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痛苦 ,作家: 叶浅韵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7月,花园里的芙蓉花和紫薇花盛开。我每天都从他们身边经过,灿烂的笑容盛开地迎接着我。我常常想,如果没有痛苦,没有疾病,没有动乱。美丽可以用花的语言来解释。我是一个爱花的人,总觉得世界上没有一种美可以如此具体纯粹。

我愿意享受身边的美好,努力做一个传播美的人。让心灵的绽放和芳香的弥漫有一个固定的位置。我一直走在路上,从枝叶向上的姿态中获得生命的力量,在花丛中看到生命的真相。我保持伸展的姿势,用举的姿势来获得阳光雨露的滋润。努力和汗水,向上和好,可以让我忘记曾经的痛苦。我不知道这些花会不会痛。当我经过他们身边时,我的眼里突然充满了泪水。我想他们一定看到了我的痛苦。

一个场景像电影的画面一样印进我的眼睛,瞬间心如刀割。一位老人用竹条做的篮子抱着一个孩子。他戴着舌帽,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他站在紫薇花下,兴高采烈地看着我。我很乐意上去抱着他伸出手,但只敢逗孩子开心。然后逃进车里,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看到了一个影子,一个父亲的影子。当年,父亲站在这里背着我等着我回家。我说我孩子有点憨憨的。不到一岁的孩子在父亲的背上动来动去,眼睛一圈一圈的转。我假装转身离开,他迫不及待地大哭起来。父亲说,多聪明的孩子啊!下雨时,他摘下父亲的帽子,蹲下来藏在篮子里。我父亲不允许我说他孙子的一点坏话。他和他妈妈经常威胁说我不喜欢,所以他们可以拥有它。

妈妈说爸爸整天哭宝宝宝宝,比我们小时候更贴心更有耐心。这一不小心的事故导致那个刚起脚的孩子烧伤了半张脸。我父亲含着泪抱着它,感到悲伤和不安。一边想着孩子的伤,一边想着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女儿解释这个残酷的事情。家长找狗油、鹅油、芦荟等能治烫伤的药物,仔细涂抹,希望能迅速结痂脱落。与此同时,他们还需要向女儿隐瞒真相,编造理由阻止女儿回家。妈妈打电话说她下周会带着孩子来。这个周末我们不要回去了,这样可以节省车费和油费。

没想到,就在那个周六的下午,我等了一个电话,说父亲病重。好父亲怎么会得重病?我和哥哥赶紧打车,赶去了乡下。在那所简陋的医院里,父亲静静地躺在床上,让我们抱着他大声喊叫。我父亲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看他的孩子。我握着父亲的手,依然温暖,贴近他的胸膛。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想法,希望奇迹会发生。我熟睡的父亲会醒来。

当寒冷逐渐侵袭我的双手时,我意识到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父亲。跪求上天,向大地鞠躬,改变不了父亲鲜活的生命。感觉有人在拉一根粗绳子,直接连着我的心脏,已经被拼命拉出来了。我被切割和撕裂,失去了我的人形,我的灵魂一次又一次地乞求那个在另一个世界掌管生死的人。我哭着拒绝离开父亲的怀抱。我被人扶走了,没有意志地挣扎着。

医院离家十里,我仿佛走了一个漫长的世纪。村民们把父亲抱回家,我哭着拿着父亲的鞋子一路走来。我父亲的手无力地垂在担架上。我握住失去温度的手。我希望父亲用他的大手摸摸我的头,开怀地笑着,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老奶奶,曾经白发苍苍的母亲,伤心麻木的孩子,我们的世界已经彻底崩塌。我切断了所有的思绪,只留下眼泪可以倾诉。深夜,当那个小孩被邻居抱在怀里的时候,我想起我又有了一个孩子。他的脸上有一半是厚厚的伤疤,他顺从地看着这个突然不同的世界。一个一岁零五个月还不会说话的孩子,指着说谎的父亲,好像在问问题。全家人的悲痛再一次决堤,响彻整个村庄的哀恸,夜晚无处藏身!

