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可以回放 但逝去的时光还能回来吗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吃罢早饭,闲来无事,独自去昔日常走过的坡坡上遛达,一边欣赏着路边的野花野草,一边聆听着画眉、麻雀等鸟儿在树上婉转啼叫的声音,独享着大自然赐予的独特风景,我想用鸟语花香、春意盎然来形容这个烟花三月的春天一点也不为过。
正漫步走着,突然从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半坡上隐隐约约传来“妈妈,回家吃饭……”的声音,直到他的母亲回答“听到了,马上就回来”的话后,那个稚嫩的童声才没有继续喊了。“妈妈回家吃饭”,一下子将我的思绪带回到了童年时代,儿时喊母亲回家吃饭的镜头像电影回放似的又一幕一幕在我眼前出现,仿佛就在昨天……
老家地处山区深丘地带,田多、地多、人多、山坡坡多,出门几拐几不拐就是一个山坡连着另一个山坡。那个时候,不论晴天还是雨天,农人的白天总是有做不完的农活,即便晚上也要忙完家务事后,才能休息。
小时候,家里人口多,又特别贫穷。尽管父亲时任大队书记,一早出门后,一般情况下要晚上才回家。按照母亲那个时候的话说,无论是大集体的时候也好,还是包产田地下户过后,父亲靠任职换来的那点少得可怜的工分或薪水,都不够他拿去救助那些他认为需要帮助的人。起初,母亲也经常为这些事与父亲闹不愉快,说他只去管他的老百姓,根本就不管家里的事。后来,看惯了父亲的行事风格后的母亲,也懒得与父亲争吵了,从此也不再干涉父亲与大队有关的任何事情了,索性就由他去吧。
母亲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由于父亲的“不务正业”,一大家子人,就靠母亲一个人种田种地来养家,母亲比起生产队的其她女人辛苦很多,除了忙农活,每年还要养一头牛,几头猪和数十只鸡来补贴点家用。
小时候的我们还不怎么会煮饭,每天一大早,母亲就起床给我们兄弟姐妹五个把早饭好后,才去坡上干活,只等我们放牛的、割草的、打猪草的回来吃了早饭后去学校读书;每天半下午放学回家后,母亲早就把午饭煮好给我们温在锅里了,我们吃完饭后,放牛的、割草的、打猪草的,按分工不便,各自履好职尽好责,只等母亲天黑放活回家检查牛儿是否吃饱草了,牛草、猪草的背篼是否割满,背篼中间是否有意留缝隙或者故意在下面垫什么东西没有。要是牛儿没有放饱、牛草猪草没有割满,难免会受母亲的批评或责骂的。
放暑假后,我们不上学了,母亲就稍微轻松一些了,我们兄弟姐妹五个除了继续按照分工去放牛,割牛草、猪草外,还学起了煮饭,不管是干饭也好稀饭也罢,又或者是麦粑也好包谷羹也罢,虽然没有母亲的厨艺好,尽管也没有现在这样的生活条件饭是饭、菜是菜,但至少母亲可以不用担心煮饭的事,只管去坡上忙她的活路,就像我们读书放学回家有饭吃一样,母亲放活回家后也有饭吃。
当然,父亲依然是早出晚归,去大队忙他的事情,白天很少见到他的人影。
那时,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也有分工,一般情况下是大哥负责割牛草,大姐和妹妹负责打猪草和煮早饭,我和弟弟就负责放牛,当然,有分工也有合作,尤其是夏天的中午饭,大多数时候还是兄弟姐妹一起煮,烧火的烧火,淘菜的淘菜,掌勺的掌勺等等,忙得个不亦乐乎。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的孩子把饭煮好后去坡上喊父母回家吃饭,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大人们就是为了不耽误生产多干点活而已。
所以,但凡假期的每天早上和中午去坡上喊母亲回家吃饭,也成了我们家的“规矩”。但是去坡上喊母亲的人没有固定,大家都喜欢早上去喊母亲回家吃饭,因为母亲早上做活的地方比较近一点,就在塆邻的周边,出门站在地坝打腔重复喊几声“妈妈,回家吃饭了哟。”母亲听到后,就会立马回应说:“听到了。”母亲要是将就把那点活干完的话,就会叫我们自己先吃到起,她要过一会才回来。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也不会听母亲的话自己先吃到起,都要等母亲回家后一起吃饭,那样才热闹有气氛。
母亲吃完早饭,撂下碗筷母亲又匆匆忙忙去破上干活去了。有时,母亲会说去干活的具体山坡的位置,有时忘了说,有时即便说了,她也会从东坡去到西坡。所以,中午去坡上喊母亲回家吃饭,也常常是喊了东坡喊西坡,直到喊答应为止。
那时候农村的午饭一般情况要二点钟左右才吃。夏天的中午,太阳毒辣。记忆中,我去坡上喊母亲回家吃饭的次数要多一些,都是站在半坡上打腔喊,喊答应为止。当然,有时候,兄弟姐妹也去。
记得有一次,弟弟去坡上喊母亲回家吃饭,出去了一个小时左右,母亲回家里了弟弟却没有回来,我们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去坡上找,原来弟弟在一棵李子树下睡着了,旁边还有好多吃剩下的李子的胡胡。
一天中午,午饭刚煮好,我正准备去坡上喊搬包谷的母亲回家吃饭,八月的天气说变脸就变脸,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不一会就大雨倾盆,我急忙戴上斗笠,手中又拿着一个斗笠,冲入雨中,去给母亲送斗笠。母亲正挑着刚搬的半挑包谷往家里赶,在回塆后背那个山坡时,由于坡陡打滑,母亲一不小心一个侧身,整个人也摔倒了,那半挑包谷也翻滚到了满坡上,已经被雨水裹住整个脸的母亲又放下箩篼、扁担去坡上捡坡上的包谷棒子,那一刻,我的眼里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心也仿佛在滴血……
一个多月的暑假很快就结束了,一切又回归原位,按部就班,母亲照常又承担起了把饭煮好温在锅里,等我们吃早饭后去读书,等我们放学回家吃午饭后去放牛、割草、打猪草......这样的日子重复了好多年。
童年的日子,虽然辛苦,但却十分温馨快乐
如今,年老多病的母亲再也不能去坡上干活了,再也不能每天亲自下厨煮饭给我们吃了。我多想像小时候那样天天去坡上喊母亲回家吃饭,那样,该有多好啊!
童年的记忆可以回放,但逝去的时光还能回来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