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已到了三月 一年的零头已从时光中删除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一晃已到了三月,一年的零头已从时光中删除。

从三月一号开始,我恢复了坚持很久的早晚锻炼的习惯,走在春天里的感觉真好。阳光暖暖的,有着澄明的质感;风儿柔柔的,有着少女般的轻盈;都说"春雨贵如油",今春的雨水少,春雨更显得金贵。几天前的小雨下得不够透,虽然人们的心头还是"湿漉漉"的,但土地还是干裂地像老人皴裂的手。大地真希望来一场绵绵斜织的丝雨,密密地,如烟如雾,下上几天,让溪流欢畅,江河滋漫。

行走在河边的小路上,环顾四周,我感觉春天正以一种不可遏制的力量向上生长。一向绿意内敛的山坡,在阳光的催促下,小草拱破松软的泥土,一个劲地往上窜,那绿绒绒的感觉像少女心中朦胧的梦。不几天,小草便控制了成片成片的山坡,像水一样漫过沟沟坎坎。河边,鹅黄的柳条霸占了河堤,它们随风拂动,像拖曳长裙的少女,婀娜多姿;那条条下垂的绿绦,更像临水而妆的少女的秀发,水中的倩影在微波中扭动,撩拨了空中的鸟儿和水中的鱼儿。

金色的晨光洒在河面上,河面像迤逦而舒展的绸缎,雍容华贵。一、两对水鸭自由自在地游弋在河面上,它们忽而飞起,忽而一只潜入水中,又在不远处浮上来。一只却呆呆地在水上打着转,张望着,等待着另一只从水中冒出来……它们就这样此起彼伏,一路小声地叽咕着,春江水暖,琴瑟和鸣。那弯弯的颈项倒映在水中,问号般地,像是叩问着自己,又像是叩问着水中欢快的鱼儿,亦或是叩问着静水流深的大河,更像是叩问着慈母般宽厚的自然∶它们可是这春天的主人?

可是,鱼儿游戏青荇,避而不答;鸟儿展翅翱翔,用双翼丈量着天空,留下一串串清脆的叫声;芦笋探出头来,懵懂地看着四周;漫山遍野的花儿痴痴地等待着蝴蝶、蜜蜂来造册、登记;嫩绿的树叶摇曳生姿,风情地等着风儿去清点……它们似乎都在说∶"春天属于自然界的每一分子,春天一直都是这样,只有不负春光"。

朱熹在《春日》中说: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南怀瑾在《习蝉录影》中说∶等闲若得东风顾,不负春光不负卿。
其实,对于每一人来说,珍惜当下的人和物,珍惜平凡生活的的点点滴滴才是最重要的。

面对每一个新的一天,我们好像总是重复昨天枯燥乏味的生活,可静下心来,好好感悟,不经意你会发现无穷的乐趣
上班途中遇到熟悉或陌生的面孔……
市场内那些早起的摊贩……
行色匆匆,充满青春活力的学生……
树上、空中鸟儿的歌唱……
宠物依偎在你腿边的撒娇……
每天起早贪黑的清洁工……
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群……
楼下孩子哭声和大人的责骂声……
中锅碗瓢盆的合奏、油盐酱醋的调和……
夜晚孩子和伴侣均匀的呼吸和鼾声……
课堂上老师耐心的讲解,医院里医生精确的诊断……
婴儿在睡梦中甜蜜的微笑……
家具中岁月的包浆……
朋友和同事的关心,长辈的殷殷期盼……
父母的嘱托和沧桑的微笑……
………………
最终你会觉得这一切都具有春天般的美好,也有着令人从容的感动。杨绛先生曾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