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我们需要不断的奋斗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红光原叫“古佛寺”,当地人叫“土佛寺”。
1966年破“旧”立“新”,土佛寺农场更名为红光园艺场。
红光历史沿革经历了土佛寺劳改队、甘肃省“五七干校”、甘肃省红光园艺场、甘肃省第八劳改支队、甘肃省金昌监狱。
陈其荣是土佛寺农场的创办者,1952年3月,他与永昌县公安局的4名干警带领30多名罪犯赶着毛驴车到土佛寺垦荒100余亩,撒下了红光原野上的第一把种子。
红光园艺场真正的开场元老,也是第一任场长,名叫王长寿,是从武威公安处自告奋勇来到红光的,在红光拼搏奋斗了30多年。红光历史上曾产生过八位场长:王长寿、焦宝堂、鱼建民、付贵锁、许可启、王法兴、李彩功、王银。正是以他们为代表的一代代红光人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土佛寺才从荒芜的昨天走向繁荣的今天。
红光农场创办初期,一切从零开始,监狱事业也是从头开创。当初的创业者,年轻气盛,思想激进而荡漾,每个人的血管里涌动着火一样的激情。大家向往新生活,创造新业绩,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红光农场的创业者就是在极其困苦的环境中,生死与共,宠辱皆忘,在荒无人烟的土佛寺创业奋斗! 献了青春,献子孙,才有了红光的今天。
我常常暗自思忖:用今天的眼光看那时候的红光人,我感觉那时候的红光人,眼光超前,头脑活泛:在农场建设初期,就能按照“农工商一体化,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思路振兴农场经济,先后办起小煤窑、石灰窑、砖瓦厂、汽车修理厂、小饭馆等,后来又在金昌建市初期创办了新华商场、红光饮料厂、红光汽修厂等这些对后来产业结构调整有重大影响的大项目。这些项目和厂房的建成并以此为依托解决了相当一部分民警、职工的子女就业。
1983年“严打”斗争,押犯急增,农场规模扩大,各项开支捉襟见肘,最困难时民警职工按时拿不到工资,水电费不能支付,电力部门拉闸限电。如何走出生存困境,红光人开始大规模劳务输出。1993年第一次承揽兰新铁路大修工程,6名党委成员轮流蹲点,扎帐篷,住地窝,连续拼搏7个月,当年打了翻身仗,一举扭亏增盈,实现盈利66.8万元。1996年后,先后与一批国营大中型企业进行劳务合作,每年劳务输出收入均在1000万元以上。劳务输出一晃10年。短平快劳务项目,来钱快,成本小。但罪犯脱逃、工伤事故,民警长年累月高负荷工作,身心疲惫,监管安全严峻形势倒逼问题解决,2007年全面叫停劳务输出。农业向工业转移;狱外向狱内转移;劳务业向加工业转移。一批来自南方的毛衣、服装加工生产项目落户红光。借助全国监狱布局调整重大机遇,占地362亩,建筑布局完整,宽敞明亮的金昌监狱于2012年在金昌市东区建成并投入使用。伴随着监狱搬迁,龙首新区建成18栋700余户的民警职工住宅小区,农场人彻底告别农村,完成出村进城的梦想
在红光,我亲身感受并实践着“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敢于拼搏,乐于吃苦”的红光精神。红光的民警、职工长年累月战斗在管教、生产第一线。一年四季,春种秋收,白天和罪犯一样在农田劳动,晚上进监号开会上课。那时候的监狱民警感觉不到自己是干部还是农民,只知道兢兢业业、勤恳工作。
要论红光精神的集中体现,莫过于被授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模”的张维德同志。这位老民警在生活最困难的1960年,带领4名罪犯,从红光园艺场赶着390只羊到离场部78公里外的尖山开辟牧场。在人无住房,羊无圈棚,生活极度困难的条件下,选择尖山一处背风向阳的山湾扎帐篷,边放牧,边带领罪犯背石头砌羊圈,修住房,挖窑洞,建仓库,在尖山脚下建成了红光园艺场主要畜牧生产基地尖山牧场。
