂。它不喜欢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四处游荡,有时在南方,有时在北方,有时在东方,有时在西方。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乡村的气息。

每次从城里回到老家窦村,风都是第一个向我打招呼的。虽然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但是一点都不认同。先是用调皮的小手混淆我听话的头发,然后在我干净的皮鞋和西装上随意撒下灰尘和细草屑。如果在春天,风就像一只小狗摇着头,摇着尾巴。刚下车没来得及展开视野,它就从我身上嗅出了豆村的味道,带着温暖的吻冲了过去,伸出柔软的小舌头,舔了我的手和脚踝一次,你却摆脱不了。如果是秋天,会有一种水果在风中发酵的味道,淡淡的醇香味道就像是去镇上喝酒的孩子,一路上不小心把酒洒了出来,让人隐隐有些陶醉。

因为有风,农村很多平凡的事物都有一定的诗意。你看,夜风中的烟,看起来像一棵垂挂腕上的野草,云烟婆娑。虚拟的地方是虚拟的,真实的地方是真实的,这是我们在丝绸和纸张上做不到的。可以说是一部真正的“天书”。连当也是。一阵风吹过,一阵风又吹过,满场的荷叶乱作一团。然而,混乱就是混乱,但走向混乱给人一种味道。到底是什么?我不太清楚。似乎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就像“风中混沌”一样,都有一种不触及情欲的美。你可以观看和欣赏,但你没有风的能力,风摧毁了美好的事物,产生了新的想法。还有那些秋风中的树,原本郁郁葱葱,但经不起风的手轻轻一抖,只剩下一副白骨。或者古人很聪明。面对这样一个垂死的场景,他们只用“三秋树”这几个字来表达他们复杂的含义。随着黄叶随风飘散,树上平时看不见的鸟巢一个个露出来。远远看去,就像是挂在树枝上的黑色音符……

一提到风,我就想到了什么。有一年我从窦村带回一棵小枣树,种在城里自己的院子里。在种树之前,我有足够的基肥,但几年后,我没有看到它有多大的进步。我很困惑,问我父亲是什么原因。父亲环顾四周,给了两个字:缺风。是的,缺风。生长在农村的树不是这样。你永远不要认为风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但它是树和庄稼的神。有风的树就像有机会的人。东风来摇,西风来摇。它每摇一次,根就扎在土的深处,摇曳着,一棵树在风中长得又高又粗。我父亲把这种现象叫做“风水”。记得窦村牛壁凹有一棵歪脖子黄栌。据说它很老了,但没有长大。村里有些人想把它砍下来做犁弓。我父亲阻止了它。虽然这棵树不是一个地方,但只要树头能跳出这个凹进去,一旦被风抓住,它就不会担心自己成不了大器。后来,黄栌树前途一片光明,风吹起来,年年变化。现在它已经成为我们豆村的象征。这大概是魔法风造成的。当然,我父亲很了不起。虽然岁月的风把他的头发吹白了,腰弯了,连牙齿都吹掉了,但他在风中行走时,必须拄着拐杖。不过他能从飘忽不定的风中悟出一点“道”,他一定心满意足。

农村的很多东西,从浮萍到小草,再到树和山,都和风息息相关。当春风回归时,土地是绿色的,所以它们必须是绿色的。秋风来千叶黄,只好黄。在这从黄到绿的变化中,似乎只有土地,只有风永不老。一阵阵风吹了几千年,几万年,吹走了很多东西,带来了很多东西。庄稼在风中拔节,驴马在风中发情,鸟儿在风中飞翔,蟋蟀在风中鸣叫呢喃……

如果没有风,世界会如此安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