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对我的放手很早就养成了我独立自主的性格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2004年,我已14岁了。
开始收麦子的6月,天很热,隔壁家的大伯早早的准备好了镰刀、草帽和干粮,而我也早就做好了放麦忙假的准备。
那时候机器收割、播种还没有普及开,农民的生产劳动大多数还是要依靠手工劳动,到了收割庄稼的时候往往是一家老小齐上阵:能拿得起镰刀的劳动力负责割麦子,老人和小孩负责后勤保障和地里的琐碎活,比如捡麦头。家里面有外出打工的也是要回来帮忙,不然地里的麦子就可能收不上来,也影响秋种,各家各户都很重视,有的还要提前准备很多干粮,因为忙起来的时候根本吃不上饭,就这样差不多要忙活半个月的时间。我们的小学老师也要回家收麦子,学校就给我们放了将近半个月的“麦忙假”,这也是我们非常开心的时候。
大概从5月份开始,小叔开始卖冷饮,就是在那种二八大杠的凤凰牌自行车后座上绑一个木箱子,里面铺上厚厚一层棉被套,可以起到保温的效果,然后到附近集镇上的冷冻厂批发冷饮,四处吆喝着售卖。最常卖的是冰棒和雪糕,这两种在农村地区是畅销货。
到6月初,小叔要收麦子,便放弃了他的小生意,我却动了心思,想自己去卖。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许是想逃避劳动?或想着发财?或想着能多吃些冷饮?具体原因回想不出来了,唯一能记起来的是每到周六日,我就骑着跟我高矮差不多的自行车,跟着小叔去进货,然后再卖货,有时一跑就是一整天。
有了想法我和老妈说了,她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很支持,现在回想下还是很不可思议的:在农村我这个年龄的孩子虽然算不上主劳力,但也可以抵上半个劳动力了,况且当时家里面只有我大哥和老妈在家,在那时庄稼人完全靠人力收庄稼,是很忙的,另外老妈也没说我是瞎胡闹,而是让我去闯,只能说老妈在锻炼我这一方面还是很用心的。
就这样,跟小叔商量过后,把"冷冻箱"从他的凤凰牌自行车上搬到了我的自行车上,带着自己积攒了好久的几十块钱启动资金,就去进货了。
第一天早早的跑到冷冻厂门口等着进货,由于去的太早,冷冻厂还没开门,老板看我一个人去进货很吃惊,一再追问我大人去哪里了。
凡事看着容易做起来难:经验不足,进货太早,上午11点之前销量不是很好,冰棒雪糕开始有点变软了,这时候我已经东奔西跑的跑了十几个村庄,一路走一路吆喝“冰棒雪糕……”
第一天的生意不算不好,因为利润是百分之百的,最后收益还算可以,冰棒进价1个1角,卖2角,雪糕是进价2角,卖5角,刚开始是按照这个价格卖的,后来因为放置时间太久了有点融化,就变成冰棒5角钱3个,雪糕5角钱2个,最后在中午饭之前竟然全部清仓了。
回到家高兴的跟老妈汇报成果,那个成就感是从来都没有的。前几天没有摸到门道,只是上午去卖,后来发现下午卖的更好,于是就变成上午、下午各进一次货,这样就更忙了,同时又批发了一些高级货,也就是甜筒之类的,卖的不是很好,但总归是价格高,卖一个赚一个。
卖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不知道是不是看我赚到钱了,同村的一个比我大好几岁的伙伴也开始跟我一起卖了,我们俩一起去进货,然后商量好路线,避免恶性竞争,中午约到一个地方吃饭。第一次实现财务自由的我们,中午还会点几个冷菜(没有荤菜,依然觉得很贵)和两瓶健力宝,感觉太好了,就像是人生赢家。
但是好景不长,半个月之后,农忙结束后生意越来越不好了,我们的生意就干不下去了,农忙假也结束了。算了下总体收入,记得赚了有几百块钱,但是具体数字没什么印象了,后来都给我妈了,我妈给我买了一套新衣服,我的第一次淘金之路也就此结束。
那一年的麦忙季过的是唯一一次不同的,后来也再没有做过了,因为那个“冷冻箱”是小叔借来的,就还给人家了。
现在想想,那次的经历对我后来的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妈妈对我的放手,很早就养成了我独立自主的性格,这样的教育也一直伴随我的成长之路,感谢妈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