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的端午节又一次想起你我的妈妈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想念,是隔了时间的久久远远,从现在以至未来望向过去的揪扯不断的目光。
想念,是隔了空间的宽宽阔阔,从我这里走到你那里总也走不到的绵长无终点的小路。
想念,是独处时候想和你说说话,不管你听与不听。
想念,是繁华处想拉着你看热闹,不管你愿不愿意。
想念,是每逢佳节倍思亲,你入梦中,我不愿醒。
想念,是又到端午,艾粽飘香,我采摘了艾草,包了香粽,却没有你。
又一年的端午节,又一次想起你,我的妈妈。

端午,在母亲的生活里是极其重大的节日。端午,在端午之前就开始了。
妈妈会在端午前夕,趁着清早天气凉爽,采一把把的艾叶,分开了给我和姐姐,叮嘱我们,用艾叶泡水,洒在床垫子下面,家具缝隙里,甚至还要擦一擦衣柜碗柜,说艾草的味儿可以驱虫,家里就不会有那些虫虫牛牛啦;还有一些要挂在门头上,窗棂上,夏天不进蚊子,免得咬了孩子们的小嫩肉。
端午最盛大的活动应该是包粽子。
端午前一个星期,准备工作就有条不紊地开始了。
妈妈要亲自到街市上选择中意的糯米,圆颗的饱满,长粒的均匀;红枣或者蜜枣,剥开能看见由于糖分充足拉起的糖丝。
我们这里的粽叶用的是苇叶,妈妈会到方圆十来里左右的田野村庄里转悠,发现她满意的又阔又长的苇叶,央浼主人家允许她进地去摘。拿回来的苇叶几乎一般般长宽,开水里一焯,凉水里一泡,绿色的叶子更加鲜嫩,泡叶子的水变成清亮亮的淡绿,连泡叶子的水盆都映着一层鲜绿,苇叶的清香飘了满屋子。
绑粽子的一定要马莲草叶,这个是很讲究的。马莲草在北方的田野里非常普遍,耐盐碱,根系发达,5.6月份开漂亮的蓝紫色花朵,它的叶子碧绿修长而且柔韧,是做绑绳的绝佳材料,也要和苇叶一样水里焯了,冷水里浸泡。
端午前一两天,妈妈就开始包粽子了。浸泡了一夜的糯米滚圆饱满,晶莹白润,苇叶舒展嫩绿。妈妈把苇叶拿在手里,斜着一折,就有一个三角形的窝窝,抓一小把糯米,放一两颗红枣,再盖上一点糯米,三折两包就是一个三角或四角的粽子,然后熟练地拿起一根马莲叶,用牙齿批开,粽子上三绕两缠,打个活结。得,一个粽子包好了。
其实,这每一道工序都是窍门的。粽叶必须用水焯过,否则没有韧性,也出不了那种清香味儿;泡糯米的时间心中有数,放到苇叶里的量也不能太多,多了煮熟的粽子发硬,口感不好;枣也不是多多益善,一个就好,多了太甜,我们不喜欢,而且后来妈妈多用蜜枣,没有加工过的红枣有皮,吃的时候嘴里总有渣渣;即使是绑马莲,妈妈也会把它绑的特别好看,从三角形的三边中央聚到整个三角形的中心,愣是把三角形来了给平分。生活里充满了智慧,只是我们习以为常,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罢了。

妈妈的粽子有三角形的,四棱棒的,前者几乎就是一个正三角形,平平稳稳的;后者长着四个角,腰部缠着马莲叶绑绳,活像一个小怪兽,憨态可掬。妈妈本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干活利落,这粽子当然会包的漂亮。
端午节多是好天气,盛夏未至,天气还不是特别热,阴凉里还有一些让人舒爽的凉气儿。院子里满眼是绿色,鲜嫩嫩的耀眼,花儿刚刚开,满枝的花骨朵。妈妈身边的粽子越摞越高,码的整整齐齐,一层层往高,一圈圈向里,像一朵硕大的花儿。
蒸粽子是个耐心活,时间长。要在锅底垫一个笼镜,否则垫底的粽子会糊锅,然后把粽子一层层整整齐齐码在锅里,这时候又看见妈妈做事的讲究了,粽子一圈圈码起来,向着同一个方向,密密层层的,工艺品一样。快到锅沿的时候,在上边压一块石头,为的是是是粽子瓷实,然后加水,开烧。
粽子还没熟,满院子的香味儿,苇叶、马莲的的青草香,糯米的甜腻香,红枣、蜜枣的香混合在一起,谁闻到都要咽口水。
出锅的粽子不要急着吃,粽子凉吃更有味,要在凉水里泡过才好。妈妈包的粽子,甜而不腻,软糯滑口,第一锅是不够我们抢的,哪个不得吃个三个五个。在端午前两三天,我们就解了馋,饱饱地吃了几顿粽子。
隆重的端午,对妈妈来说,绝不是给自己的女儿包一锅粽子解馋。节日,是亲人连接的纽带,是淳朴人情的友好往来。
端午那天,妈妈一定会起个大早,在中午之前煮好一锅粽子,然后一包包分好了。妈妈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每家一份;妈妈还有一个姑表妹妹,不能少了她的;大姑小姑得有,他们家的孩子们也有;妈妈跳舞玩麻将的老姐妹们一人一份;常给妈妈看病的二女儿的同学一份,照顾大女婿的领导也有一份……不知道妈妈心里装下了多少人。一锅粽子变成一个个小袋子,挤挤挨挨摆了一桌子,妈妈一定会在中午之前把这些送给她要送的人。
我和姐姐很不解,劝妈妈不要做这费力费时的事,妈妈从来不理我俩,兀自包着、分着她的粽子,交代我俩给送出去,和我们说着送粽子时对方赞叹的话,仿佛只有我俩的话没有入了她的耳一样。
其实,于妈妈而言,劳累和费事都不算什么,她只想用自己的劳动表达对别人的一点点的爱和感激,她喜欢看我们吃粽子的馋相,喜欢看别人接过她的粽子的时候脸上的欣喜。
端午节又到了,是妈妈去世后的第二个端午。没有洒遍全家角角落落的艾草,也没有吃不完的粽子。
读书时,过端午,和同宿舍的伙伴们说起端午,有的说艾代表着爱,他们那里在端午那天的清早,父母会把艾草放在女儿枕畔,说女孩子长大了有人爱。当时觉得她们的习俗美好而浪漫,现在,人到中年,浪漫走远了,爱是真的。
母亲的艾草,母亲的粽子,母亲的爱与牵挂,都不在了。我想念母亲。

想念,是过去的点点滴滴重现,彼时的不经意不看重都是今天的最渴望最珍贵。
想念,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熟悉,定睛看时眼前虚空无一物举手无着落,禁不住的泪流如雨。
想念,是眼见艾叶青,懒得伸手采;鼻嗅粽飘香,食之无滋味;端午,不过是寻常别家的日子。
想念,盼你今夜入梦你却偏偏不来,来时未言几句梦又早早醒。
想念,是风影帘动时,月色皎洁,世界一片寂寂,郁结心事无处诉的痛。
想念,是又到端午,艾粽飘香,我洒了艾蒿水,吃完香粽子,你绝不会来。
又一年的端午节,又一次想起你,我的妈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