一个刚失去父亲的女儿,一个刚发现孩子受伤的母亲,该如何了结自己被撕裂的心!所有的痛苦都只是伤口初撒的盐。痛苦过后,痛苦还在继续,直到你不知道什么是痛苦。

这个伤口缝合过程太长了。从那个七月开始,我不知道日夜的痛苦侵入了我的身体。天空、大地、星星、月亮、炊烟、羊群,与我毫无关系,但他们都曾看到我痛得滴血。日子是针又细又粗,每一针都是又尖又痛。刚学会说话的孩子清楚地记得父亲的脸。每次吃饭都会举起小手喂到爸爸照片的嘴边,发出简单的字节,“龚……Eat………”。远方世界的呼唤,心中的悲痛总是在瞬间涌上心头。

孩子脸上的伤疤慢慢消失了,留下了一个心形和肝形的痕迹,明显占据了他的半张脸。我每天给他吃药,希望以后不会有什么痕迹。八年过去了,儿子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是我心里的伤疤时不时会痛。

每年的清明节和春节,我都会去看望我的父亲。矮松山上的一杯黄土,是父亲永久的家。我带着孩子跪在父亲的坟前,告诉他一些开心的事,祈求他在另一个世界平安幸福,请求他在天堂的灵魂保佑他的儿孙。

父亲知道,他走后,奶奶、大姑、二姑、大妈相继去世,父亲的缺席让这些葬礼看起来凌乱而孤独。我听到亲戚在叹气,说要是他在就好了,一切都由我爸管。好人不在人世的消息已经被村里的邻居叹息告知很久了,但是没有父亲的村庄总是让我感到无边的空虚。

无论是离开村子还是回到村子,父亲的生动记忆总是被拾起。记得那一年,女儿带男朋友回家,爸爸很开心。商量结婚,按照礼仪,应该是男方父母去女方家串门。而他的父母说,他们的大儿媳妇在去门口之前就已经结婚了。现在,小儿子不能打破规矩去伤大儿媳的心。我气得大哭起来,发誓不进这个家。父亲爽朗地笑着说:“他不来我家,我就去他家。”。我说,哪有天天把女儿送到门口的,实在是太没身份了。我父亲愿意为女儿的幸福而弯腰。

一天晚上,父亲真的来了。他和准公婆聊了一晚上,说女儿脾气不好,女儿的刀比她的心还多……第二天早上,他兴致勃勃地回去了。一直兴高采烈的准公婆对父亲赞不绝口,现在经常挂在嘴边,一次又一次的惋惜。

当一切都变成遗憾的时候,我也慢慢走在衰老的征途上。我用父亲教我的东西来管理婚姻生活,其实受益匪浅。在了解了生活的真谛之后,我依然保持着热爱生活的态度。我认为这种生活质量是父亲给我的接力棒。我想一路不慌不忙,不忘欣赏路边的风景,不计较太多的得失。虽然经常被生活的琐碎难倒,被莫名的悲伤侵袭,但一颗真诚的心依然温暖。

有时候,就像极高海拔的沸点,情感总是在温柔的触动间爆发。在一次不经意的交谈中,在一个熟悉的场景中,甚至只是一顶相似的帽子或一根长茎的中国烟斗,我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当痛苦和痛苦被时间缝合在一起,悲伤只是普通的悲伤,思绪变成了平淡的思绪。父亲仿佛用自己的生命给女儿一种启迪,让我早早明白了生命的真谛。我没那么纠结是非对错,也不会专注于金钱。要明白,所有无私的爱都与灵魂的宽宏大量有关,所有善待他人的行为都体现了心灵的宽广。

父亲的正直、善良、爽朗、热情、达观、向上……我一一阅读和学习。我一直走在父亲指引的路上,不敢懈怠,不肯放手。我想如果我父亲在这里,他会希望看到他女儿今天的样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