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笑里 是一份爱的满足和想象的美好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记得大琪小时候,我们一起聊天,大琪说爸爸像孔子一样博学,还会写诗,说着的时候小眼睛里满是自豪。我们当时为大琪这一探索和感觉点赞。现在,小菲即将五岁,小菲也在进行着自己的探索,她说——我要和爸爸结婚。以下就是刚刚几天前发生在我们家的这一情景:

“妈妈,我要和爸爸结婚。”小菲和我说,平静自然就像跟我说要喝水吃饭一样。
“哦?你要和爸爸结婚?”我试图听一听她的思考。

“我喜欢爸爸,我爸爸长得很高,把我举过头顶举得高高的。”小菲说了第一个理由。
“爸爸把你举得高高的,你感觉很开心!”

“我一说抱抱,爸爸就会抱着我。”小菲说了第二个理由。
“嗯,这个还真是这样的,爸爸抱着你会感觉很开心、很幸福!”

“爸爸讲故事好听,爸爸会做爸爸牌鸡蛋饼。”小菲说了第三个理由。
“哦,的确是这样,特别是爸爸给你讲《100只狼和一只小猪》讲得特别有趣;刚刚三岁,那次夜里我们都准备要睡觉了,你非要吃鸡蛋饼,还一定要吃爸爸做的,所以我陪着你,爸爸下厨房给你做鸡蛋饼,当时你都吃了,你都记得呀!”

“爸爸爱唱歌,唱歌的声音很好听,姐姐也唱歌好听,像歌唱家一样。”小菲说出去了第四个理由。
那次突然从手机上找出爸爸和姐姐的唱歌录音时,一个下午就不干别的,光听爸爸唱的歌和姐姐唱的歌了。
“嗯,这个也是,你和姐姐唱歌都好听,你们俩遗传了爸爸的这一特点。”

“爸爸爱妈妈,爱姐姐,爱我……”小菲说出了她在生活中观察和体验到的第五个理由。
爸爸很有爱,这个很重要
“哦?这个吗还的确是这样。爸爸爱妈妈,妈妈也爱爸爸,所以我们才迎来了一个大宝宝、一个小宝宝……”
……

“你决定好了要和爸爸结婚吗?”我们聊完后,我继续问了她一下,因为看上去她已经有了很多个比较充足的理由了。
“我要和爸爸结婚!”比较坚定地。

“可是他是我老公啊,我们俩结婚了,所以我不同意。”我抛出了第一个不成立的理由。
我就是要和爸爸结婚!”小菲美滋滋地笑着,拽着我的手像是央求道。

“爸爸呀,还是姐姐的爸爸,估计姐姐也不会同意。”我也抛出了第二个不成立的理由。

“我去问爸爸!”小菲一边说着一边跑去找爸爸,这股探索的力量很是强大。
“爸爸,我要和你结婚!”
“和我结婚?谢谢小菲这样爱我!我们俩不能结婚,因为我已经和妈妈结婚了”爸爸像接纳小时候大琪的奇思妙想一样接纳小菲的奇思妙想,也表达着满满的父爱

“为什么?”
“因为我是妈妈的老公,我和妈妈结婚了,我是你和姐姐的爸爸啊!等将来你长大了,会有自己的老公,要和他结婚。”
“那要长多大?”
“要比姐姐还要大,在上完大学以后……”

爸爸继续抱起小菲,把小菲举得高高的,给小菲一个亲亲,又转了几个圈圈。我们在一笑着,是欣赏的笑。一家人这样被理解被赏识的氛围足以催生生命内在系统许多的向上向善的小火苗。

瞬间感觉到,孩子的婚姻敏感期到来了,这一阶段跟孩子聊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做到既能够接纳,又能够适当适度予以引导,对爸爸妈妈来说实在是一大挑战。况且,我们是三代同住,老人的观念和我们也是有些不同的,好在婆婆好学好观察,尊重孩子们也尊重我们作为父母的养育方式,她已经随着我们了。

“小菲,到那时候啊,你和你的老公还会有自己的宝宝,我就当姥姥了。”,我接过小菲,轻松地跟小菲补充到。这是一个美好的关于生命传承的话题。

小菲笑起来……这份笑里,是一份爱的满足和想象的美好,也有一点点的在敏感期探索中的小发现的惊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