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母亲满怀信心的守望一个新的季节 是做儿女的最大的愿望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三年前,父亲走了,母亲一下子变老了。她话语少了,腰也弯了,走路慢了许多。父亲在世时,母亲走路劲头十足,做事麻麻利利,父亲到田间去浇水,她便远远地悄悄地跟随,以便及时发现摔倒在水沟边的父亲;父亲到村头打麻将去了,她要忙着做好饭送过去;常常,还要和父亲争吵、斗气……父亲突然走了,母亲从心里到举止便没了着落,常常一个人坐在屋后,久久地看早已落山的夕阳,或者坐在电视机前,不知晨昏。
母亲到我这儿来更加没有着落,上楼下楼行动不便,周边也没有一个熟识的人,最主要的是我们早六晚八的上下班,将母亲一个人放在家里更是不放心。于是母亲守在老家,和二哥同住一个院落,但她始终不愿在二哥家吃住——一个人,自在。母亲说。
于是我对妻说:得让妈干点什么才好。
再一次回到老家,在饭桌上妻对妈说:妈,我原来最爱吃您种的菜了,现在咋没有了?
母亲愣了愣,说:下次回来准能让你吃上。
母亲让二哥在屋后犁出几分地来,再回来,我们果然吃上了母亲亲手种的小白菜、红萝卜,母亲看着妻剥着红萝卜皮,生吃萝卜时,笑了。她还喋喋不休地讲着怎么松土,怎么除虫。我们笑了。吃饭时,妻说:妈,这白菜甜甜的,我们在超市买的白菜没法比。母亲自豪地说:那当然,施的农家肥。临走时,母亲将白菜的大叶子去掉,只留菜心,装了大大的一袋让我们带走,见妻接过菜,她那股高兴劲真没法说。
再回来,母亲的地里有红的西红柿、绿的豆角、紫的茄子,每每只有几株或是几棵,总是四季不断。有一次回家,母亲正用一只小小的塑料桶在压水井边压水,我赶紧丢下行李跑过去,母亲轻轻挡开我说:你以为我干不动了?那语气中满是自豪。我便不动了,说:怎么会呢?看母亲将那个只能装下三四斤水的小桶提到菜地边,用小水瓢一下一下细心地浇着地里的辣椒苗,心酸而又欣慰。心酸,是因为母亲真的老了。要知道,母亲年轻时是生产队的铁娘子,一担能挑百多斤的稻子,不输男人;欣慰,是因为母亲感到能为儿女们做些什么,还是很有用的。
听二哥说,母亲伺弄地时,简直当着一件大事业来做了,整天就在小小的菜地边转来转去。
母亲知道我爱吃花生,她也不知听谁说紫皮花生营养好,于是专门到集上买回紫皮花生种子,在菜地周边种了一圈花生,细数起来也就是二三十株吧。等我回到家,母亲便把晒干的花生提出来,坐在那儿一颗颗地剥,啥也不说,专等我的“表扬”。还没等我开口,妻说了:妈,您真能干,还能种这么好的花生。母亲说:不行了,也就几斤。妻说:不少了,多了,就让您儿子成了一个大胖子。母亲开心的笑了。
有一次在街上我看见一个农村老婆婆提着一篮子花生,老婆婆对我说:自家种的黑花生,老有营养了。我没问价,全买了下来。专门回了趟老家,我对母亲说:妈,您种了一辈子地,有一种东西您肯定没见过?母亲不信:你拿出来看看。我把花生拿出来,母亲见了说:哼,我送给你的花生,你吃完就忘记了。我得意洋洋地说:妈,您剥开看看?妈妈不解地剥开一看,睁大了眼: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黑花生,要不是亲眼看还不相信呢?
您能用这种子种出黑花生吗?我趁机说。
哎呀,那要等到六月,还有几个月呢?
那怕啥,您不是还有什么蒜苗、南瓜要种的吗?到了六月再说呗。妻说。
妈说:那可不能忘了!
让母亲满怀信心的守望一个新的季节,这是做儿女的最大的愿望我和妻对望了一眼,笑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