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要学着多做莜面饭下次试试傀儡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今天闲暇,給俩儿子搓莜面。
儿子们都喜欢吃莜面,总是忙,顾不上,偶尔吃一顿,也是从外边买现成的,吃着也香,但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会做的莜面饭只有两种,莜面饺子和莜面卷。
前一阵子吃过一顿莜面饺子,不知道是面软了还是馅多了的缘故,全军覆没,所有的饺子都“皮开肉绽”,好在儿子们胃口好,不在乎卖相,吃了个精光。
搓莜面卷也不是我的强项,本就是自学成才,没得过高人指点,站在笼屉上的莜面卷总是高高低低,薄厚不一,卖相难看,不过能饱腹而已。
莜面从生莜麦到做成能吃的莜面制品,要经历“三生三熟”的过程
收割脱粒获得的莜麦当然是生的,磨粉前要炒熟,这是一生一熟。
面粉是生的,和面得用滚水泼,这就是二生二熟。
莜面制品是生的,上锅蒸后才能吃,这就是三生三熟。
一生一熟和我关系不大,这二生二熟就把我难了很长时间,每次和面,手都给烫的通红。前阵子受到别人搋糕的启示,手上套一个塑料袋,滚烫的面团粘不到手上,好多了。

小时候见过姥姥和妈妈搓莜面卷,捏一小团莜面,在放倒的菜刀面上右手这么一推,左手拈起一揭,掀起一片薄薄的莜面片,然后就势在手指上绕成筒状,竖着立在笼屉的纱布上。许许多多这样的圆筒一个挨一个立在一起,就形成状似蜂窝的莜面窝窝了。他们动作娴熟,揪、搓、揭、卷,一气呵成,手就像在舞蹈一样,花一样翻卷。
我可没有这工夫。我拿手的是孩子们喜欢吃的蘑菇汤。新鲜的肉末铁锅里炖香,鲜蘑菇或者泡发的干蘑菇、半个西红柿、两块炸豆腐,都切成丁儿,放在肉锅里熬,出锅时放点香菜,香得很。
看着俩儿子埋着头,一口一个莜面卷吃的香,连平日里的斗嘴都顾不上,我心里真是甜如蜜啊!
吃着莜面,就想到了和莜面有关的一些人和事。
想到奶奶搓莜面饸饹,捏两块面团在手,掌心相对来回搓动,手掌下方先是漏出个头,很快就成了细细长长的两根面条。要是将莜面团放在案板上,两手同时操作,一次能搓出四根。最喜欢扒在炕沿边看奶奶搓莜面鱼饸饹,特别羡慕她娴熟的技巧,试了又试也没能成功;细长匀称的两条莜面鱼在她的手心或者案板上跳动,在水里活过来一般。

奶奶已经走了很多年了,可她搓莜面时候那安详的样子依旧在我心中:梳的整齐的头发用一个铁质的发箍向后拢起,不留一根散落;盘腿坐在炕沿边,面前是活好面的面盆,整整齐齐摆了越来越多蜂窝状的莜面窝窝的笼屉;阳光照进来,铺了满炕,细碎的尘灰在阳光里纷乱起舞,奶奶有节奏地一俯一仰……
想到在西合营上班时候和一个朋友的妈妈学会捏莜面饺子。至今还能想到阿姨捏饺子皮时候灵活的手指和她捏的元宝一样漂亮的饺子,她教我怎样捏就能把小小的面团捏成圆圆的像一个小碗一样的饺子皮,教我捏饺子时要在最后留一点缝隙“走气”,那样饺子不易破;还说莜面性穷,受不了大荤大油,馅一定要素,地皮菜、豆腐、干菜这些接地气的东西最好……
朋友的妈妈现在应该也老了不少了吧!不知道她还是不我经常到女儿家,给女儿翻新做各种各样新鲜的食物?反正,我一吃到莜面饺子就会想到那个阿姨,红扑扑的农村人的脸庞,总是友善地笑着……

一般认为,莜面是坝上的特产,其实,蔚县南山北坡也都产莜面,而且把莜面作为主食,吃莜面的花样也很多:饸饹、窝窝、拿糕、饺饺、傀儡,不一而足。
姨姨从小生活着蔚县县城,莜面不是她最经常的饭食。可是,工作后在蔚县北坡的一个小村子呆了十几年,入乡随俗,现在,她做莜面饭很有一套,尤其是莜面傀儡,莜面也成了她最喜欢的食物了。
小时候我并不喜欢吃莜面,那时候的莜面粗,吃到嘴里不够润乎,甚至还有点划嗓子;蘸的汤料也粗,少油没肉,提不起莜面的香味。
现在,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吃的东西越来越丰盛,莜面又成了饭桌上的新宠。前几天还在饭馆吃了一顿莜面拿糕,面质细腻筋道而有韧性,色泽灰中透白而有亮气,配上上水萝卜丝、黄瓜丝、韭菜和豆腐拌在一起,很好吃。童年的味道全剩下了香甜。
更何况,莜面因为其特殊的营养价值,现在已经成了一种保健食品,,特别受到糖尿病患者和老年人的青睐。
以后要学着多做莜面饭,下次试试傀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