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不浓不淡地飘着 没有雨只有风和几许落叶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六月八日下午五点整。天空一副要下雨却不下的样子,深云浅云交叠着,变来变去,风吹着槐树叶子哗啦啦地响,我忽然发现地面上有黄叶落下,在青灰的砖地上分外刺眼。这只是初夏,还没到仲夏啊,为何此刻这个世界被蒙了一层秋意?
我到了学校门口,武警、消防、医疗、电力、义工志愿者、各种宣传队……严阵以待,彰显着各自的敬业精神。而门口的家长却堆成了云,黑压压一片,仿佛要用意念把大门推倒。门卫不让进,正是验卷时间,我就和家长们一起等待。可我却在他们中间呆不下去了,那执着眼神发射出的锋利光芒,那浑身上下燃烧着的炙热火焰……家有考生的家长就是大无畏的圣斗士,这么多圣斗士聚在一起,能量场不爆棚才怪!我躲到一隅,才似乎透过气来,呼吸顺畅了,静静等待着。
我拿出手机聊天,这几天的话题圈子,大多和高考相关。一个好朋友在聊天中说,为了等待在外地高考、深夜两点才到家的女儿,打算做很多好吃的,他还准备了一捧惊喜花束。那花束由白玫瑰、香槟玫瑰和太阳花组成,共二十二朵,代表祝你未来好运。原来考生家长不只是圣斗士,还是浪漫达人。

五点二十分整。门卫打开了大门,战士们蜂拥而入,我差点被挤倒,只感到一股股热浪在我身边不断翻滚过去,他们仿佛是把一根根橡皮筋绾结在各自孩子身上了,由于拉扯到了最大限度,此刻便飞弹一般,径直驱向高三教学楼。我遇到了一个熟人,她也是来接孩子的,我无趣地问到,孩子考得还不错吧?她沁了汗珠的脸上有一丝羞涩,笑着说,孩子就那样,总算考完了,考完就好了。说到孩子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神里的宠溺和心疼。昨天平泉考生跳楼了,不想高考的孩子,却被逼着高考三次,抑郁压力最后造成千古恨。是啊,高考可以决定很多,但却不可以决定人的生命。此刻,看到她满溢的母爱,我莫名觉得欣慰。
杏树叶子兀自繁茂着,高考对联也自醒目着。来到班里,孩子们都在,还穿着“高考必胜”的红色T恤。讲台上堆放着各种水果,孩子们在唱歌,泪眼婆娑。黑板上写着:“全体同学因毕业需请假,归期未定,请批准!班主任意见……”高大魁梧的年轻班主任,眼角湿润,神色感伤,写下大大的三个字:“不同意!”
之后是一段插曲。男孩儿向女孩儿表达了一年来的心事,一个创可贴,一声问候,一段留言……男孩儿说,一年来,他为了她努力学习,无论怎样,这就是他的青春。女孩儿拒绝,男孩儿哭了。宛如风吹一棵树,风充满热切希望地摇曳,树却偏偏不动,只淡然地向着阳光生长。同学们一边收拾书桌,一边注视着这一切。是啊,这就是他们的中学时代,即将结束的一段花季雨季。我拍拍男孩儿的肩膀,告诉他,有勇气倾诉也是一种成功,未来还有很多选项,人生没有设限。男孩儿点点头,尽管目光还有一丝惶惑,但我相信他会让自己内心更强大,生命更精彩的。同时祝福那个意志坚定的女孩儿,带着世界美好的善意,去更广阔的天空下绽放自己!

六点十分。我去了另一个班。班里就剩下三四个人,一个大男生在低泣,年轻帅气的班主任在安慰他。我问怎么了,班主任说,这孩子太性情,舍不得离开大家。那个男生是个体育生,没想到感情细腻起来挡不住。他看到我,便拥抱了我,抽泣着,感慨地说,我的读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我说,在大学里还可以继续读书啊。他说,那不一样。我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不再说什么。
是的,那不一样。正如人们说的:“他们以为自己离开的是地狱,其实他们离开的是天堂。结束高考,以为人生就此可以松一口气,可慢慢才发现,生活的‘考题’,哪一道都比高考难。”在这一刻,他们忽然明白了中学时代是多么珍贵,也许他们早就明白了,所以才那样任性,冲突,顽皮,多变。就像我曾经害怕青春逝去一样,那时候写心灵日记,煲暧昧鸡汤,流真诚的矫情泪,故意多事刷存在感……即便是现在,也不断狗尾续貂,抓住早已不青春的尾巴,干些证明自己不老的幼稚事。他们该是断奶的时候了。抑或包括我。

六点半,我回到办公室。看着同事们空灵得反光的桌面,想收拾掉我那些教学参考书、教案和卷子,桌上桌下像几个小山丘。下半年教哪个年级,还是未知数,辞旧迎新,收拾了吧。我的性格就是太恋旧,喜欢纠缠于过去的细节,没有学会真正的断舍离。拿起一本成绩册,想扔掉,却看到了我们班学生的名字,他们不优秀,排名很靠后,可是……算了,七点就清场了,时间不够,下次再收拾吧,我忽然有些气馁,找了一个说服力很强的理由,走出了办公室。
教室里,走廊里,楼道里,躺着课本、各种资料、各种模拟考卷……一片狼藉。躺下了,被人们踩在脚下,弃之如履,不再被珍视,失去了被赋予的价值,它们本来是有生命的,那些文字和符号就像是一个个来自命运的启示,左右着孩子们的大脑和前途。只是,此刻,它们也被断奶了。一会儿会有人把它们清理走,卖到垃圾站,回到原点,重新来过。
我在教学楼门口站着,不时有认识不认识的学生和我打招呼。夕阳没入丛林,晚风悄悄吹起。家长,学生,老师……每个人都行色匆匆,高考的疲惫,离别的愁情,都被这拥挤的时光变淡了,七点必须离校,他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断奶期。眼下,还有十几分钟。我忽然觉得学校这样规定,是对孩子们最后的守护,让他们学会迅速断舍离,不去沉陷于无妄的牵连纠葛。此刻离开,明天再来,已经不是哭哭啼啼的中学生,而是准备投入崭新大学生活真正的青年了。

七点整。教学楼里只剩下几个收拾书籍纸张的人了。我们班黑板上,班主任的“不同意”三个字,赫然又静默。我知道,很多班都写着“同意”。同意,是爱的放飞;不同意,是爱的牵挂。断舍离的是,往事的牵绊和纠结,不离不弃的是,那份喜忧与共的记忆与情义。
即便在夏季,也会有与母体分离的落叶。即便真情告白没有可见的成功,也会在对方心里埋下温暖的种子。回家吧,孩子们,家里有可口的饭菜等着你们,或许还有二十二朵玫瑰花馨香你的整个房间。
我走到学校门口,那里也空灵得发光。邀请诗友一起在大街上走走,云,不浓不淡地飘着,没有雨,只有风和几许落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