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每片绿就是我心中燃起的绿色火苗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离开农村已近三十年了,但每每想起田间那绿油油的秧苗总让我陶醉和沉思。

六岁左右时,我依稀记得,那时还是大生产队,农村还没有施行包产到户,春天的料峭寒风还在呼呼啦啦地吹,老人们还坐在靠在自家墙角火桶上,避风晒着太阳。也许是那时农村家家户户缺粮的缘故吧,村子前池塘下的一溜水田早早就犁过了,准备提前栽上秧苗。

在村子西边竹园下的一块空地上,村里人搭起了一个棚子,用厚实的白色塑料薄膜蒙着,再用稻草编的袋子盖得严严实实,热腾腾的雾汽从棚子的四周溢出来,像家里蒸馒头一样。棚子里有一排排架子,架子上整齐地摆放着框子,框子里铺着一层草,草上再洒一层沙子,沙子上洒满了稻种。

棚子的拐角处有一口大锅,有人整天烧水,给棚子里加温,棚子里蒸汽弥漫,湿度很大。大人们一遍遍地给稻种洒水,不几天,稻种就冒出白乎乎的芽子,再隔几天,就全变成青乎乎的秧苗来。这就是"蒸汽育秧",据说这还是当时一个准备推广的新技术。

待秧苗长出一奓多长后,村民们就把它们移栽到田里,由于栽得过早,温室里育出的秧苗又太嫩,苗子禁不住寒风和凉水,栽下去不久就死了。村民们站在田边,叹息着,没有人为这违背规律的事埋单,他们只得重新泡上稻种在田里育苗。

包产到户后,育秧苗就是每个农户自家的事了。清明节之后,当金黄的油菜花催生出嫩绿的豆荚,粉红的桃花逐水而去,艾蒿蓬勃起苔,春笋破土挂着露珠,香椿从枝丫孽出紫红的芽子,柳树吐出鹅黄的嫩头,毛叶胀起白白的腹部……这时,家家都要做秧田了。

我大就让我姐夫犁出一小块田,切去田边的老埂,用烂软的新泥重新镶上,铲去四周的杂草,先用木耙把田平整,再用铁锹挖出几道浅沟,把平整好的田分割出几块,然后放上水没过泥浸泡着。

不几天,秧田里浑浊的水逐渐变清,田螺从泥里钻出来,露出两只角的头,背着自己的小房子,悠闲地在水田里耕耘着,寻找绿色的希望,留下曲折、蜿蜒的路径。黄鳝也从软泥里打出小孔,露出带着斑纹、光滑的头,享受着暖暖的染满绿色春光,吐着泡沫。

犁过的水田用水泡着,绿茵茵的小鹅草从水中探出头来,水锈像汽油一样漾在水面,不时从水下的泥土里冒出一、两个水泡。饥饿的白鹭从栖息的树上飞过来,优雅袅娜地落在水田里觅食,那长长的秀颈矜持着,优美而带着曲线,红润而骨感的长腿,洁白而有光泽的羽毛,阳光把它的影子摇曳在水中,美得连它自己都惊叹,在清水中驻足。山中的野鸡一阵惊叫,白鹭便成对跃起,宽大的翅膀在空中划着弧线,飞向茂密的绿树丛中。

我大从池塘里捞出湿漉漉的蛇皮袋,解开袋口,里面的稻子被泡得鼓胀起来,稻粒的一端冒出了两条白白的根,我大把发芽的稻子倒进大盆里,放在阳光下晒去一些水分,然后把稻壳干爽的种子均匀地洒在平整的秧田里。田里的水放了一些,露出软淖的泥,种子陷在淖泥里,容易扎根而不至于漂在水上。

随后,我大在秧田的四周插上几根木棍,木棍上挂着破衣服,上面顶着一个发黑的破草帽,用绳子系牢,微风吹起,衣服摆动,吓得麻雀不敢停留。有时,我大也在田边插上稻草人,但不几天,稻草人的头上落满了鸟屎,看来,鸟也不是好胡弄的。其实,人们所做的这些,都是呵护田里的稻种发芽,长出绿的希望。

以后每天早晚,我大总徘徊在秧苗的田埂边,晚上放一些水进去,没过种子,不能太多,否则种子会漂起来。早上再把淹没稻种的水放去一些,让发芽的种子裸露在阳光下,暖阳烘得秧苗一天变个样,之前淖泥中的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都变成了株株饱受自然雨露恩泽的小苗。天暖起来了,和煦的春风下,秧苗像受了拔苗助长似的,把水田秀满了绿意和生机。

布谷鸟叫了的时候,就是栽秧的时候了。人们就把这些秧苗移栽到田里,刚栽下的苗子东倒西歪,远望田里,有浅浅的绿意,不到两周,田里像铺上了绿色的毯子,秧苗的叶子在春风中摇动着,欢快地向着阳光的方向生长。由一粒粒的种子长成一株株的稻子,它们不仅仅代表植物自身的生命,更代表着农民心中的希望。

那时农村种双季稻,夏季的秧田要比春季好做,只要把田平整好,洒上稻种就可以了,但那时农村的麻雀特别多,它们都藏在树上或竹林间,虎视眈眈地觊觎着田里洒下的种子,一阵几百只麻雀飞来,雨点般密集地落下,不等人来,又忽地云一般飘去。稻草人或其他东西麻雀已经习惯了,家中大人只好让孩子们坐在田埂边看着麻雀。说到这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傍晚时分,麻雀最多,可能麻雀也想吃饱晚上好睡觉吧?我坐在田东头的土台子上看着书,外甥从我身后出其不意地骑到我背上,我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我们两个滚到了秧田里,全身是泥,我们坐在泥里,恍惚了一会,便爬起来,跑到塘里洗了个澡,头发都糊上了泥。我大又把那块田抹平,心疼了好一阵子。

晚上,我洗澡后找我的凉鞋,怎么也找不到,后来还是我妈说可能陷在泥土没有拿出来,我想起来了,当时太慌张,把鞋子丢在了泥里。第二天一早,我大果然在泥里摸到了那双鞋,笑着白了我一眼,说∶"你比麻雀损害还要大!"之后,秧田那块果然少了一块绿,可能它们自此就长在我心里了。

农民们春天在田里培育秧苗,等待发芽和成长,直至结出金灿灿的稻穗。绿色代表着生机、活力和希望,那培育秧苗的过程其实就是农民们在自己的心中培育希望,收获希望的过程,当然这过程伴随着汗水的付出,劳动的艰辛,灾害后的无奈和收获的喜悦。每一种收获都是从培育绿色的希望开始。

离开农村多年,故乡的每片绿就是我心中燃起的绿色火苗。一些情怀,只能无言,放逐岁月,记忆中的绿色才会愈加清晰,那是故乡希望的影子在心头萦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