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目光如炬像是茫茫大海中的航海灯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年初一上午,人们正沉浸在节日的快乐之中,刚要吃中午饭,突然接到办公室打来的一个电话。电话说,为防疫情,取消假日,正常上班,下午2:30召开镇班子和支部书记会议。我嘀咕,那么严重么?史上从来没有春节例假取消的,隐约中,一种黑压压的的东西向人们袭来。
会议如期进行。两位镇领导神色严峻,脚步嘭嘭直奔会议室,支部书记也来了,摩托车一熄火也一齐涌来,个个撮口,像要冲锋陷阵的样子,我看到牵一发动全身的势头。不参加会议的几个办公室人员说开了:昨天武汉封城!
——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正威胁着人类!
——消息来源手机,大家都在搜索,各自低头看。有人叹息,有人伤心,有人愤懑,个个神色不同。会议很简短,传出的消息说:要快,争取第一时间!疫情就是命令,就是责任和担当!

02

当天下午,全镇干部个个戴上口罩。我还是第一次戴上呢,一下子上下戴反啦,人大办的一位同事咿呀叫起来,摸摸一下不对劲。同事说,有软物穿插的应在上,用手掐可贴紧鼻梁。刚为戴错尴尬的时候,一个从外面进来的老年人说:“你们干部都要求我们戴口罩,我们到医院和药店都翻遍了,没有啊!”那个老者涨脸红脖子,情绪很急。办公室的小董说:“别急,别急么,有好几个人都问过了,已经向县里疫情指挥部办公室物资保障组联系过,马上到,马上到的。”
我一家正在吃晚饭,大门咚咚响。“小锋,小锋!”妻开门看下,是镇里的一位女同事,“听说你有口罩,给个给我。”妻说:“哎呀,怎么不早问,镇里几个问我给完啦!”我说:“他搞卫生,洗厕所备用几个刚好用上,我说她要这么多干嘛,谁知有备无患!”那位女同事一走开,妻就说:“我诓她,还有二个!”我一下子摔下筷子,说:“干部,干部是这样做的?困难面前,倒打算起自私的算盘来!”妻子脸儿红红的,木然了很久,说:“可是我怎么好意思再给?”我说:“我送去!”
从大年初一下午起,全镇无一例外戴口罩上班,见面说话很少,大多数点点头,到田间地头去如何?我的家乡后村人也一夜照办。一个说:“古有莆田,今有徐闻!”另一个说:“没有什么到我们这边哦!”有一天随意拉了一下手机关于大难的诗歌看,湛江的一位文友这样写:

口罩的另一面
◇扬尘

后悔犯过两个错:
突然拉开宾馆的门,还张口
说声谢谢。
话没有防护,口音不小心
露出容易伤人的锋刃。
送外卖的大男孩,目光如闪电
从长廊的昏暗里闪现,用瞬
间的慌张
换走室内半天的安宁
我对自己的处境产生怀疑:
住宾馆,叫外卖
不是隔离算什么?
——想着想着,把自己当成患者,
或者一头打盹的饿狼
不需要食物,空气和念想。
致命的病毒是一种邪念,趁
机侵入
每个人的头脑
戴不戴口罩,不是怕不怕的问题
我们肉眼分辩率不高,
看不见冠状病毒,更看不
自身缺陷。
承认弱点,就得藏在暗处
让呼吸更加隐蔽,让病毒无法停靠。
巴尔扎克说,文学是一部秘史。是么。

03

已是深夜,办公室还在值班。工作人员在紧张地统计着村委会报来的人数,都是湖北人或者从湖北的返乡人员,一共23人。领导铁青着脸,对一位支部书记说:“是三位吧。”支部书记说:“是呀,村里人的三位亲戚,湖北籍的,正在观察。”领导说:“一定要严控,做好测体温工作,坚持24天,一有异常马上向党委汇报。”支部书记说:“请党委放心!”
忽一日,姑村村委会干部汇报:陈宅村在观察的一位人员有发热现象出现,书记镇长卫生院长等人员马上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一会儿县里救护车也到了。
晚上我接到前山镇的一个朋友电话,朋友说:“xx出事啦,有一例?”我说:“怎么消息这么快?”朋友说:“是不是?”我说:“没事呀,人到县人民医院打了一支针,热便退啦,是正常感冒呢!”

04

市场门口。镇疫情小组成员个个戴“疫情巡查”袖口,或者脖子系上“xx镇人民政府”的工作证。市场七个出口封锁六个,仅保留一个进出。一个村姑带二个小孩要进去,组长拦住。村姑说:“我戴口罩啊!”组长指指小孩。村姑说:“小孩么。”组长说:“不是乘船乘车,小孩可以免票!”一个青年摩托车在门口打了一个圈,花格上衣呼啦啦就要进,有二个组员一下子拦住了他,说:“先测量体温。”花格衣却要拼命往里冲,组长大喝一声:“拉出去!”一个举着体温器的组员往其头部“滴滴”:36.2℃。组长挥一挥手,花格衣悻悻进去。一个老头子戴着口罩要进,在门口悠转,满腹怨气:“咋啦,活了几十年,头一遭戴的,有气出没气入。”组长说:“读给他听听。”一组员就朝竖在面前的四角架念:《xx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疫情防控期间佩戴口罩进入公共场所的通告》。宣传车要过道了,传来的声音很洪亮:一,要勤洗手;二要保持室内通风;三不要吃野生动物;四……大部分群众说:“听政府讲么!”

05

按规定,除了正常上下班外,都宅在家。这日天气有点阴寒,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我在小楼看手机,看同学群一下,一个同学发了另一个同学《请战书》:
请战书
尊敬的xx县卫健局的领导:
新冠肺炎疫情已有一个多月了,但形势依旧严峻,牵动党中央及全国人民的心。疫情无情人间有情,身为一名曾参与“抗击非典”及“汶川地震救援”的老战士,我深知这场战争的艰巨性。本人出生于中医世家,毕业于广东医学院临床医疗系,从事中医结合诊疗及医院管理工作二十余年,具备有较好的临床诊治经验和较强的协调及管理能力,且多次参加过省、市、县的医疗援助工作。我认为一名医务工作者的担当,包含的不仅仅是坚守的职责,更是要有逆风前行的无畏,秉承着“救死扶伤、医者仁心”的初心和使命,我志愿加入支援湖北省荆州市疫情防控工作的第一线,服从调度安排,绝不退缩,与广大医务工作者共同赢得这场疫情攻坚战的胜利!不论生死,不计报酬,与疫情决战到底!
特此申请,请组织优先考虑我!
申请人:xx国
签名还按了红手印,可见决心之大,看得眼泪扑忽扑忽。推窗安顿一下情绪,镇院中心的一品红正开的红艳艳,一盆盆的一品红垒起,烘托着相近的党徽,它目光如炬,像是茫茫大海中的航海灯,不觉心潮万般涌动:党魂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