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猫一样的岁月 、投稿: 燕茈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我不喜欢养动物。每当看到别的女孩无限温柔地喂小猫小狗,我就陷入深深的自责。

小时候,所有与小动物有关的工作都分配给了弟弟。我宁愿从河里挑十几车水,在对岸浇菜,也不愿赶着一群鸭子和鹅回家。所以喂鸡、喂鸭、喂狗、喂鸽子、喂大白兔……都是我哥的工作,也就是我爸时不时直接下命令,我也不愿意这么做,所以最后也不能耽误去那里。

所以,果子狸来我们家的时候,已经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了。

灵猫的头很圆,五官很可爱。绿色的眼睛又圆又亮。但是当他的眼睛盯着我的时候,他的心感到很可怕。它那双绿色的眼睛似乎能看清一切,看透一个人。这种感觉已经蔓延,让我不敢看任何动物的眼睛。

它很会抓老鼠,经常看到它在晒田旁边逗老鼠,也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第一,我怕老鼠;第二,我怕老鼠;第三,我会抓住他们,抓住他们,然后让他们走,一直玩到他们筋疲力尽,半死不活才吃饭。

因为是公猫,所以每天晚上都会在屋顶上追逐追逐一群母猫。瓷砖生锈了。有时有瓦片掉下来的破碎声,刺耳的声音扰乱了农村的夜晚。下雨天,我们不得不到处搬运器具来漏雨。

更让我困扰的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猫哭得像婴儿一样又哭又叫。麻烦的是,我家门前有一排竹子,这让我编织了无数个故事。我甚至看到一只小灵猫蹲在窗户里,盯着它绿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他被自己的幻想吓哭了,最后和妈妈睡了。

最后,父亲请对面阉鸡的师傅把它阉了。之后,晚上只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和小河流水的声音。安静让我想起了家里的那只猫,以及它痛苦地躺在地上的悲伤表情。

当灵猫的伤口愈合后,它可以再次活蹦乱跳,但更多的是在家里。每天早上,砧板一响,猫就会在厨房里跑来跑去,“喵喵叫”,想吃点东西。这时大人们会用扫帚把它赶走:“一大早,没人叫你小子。”猫的叫声真的很像客家话“ ”。他匆忙逃走了。第二天,他会痊愈并忘记痛苦。他会一直叫。

我帮它说清楚了:“其实叫“好”,不是“不”。你误会了。”大人仔细听,这个暧昧的声音越来越像“豪”。最后,左项圈和右舍都知道我们家的猫不一样,它的声音是“豪”,越听越像。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经常玩这样的游戏。当我听到动物的声音时,我在心里觉得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比如牛“哞”叫的时候,我觉得叫A-Kun,好像真的听到它叫“Kun……Kun/[//。

我们的灵猫可以正常进出每家每户,不管是早上还是晚上,只要砧板一响,它就可以来去自如,还能得到一些奖励:一张猪皮或者几个鱼干头。吃饱喝足后,我会在天井里蘸水擦擦嘴,就像淑女一样优雅。

狸猫慢慢长胖,变成了肥猫。这只肥猫变得懒惰,再也没见过它抓老鼠。老年痴呆症的奶奶整天抱着这只肥猫。有时,当他无力地掐脖子时,他会缩着头,尖叫,然后继续闭上眼睛。

多少个暖冬,多少个黄昏,我看着外婆穿着蓝色开衫,黑色围裙从胸前叠到膝盖。抱着一只肥猫就像抱着一个孩子。他们一起坐在门角的竹椅上。有时太阳很温暖,有时影子很长。

我开始欣赏这只肥猫,因为它让忘记一切的奶奶不那么孤独。我不再害怕它的绿眼睛。多年来,我甚至觉得它的眼里充满了善良。

奶奶去世后,这只肥猫变得安静了。他整天坐在花园里的葡萄柚树上晒太阳。也许他太老了,不能动了。柚子花一朵朵掉下来,落在上面,又滑落。它甚至懒得睁开眼睛。

当我们搬离“花树”的时候,肥猫已经瘦了。当时花树下的人都搬走了。

只要我爸爸想家,他就告诉我们他会回去喂猫。有时候,我也很怀念。比如在朋友圈看到猫的照片,在绿化带看到流浪猫,……甚至和一个叫“ Cat ”的朋友聊天的时候。

今年春节,我带着吃的回去找的时候,它就不见了。我找不到的时候很着急。我在房子里转了转,学会了用猫叫它,但它没有出现。我突然觉得很难过,它的主人已经走了,所以它也走了。

我把食物放进猫碗里,通过狗洞塞到巷子里,希望它回来的时候不会饿肚子。下次回来,猫碗里的食物还在,只是发霉了……

后来每次回老家,爸爸都会把猫碗拿到河边仔细洗,然后把食物倒进碗里,蹲在狗洞前,把猫碗放回去。这一幕总是让我难过。我不知道我父亲是在喂猫还是过去。我甚至觉得父亲蹲下身子,像一只猫,孤独而悲伤。

从此,我的花树空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