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他们生命的光辉 更听到了他们人生的壮歌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用赤胆忠诚,无怨无悔,缔造着坚守的誓言,这是对特殊方位的几代监狱人民警察的真实写照,也让我读到了熟悉令我激动不已的一位老监狱干警的故事。那就是我敬重的副厅级老干部,原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李宇光同志。
1920年,李宇光同志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七岁失去双亲,由清贫的叔婶抚养,少年学徒,受尽欺凌。1946年,他怀着坚定的革命信仰,全身心投身革命队伍。
李宇光同志有过五次调入哈尔滨工作,又因工作屡出哈尔滨的经历。表现出他无私的胸怀和坚定的党性:1949年2月,组织上把他从富锦县调到省高级人民法院任狱政科长。高院的工作环境好,进步快,对风华正茂的他是多么难得!然而1952年,组织上决定派他随队开垦北大荒,他义无反顾的服从了组织安排。刚过而立之年的他被任命为笔架山第一任场长,带着几十名干警和2600名罪犯开进地处北纬47度,人迹罕至的北大荒,创建了共和国第一批劳改农场。白天顶着狂风烈日,挥汗如雨,晚上头枕大地,眼望星空,耳畔回响着野兽的吼叫。他和干警们风餐露宿,以苦为荣。望着那片黑土地,他曾在马背上赋诗一首:“秋风寒草黄,大地初降霜。日落西山下,荒原马蹄忙。”后因工作需要,人到中年的他又被调入哈尔滨。当组织派干部充实基层时,已经有了幸福家庭且工作优秀很受领导赏识的他又毅然报名,尽管领导千方百计挽留他,但他还是毫不犹豫下到了远离省城的偏远基层花园农场担任政委工作。以后的几次调出调入哈尔滨都表现出他共产党员的优秀品质
1966年,在那场无情的风暴中,他虽然被定为现行反革命,但他却信仰不失,精神不夸,虽身处逆境仍超然自适,以旷放豁达,乐观开朗的态度直面人生:在三棵树农场劳动改造的三年里,他边放羊,边观察农作物的生长规律。野地里烧鹌鹑煮河鱼,自酌自饮,苦中作乐,吟得打油诗一首:“粗布衣衫胜丝绵,没有颓废没偷闲。这边鱼来那边酒,不是神仙胜神仙。”
1983年,他的冤案终得平反,没多久,组织决定他离休,但离休当年,他并没有选择颐养天年的安逸生活,而是听从组织召唤又承担起勘察新建劳改点的任务,带领人员北上大兴安岭,深入鹤岗林区,奔赴三江平原。42天行程3600公里,圆满完成任务。继而又受命带队完成接受八个国营农场的任务。
离休之后,在他的提议下,黑龙江省监狱局组织了“新路艺术团”,懂乐理会乐器有着很深的文艺造诣和鉴赏力的他不仅亲自挂帅,担当“顾问”,而且还在团里做了大量的罪犯思想改造工作,保证团里改造秩序的稳定。团里有个乐队指挥,思想颓废,又患了急病,他把自己吃的药给了他,使他很快康复。有个因偷盗被判无期徒刑的独唱演员,在团里也是屡教不改,但在他坚持不懈的帮教下成为改造积极分子。在他的帮助下,“新路艺术团”在全省监狱内巡回演出,成效显著。后又在社会公演了80多场,场场爆满,收到了非常好的社会效果。
李宇光同志在担任监狱局“关心下一代协会”副主席期间,主动做失足青少年工作,为他们送书送款。到少年犯管教所同他们包饺子,共度除夕。
在平日里,李宇光同志给人的印象是个幽默、诙谐、风趣的好老头。在节日里,他常把单身的小伙子找到家里打牙祭。监狱局收发室的老钱头年老孤独,身边没亲人,他年三十为他备好酒菜送去饺子,还帮他把在农场工作的外甥女调进城照顾他。
李宇光同志虽离休多年,年事已高,却依然关心着监狱事业的发展,经常到局机关,与同志们交流。在联欢会上,他总是精神矍铄,拿着麦克风在歌唱。谁能想到,他已是身患绝症5年,行走在死亡线线上的人。即使生命进入倒计时,也依然像一团火温暖着人:帮助刚退休的同志适应“角色”的转换;为局里70岁以上的老同志过生日、送礼物;把局机关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一干就六年,直到病情恶化。
几年来,李宇光同志到医院治病化疗不轻易坐老干部的专车,而是拖着病体转乘公交车。在与病魔搏斗的同时,他还要照料与他52年来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已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伴。他为她倒水服药,洗衣做饭,不允许子女耽误工作照顾你们,硬是自己克服困难不给组织添麻烦。
顺着李宇光同志串串闪光的足迹,我深切感受到老一代监狱民警的艰辛,我仰慕着他们的风采,看到了他们生命的光辉,更听到了他们人生的壮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