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从警二十多年第一次单独带队执行任务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人的一生,总有些事,在日后的回忆里觉得很平淡,很普通,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却有股悲壮的味道。
那是我从警二十多年记忆中的第一次单独带队执行任务。
有一犯趁着大雨后浓雾弥漫、电网停电之时,爬墙成功越狱,在武警合围前十分钟,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在搜索未果后,指挥部决定多路设卡。我的任务是带着刚报到的新警二人和手持应急棍的武警战士二人,去较远的火车站拦截。
看着武警手里的棍子,我的心里不踏实,战士回答说领导要求抓活的。于是,让警车顺路送我回家换便装。除了警棍和手铐,我什么都没有。在家转了几圈,我把陪我十多年的二号菜刀找了出来,准备放在西服上衣贴身的内兜里。
这时,媳妇下班回家,看我的打扮就问干什么去。我说执行任务,她就问同去几个人,怕不怕。
我回答五个人,让她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又说,我要带着菜刀,警棍留给新警,只要我们看到他,就别想跑,自己就是牺牲,也得抓住他。
媳妇一听这话,眼泪哗一下就流出来了,抱着我哭开了。她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感觉我此去凶多吉少。我着急了,解释说同去的都是经验丰富的武警战士,没有什么可怕的,再说,我年轻,身手还是比较敏捷的。
就这样,在媳妇的汪汪泪水中,我们五个人的小组,驻扎在了那个小火车站。
白天,我们走访群众,留哨监控。晚上,查夜车或着夜色下和巡道工一起巡检,希望能碰到我们要找的人,每天轮流休息,总共的睡眠时间不到六小时。那几天,车站的治安形势非常好,没有了小偷小摸的人,没有了午夜闲游的人,附近居民安居不出。
第四天中午,领导命令撤回,说是人被擒获。看到我安全到家,媳妇激动不已。
事后审问,我们在那个远方小站设卡的前一天,该犯扒车通过。
十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来,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次行动。既然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执行任务是少不了的,但是危险也少不了。从接受任务,到结束任务,作为警察,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往前冲,始终都要尽职尽责。敷衍,只能让警徽蒙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