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的折磨让她像蜡烛一样油尽灯枯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最怕干燥的秋天和冬天,感觉空气中都充满着静电,我身上的静电特别多,以致在这样的季节,我到哪都缩手缩脚,不敢碰金属的东西

前几日,我坐出租外出有事,那车的坐垫是化纤的,我穿着冲锋衣靠着座椅,可能车子的晃动以及身体的活动和化纤的坐垫产生了摩擦,下车,我手关车门时,手接触金属车门的一刹那,"啪"的一声,手被静电甩开,司机问我怎么了,我说静电打的,司机低头一笑,"真有那么大能量的电?"他扔下这句表示怀疑的话,启动车子,卷起一阵风,留下无痕的车辙,然后疾驰而去。我在风中木然摩挲着被电击的手指,很是委屈。

我回到,脱下外套,准备放水去洗衣服,手一接触水龙头,又是"啪"的一下,还冒出火星,打地我后退了几步。今年秋季已有两个多月没正式下雨了,我感觉到处都是静电,内心惶恐不安,到哪伸手都小心翼翼,像小偷一样,夫人有时还笑我太夸张。

昨晚,我从学校回来,脱下外套准备洗澡,她让我把桌子上的袖珍红宝书——《中国共产党章程》递给她去背,我俩手一接触时,她被"电"到了,她的手猛地一抽,"啊"地叫了一声,我也看到了火花。这次她真的信了,我有电。我笑着说∶"人到中年,和她能擦出"火花",实在不易,也需珍惜。"

怎么办呢?我想到我妈以前也这样,她有时拿起锅铲,也被电打一下。最后她在家总准备一块很潮湿毛巾,在碰金属物之前,先把手在湿毛巾上搓搓,把身上的静电通过湿毛巾放掉。我现在也这样做,效果不错。

我害怕干燥的秋天和冬天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一到这个季节,皮肤瘙痒。俗话说∶抓起来,痒起来;说起来,想起来。这话我深有体会。晚上我一上床,开始没在意,就在腿上的痒处随便挠一下,然后越挠越痒,痒的范围也越来越大,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挠,最后挠得皮肤出血,还不能刹住痒,用手指掐,心像悬空了一样,不踏实。我夫人还笑话我像农村老母鸡翻窝一样,搞得她也心烦意乱,不能入睡。

其实,这也不是皮肤病,就是天气干燥,皮肤干燥和缺乏维生素引起的皮肤瘙痒。这方面,我好像这遗传了我妈的皮肤特点。从我记事起,一到秋冬天,晚上睡觉前,我妈总让我帮她挠后背,她自己卷起裤管挠起大腿。她一会说往左来一下,一会又说往右来一下,最后干脆让我把她整个后背按顺序一块不漏地都挠一下,然后满意地说∶"还是儿子管用,让你大(父亲)挠一会就发火。"

小时候,我帮我妈挠痒时,能感觉到我妈的背部还是厚实而光滑的;后来慢慢地就能感觉她突起的脊椎和一根根肋骨;再后来,我能感觉到弯曲的脊椎,佝偻的后背,松垮垮的皮肤裹着嶙峋的肋骨;在我大学毕业前期,我帮她挠痒,我手摸到的只是一张皮裹着因咳嗽而变形的骨头……生活的艰辛,疾病的折磨,让她像蜡烛一样油尽灯枯。唉!

生活不易,逝者如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