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禧年,我从未走远 |创作者: 驼背老桑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一个

“人们以食物为重”。人的一生其实就是吃饭的一生,一辈子都吃腻了。当他不能再吃东西时,他将失去生命。当人类不吃东西也能生存的时候,人类的一切活动都可能结束。虽然人们总喜欢拿“和”比较,但吃还是第一位的,比穿更重要。你可以少穿衣服,穿更差的衣服。十几年不加衣服吃不起饭。

兵战,草粮先行;为什么路虎的马尖叫着向南走,而不是为了食物?人类面临的大部分致命灾难是“饥荒”。所谓的洪水、干旱和昆虫灾害,包括战争,最终导致饥荒。不要说你不知道的,要说你知道的。1960年,亲身经历过,至今健在的老人们还记得。因为饥饿,人和动物一样,只有一个生存的目的,那就是吃饭;因为饥饿,人们放弃尊严和人格,偷窃、触摸、乞讨;因为饥饿,一个18岁的黄花闺女为了得到半个黑窝,嫁给了一个比她大二十岁的男人;因为饥饿,一类村民绝望而死,死在荒野;因为饥饿,掀起了反抗浪潮,皮波再次崛起。可见,吃和饿是严重的、复杂的、棘手的,它们一直在直接威胁着人们,潜伏在各种矛盾中,从村民和为之忙碌的人们,到费尽心思试图穷尽的帝王。

历史上的盛世都有夸大和粉饰的嫌疑,因为吃饭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我们从简单的吃饭开始,一步一步走向繁荣,因为基本的温饱支撑。

虽然这几年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鸡蛋肉的副食种类也很多,但毕竟不能代替常规。况且农民的手总是很紧,所以不允许奢侈。一日三餐还是白面起主导作用。各种食物都离不开白面。不管怎么吃,本质都是白面。白面给北方人吃,可谓一指屈,带路。白面来自小麦,小麦来自中国北方广袤的土地。每年春天,中国北方的庄稼都是一望无际的鲜绿色小麦。过了一个小满季,天上地下都绽放着小麦的香味,鸟儿的歌声在唱着小麦即将成熟的消息。农民必须面对的问题是年复一年的老式小麦问题。

第一要务是清理麦田,这里叫“割田”有些地方叫“糙田”。

不管是老田还是新田,都要把杂草铲干净,不留根。我们还应该捡起并扔掉所有的石头、砖块、鸡蛋、瓷砖玻璃等。,用高铁锹和低垫子,然后耙和绊,以均匀的厚度像面条。什么时候用,提前第一天晚上拉水,用水瓢小心泼过来。如果太湿,就会变成又薄又软的泥。太干的话不会凝结在一起,也不会有遗漏。一夜之后,土壤和水完全融为一体,第二天早上,他们起床铺了一层薄薄的麦麸,以免被石头弄脏。拉市洛不能用动物。动物的蹄印很深。你不能用拖拉机。拖拉机轮胎会让农场看起来坑坑洼洼的。一定是人拉的,人的力量稳定,不留痕迹。卫诗有大头和小头,大头在外面,小头在里面,朝向中心,这样迂回,节省能源。两个人,走在里面掌握方向,又走在外面跑腿。然而,作为一个农民的弟子,我和哥哥第一次砍农场的时候开了一个玩笑。我尽力护理,结果浑身湿透了。最后,我累得腿一瘸一拐的,像根硬邦邦的棍子。哥哥还抱怨我懒,没有什么真实力。否则,我是如此沉重和尴尬。他累得无法呼吸。他早上没有把田地割好。路过的大叔差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原来我们俩把卫诗的大头放在里面,把小头放在外面!

不在乎,割地不就是转个身吗?不信你试试,但往往有的地方转得多,有的地方转得少,有的地方根本没转。转身,你抑制不住;一转身,你的眼睛就花了;转身,你不能停留在方向上。然而,祖先们不知道他们是哪一代人,也不知道他们是谁,给我们留下了一条愚蠢的路,也留下了一个独特的诡计。他们在石锅后面绑了一撮草,这一撮草在麦麸上轻轻划了一个印章,然后沿着这个印章转了一圈,省力又省力。割过的田就像硬化的正方形一样平坦,找不到鸡蛋,找不到手指状的坑,找不到能漏麦的裂缝。虽然是在地面上,但这样的麦田未来生产出来的小麦将是干净的,鸡蛋也很少。不然打面的时候,会把面捡了很久,打出来的面还是会很别扭,摸不到牙;所以老庄家肌腱在割院子的时候总是很小心,不怕繁琐的麻烦。

