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在这片土地上深深地扎下根来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1998年,我初来新疆,似乎只是转瞬间,20年已经过去了。
那时的我,满心都是对家的思念。黑龙江与新疆,祖国大地从东到西最远的距离,每次回家,似乎都是一场跨越:交通不便利,在火车上颠簸熬时间,在中转的城市焦灼等待,四天五夜到家是最快的速度。但是这都挡不住我回家的脚步。
很长时间,我不适应新疆的干燥与炎热,不适于这里的荒凉与寂寥,不习惯随时而来的扑面风沙,所以我觉得新疆只能是我人生的一个驿站,我终将离去。曾经的每一次回家,我发誓“再也不来了”。但是似乎有种牵引或者魔力,每次回家之后不久,我都又回来了。
初来新疆那几年,“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思绪一直萦绕在心间,挥之不去。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偶尔撰些文章,刊发于当地的报刊杂志,因此与几个编辑熟悉了,他们常常向我约稿,我们因文结缘成为朋友。他们多是新疆作家协会会员,而我甚至连“文学爱好者”都算不上,但是他们都很随和,没有“前辈”的倨傲。在以文为伴、以文结友的日子里,我初步认识了新疆和新疆人,我感受到新疆浓厚的文化底蕴和新疆人的热情好客,尤其是新疆人简单质朴的生活,让人内心宁静,这都成为我内心寄托和依恋。
2007年,我参加了新疆监狱公务员招录考试,成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这成为我在新疆生活的重大转折。在监区工作一年后,我被调到行政办公室从事秘书一职。
秘书岗位需要坚实的写作基础,而我对公文写作毫无经验可言,对如何干好这份工作,我很茫然。对于我这个新人,领导和同事热情耐心的帮助我,还大胆让我尝试起草公文,撰写材料。慢慢的,我对办公室办文办会办事各项业务都熟通了,工作起来也得心应手起来,工作岗位也从秘书调整到副主任。工作虽然经常需要加班加点,但是工作让我很快乐,慢慢的也就没那么想家了。
生了孩子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一个监狱女警的艰辛,一个妈妈的艰辛。孩子无人照料,只能雇佣保姆,监狱远离城市,保姆都是外来打工者,她们向往城市生活,不愿意来单位带孩子,即使来了也不安心,带孩子也是混天度日。每天上班孩子都抱着我哭着不让走,夜里频繁的夜醒让我严重睡眠不足,如果发烧感冒更是折磨的我几天几夜寝食不安,我时常处于焦虑疲惫之中。作为办公室副主任,写材料是我的“重头戏”,经常需要加班加点,已经很焦虑疲惫的我,经常要等到把孩子哄睡以后半夜起来赶写材料,这让我不堪重负、欲哭无泪。此刻的孤单与无助,让我无限的想念家乡、想念亲人。当年,若是不离开家人多好,至少生活上会有家人帮衬着,不会这样孤单无助。
这时,同事们时不时给我安慰,体谅我“太不容易了”。在这样的聊天中,我才知道,她们当年的艰辛远远超过我。她们多是双警家庭,以前,监狱工作没黑没白,男警基本都在监区,每天靠骑自行车上班,起早贪黑的,用披星戴月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家里家外都靠女人撑着。她们有的一怀孕,男警就长期出差,没人管没人问的,一个人生火做饭,自己照顾自己;有的机关与监区(那时是中队)相隔很远,有的男警十天半个月回不来一次,孩子就相当于自己生自己养,一手抱孩子一手干家务是常事;有的不但要照顾小的,还要照顾老的……
听着她们的讲述,我不禁由衷的佩服:我的同事、我的战友们,不论是男警还是女警,他们对家庭付出太多,对监狱事业奉献太多,但是他们却无怨无悔,从不抱怨从不退缩从不放弃。这让我为之感动,为之钦佩,更为之骄傲,为之自豪,也让我时时反省自己内心的矛盾纠结和徘徊迷惘。
回望这20年,我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和雨露的滋润,让我心生温暖安定从容的生活,同时也经历着风吹雪打的磨砺和考验,收获着成长和蜕变。我为自己拥有这样一份组织的依靠、领导的信任、同事的关心而感到幸福快乐,为拥有这样的同事和战友们而感到骄傲自豪!
新疆,我的第二故乡,我对你已经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热爱,我愿意一路无悔、一生执着在这片土地上深深地扎下根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