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脖子上的红围巾在风中飘着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下午二点半要参加市里的一个培训会,我害怕堵车,没有开车,更担心找不到停车位。正好我家楼下16路公交正好直达培训地点,公交车慢,我怕误点,一点半就从家出发了。公交车哐哐当当地行进在马路上,像一位没睡好午觉的人没精打采的,缺乏生机和活力。

公交车遇站停靠,一路走走停停,站点的人上上下下,进进出出,车厢像魔术师的一个道具,变幻着,安排着不同进出的人。

我戴着耳机,眯眼靠在座椅上,听着司汤达的《红与黑》。公交到达九墩塘时,上了一群老太太,前面的收费读卡机一下子叫个不停∶敬老卡,敬老卡,敬老卡……机器语音总共提醒了六次。我取下耳机,睁眼一看,上了六位衣着朴素的老太太,脖子上都围着大红的围脖,像是去参加什么活动。她们手中都拎着一个不大的布包,其中有一位腿脚有点残疾,头发花白,发际线靠后,扎着一个和她年龄不相称的马尾,但人显得很精神。

由于离上班、上学时间还早,车内的空位较多。老太太们都相互照顾着找到了各自的座位。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先开口了∶"我们这么多人都用敬老卡,不交钱,我看司机肯定不高兴了,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又不用司机掏钱。还是新时代好啊!现在我们不愁吃穿,每月到时候(银行)卡里就打钱,就是儿子也做不到着么准时啊!"扎马尾的老太太说。

"是啊!我们国家现在强大了,有钱了。昨晚看电视,你看那日本鬼子祸害了多少中国人,还不是因为那时国家穷,它才欺负你!他们怎么那么坏呢!"我后面的一位说,语气中带着点激动。

"日本人现在不坏了,素质高着呢。"我旁边的说,语气中带着谨慎的反驳。
"那还不是因为我们国家强大了,他们想坏也不敢了。就连美国现在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我们对着干,它和日本鬼子一个出里子,一个出面子,戳戳捣捣,搞点小动作。"我后面的那位说,看样子她很关心时事。

"你刚才到银行干嘛?"前面的一位问扎马尾的老太太,她似乎对国家大事不感兴趣,有意叉开了话题。

"我去银行看养老金是否到了,银行说我们金安区还有几天就到,我现在每月养老金有一千多,残疾补贴每月六十。我现在很自由,想到哪就到哪。"扎马尾的老太太说,一副满意的表情。

"我当时买养老保险的钱还是向我姐借的,我向她借了四万,我姐不放心,怕我给人骗了去搞什么投资。她亲自带我去买的养老保险,办好手续之后,我就把那银行卡放在我姐那里,让她放心。"扎马尾老太太接着说。

"看来你姐对你不错唉。"我旁边的插上话。
"是啊!她是我亲姐,一家人都是公务员,经济比我好。去年我还她四万块钱,给了她两千的利息,她硬是不要,我说不要行,那我们就绝交。她只好收下,可年底她给我买了两件好衣服。"马尾老太太滔滔地说着,脸上露出温暖的微笑。车内的人都在听,一个人还坐过了一站。

"还是兄弟姐妹多好啊,有困难相互能有个帮衬。现在孩子少,以后父母不在了,自己老了,连找个说话的(兄弟姐妹)也没有。"她的一位同伴说。

"我兄弟姐妹五人,我弟听说我借钱的事就对我说怎么不向他借,我也就是一听,他‘妻管严’在家做不了主。我妹也说她们一人给我一万就不要借了。她是穷大方,自己还在外打工,哪有钱。"马尾老太太说。

"但你兄妹的话听着暖心啊!"我旁边的说。
"那是!谁让我是一个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现在每月能领一千多元的养老金,我姐的恩情我要记一辈子呢。"马尾老太太自豪地说。

"我们单位一些人当时没有买养老保险,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看来我还是有点眼光的。"马尾老太太说时,洋溢着一脸的幸福

"那你加上退休工资在一起,应该有近三千吧?"旁边一直没搭腔的同伴说。
"哪有退休工资。我们厂倒闭后,我们嘛也没有,为这事,我们跑到的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又哭又闹,差点掀了他的桌子。他对我们说只要你们单位曾经帮你们交了一个月的退休金,其余的政府给你们补齐。领导的话都说到这份上,我们也无话可说。可我们单位的领导根本没为我们考虑过,没为我们买过养老金,真是个王——八——蛋。"马尾老太太把最后三个字拉得很长,像是往地上重重地啐了三口唾沫一样,一副爱憎分明的样子。

就这样一路听她们谈着,不知不觉过了十几站,我也快到了培训地点。一群老太太有说有笑地在滨河公园7+1下了车,车厢里空气好像一下子稀薄了许多。

刮风了,她们脖子上的红围巾在风中飘着,给阴冷的天气增添了暖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