张维德在“人过不留踪,鸟过不留声”的尖山一待就是23年。23年间,他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不仅仅要牧羊,还要管理教育罪犯,防止所带罪犯发生“意外”。这是双重的责任,双重的风险。张维德直至身患重病,才被组织强行从尖山牧场调回红光,这就是红光大地上产生的英雄模范人物。
这样的楷模在红光还有许多。
1982年,甘农大毕业的王大学分配到红光园艺场工作,那时的大学生稀罕,全场上下都叫他“王大学”!王大学工作勤奋,全场公认笔杆子,业务呱呱叫!1990年被评为全省优秀大学毕业生,因一篇响当当的论文入选全国人大法工委、司法部、中国法学会举办的“《监狱法》实行10周年征文比赛”被邀请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座谈交流,王大学是红光知识分子的骄傲
冯大队长是大老粗,但记性极好,肚子里装着许多数字和故事。植树造林、平田整地是冯大队长的最大功绩。农场32年,他把西滩、上西滩、马家湾、温家槽子大片荒地开垦成水平梯田,方圆四五里3万余株杨柳、刺槐、梭梭队排队,行成行,冯大队长是金昌市出名的植树造林老模范。提起冯大队长,红光人都会竖起大拇指!夏天浇水碾场,冬天整地修房,一年四季就是一个生产队长。那时,条件艰苦,刮风下雨,没有星期天,冯大队长经常加班加点,有时一人带领一百多号罪犯硬是把荒滩野地改造成良田林带,冯大队长是军转干部的楷模。
宋铁牛是机务队长。管着五台重型机耕拖拉机,负责全场1万余亩农田翻地耕种任务,因极爱“铁牛”拖拉机,全场上下叫他“宋铁牛”。宋铁牛六十年代从部队转业到园艺场工作,脑子活泛,爱下象棋,善于琢磨机械。夏秋季节,拖拉机行走在各队地头,宋铁牛跟前跑后,随时检查犁地质量,就地考核拖拉机手技术水平。如果哪个机耕手操作失误或田间地头磕磕碰碰,批评叫骂是小事,有时还会搧巴掌。宋铁牛带司机,严要求,爱机械,重保养,开车技术棒,犁地质量好,每年先进表彰大会,他带的人得奖最多。
三大队滕教导员。身高1米96,身板结实,臂膀有力,嗓门特大,喊一声,罪犯会毛骨悚然。他虽没文化但有水平,讲话能够顺口成章,借用语言恰到好处,绝不啰嗦。滕教导有时吓唬罪犯,但从不打骂。一次紧急集合,一罪犯迟到,跑到操场系扣子。滕教导喊一声:“过来!”一把将罪犯提起,悬空掌中,轻轻放下,此犯吓得魂不守舍,半天站立不起。全大队300多号罪犯看到这阵势,个个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滕教导还是那句口头禅:“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此后,一茬接一茬,一人传一人,凡是在三大队改造的罪犯,只要滕教导吹哨集合,个个跑得比猴子快。
2012年,监狱整体搬迁到城市,红光农场交给地方管辖。红光从我们工作和生活的视线中远去了,但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的心际!凡是在红光那片土地上工作和生活过的人们,相互间的谈论往往勾连起岁月的回忆,生活的艰辛、工作的坎坷,丰收的喜悦,那片热土曾经养育了多少红光优秀儿女,只有红光人最愿意谈起。不仅如此,离开红光的人,时不时三三两两约到一起,自己驾车到已是新农村的红光农场,看看曾经工作生活过的老地方,睡梦里常常形影不离的还是红光那片土地上的人和事。
监狱搬迁,实现“三变”:居住由农场到城市, 产业由农业到工业,作业由农田到车间。马车上诞生的劳改队成了金昌监狱。今天,监狱各项事业蓬勃发展,民警职工生活水平发生意想不到的深刻变化。人人有楼房,家家小轿车,吃穿住行,医疗上学,一切皆有保障。每个红光人将幸福写在脸上,喜悦刻在心里!
我们永远坚信一条真理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只要不断奋斗,敢于拼搏,我们的明天会更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