我比平时多冲了几次,买镰刀、磨镰刀、草帽、蔬菜、叉子和扫帚耙。在乡镇和县一级的城镇里,在割麦子之前,这些农具在街道两旁出售。早上刚开业的时候,一堆一堆的,到了聚集地,再挑剔的人,都不见了。一些经常做生意的人很有才华。知道农民的钱必须花,他愿意花钱,他不怕花钱。他拉农具、挂面、大米、蔬菜水果、西红柿等。直接去乡村旅行。不用问,生意比平时好很多,赚的钱也比平时好很多。这是一个永恒的商机

外出打工的农民工也陆续回来了。挣钱是小事,全家每年的口粮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些人虽然有工作,但老婆孩子还是靠种地吃饭,自然回来得更快。有些人住在城市,但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仍留在农村。他们还会请两天假,买啤酒和饮料,切肉,然后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农村学校也定期放假/政府官员也加入了进来,坐在电视机前,声称支持小麦收割,这似乎比农民自己更重要。

割麦的背后,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付出了很多努力,影响了很多筋骨。

古语有云,“蚕老了,麦收一天”。小麦还是前天出生的。今天,是动镰刀的时候了。但是,移动镰刀可能并不那么教条。如果你种更多的小麦,你应该提前移动镰刀,当你切它的时候,你们都会钩住你的头。麦田最能感染人。看着别人动镰刀,我的心就像落在鼓上一样,汩汩作响,从一头转到另一头,从西到东悠闲地走着,一天转悠好几次,揉麦穗好几次,但麦穗真的是绿色的,没有踩刹车,又肿又满,甚至满是渣子。回到家,他辛辛苦苦磨了一天的镰刀,锋利无比,刀刃上闪着寒光,手指上了当,比刮刀子还快。过了两天,他还是憋不住:他经常说70%收了,80%丢了。不管怎样,他也动了镰刀。

大人们下地干活时,不忘训斥孩子拿镰刀割麦子。事实上,孩子们的兴趣在飙升,他们的手掌发痒,他们早就拿着镰刀,露出了牙齿。即使你不让他走,他也会走。孩子在前面跑了,到了麦田就开始剪裤子,但是剪的越多越慢。当大人们走到田里回头看时,孩子还在那里闲逛。有时候,当你砍不到两把镰刀时,你会听到孩子“的尖叫”。坏了。你一定割破了手或脚。你在找麻烦。成年人互相抱怨。有红伤的孩子都是自力更生,不但不割,而且还不摘麦子,叫他把水壶拿过去,可他也装作没听见,让他回家做作业,他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大人们懒得理他,对立着头,手里的镰刀舞动着。随着“ ”干净的声音,金色的麦浪被抛入他们的怀抱。

割麦子不怕慢,只怕站着。站了一会儿,人砍了几把镰刀,站了三次两次不站的人就遥遥领先。我不敢休息,休息一下,然后休息一下。我越懒,越贪心。休息一会儿后,我真的想躺下来。磨很多小麦,镰刀是钝的。别担心,停下来休息一下。花点时间把镰刀按在磨石上,磨几下。不要在他面前看他,很快就会赶上他。他没有受苦,不慌不忙地停下来,歇了歇,磨了磨镰刀,很快就赶上来了。焦麦容易切。中午,麦干可以生火。这时,不利的镰刀特别容易和经济。只要把镰刀举起来轻轻一拉,一大块小麦就会掉下来。七十二行是状元。唐大爷是村里公认的顶级小麦收割机,速度快,短茬,不丢麦,铺麦整齐均匀。他在生产队的时候,叔叔割麦子挣的工分最多,比较起来总是第一名,所以当劳模,戴红花。他家每年割麦子主要是按他的,别人把麦子磨捆了,一片地收拾好了,他再割另一片,拉磨之后也割。他的坚韧可能无人能及。当他看到他时,他总是像新月一样弯下腰,一个接一个地下来。别人不知道他要站多少次,但他不会直着腰过来。

平时年轻人看不起老人,走的都是冷眼。老人自己也常说,老了就变成狗了。他们只能边吃边看着门。他们躺在有角落的地方,躲在没有人的地方,以免得罪年轻人。这些天,老人又受欢迎了。他们不能做任何工作,他们也不能做任何工作。老人承担所有家务,刷锅烧灶,七斤八两。不要低估吃饭的时间。割麦子可以多来回割,拉麦子可以多拉一点,磨又会碾过。两三岁的孩子离不开老人。两三岁的孩子就麻烦了,像猴子一样,一会儿也不闲着。它们又抓又爬又滑。当他们打招呼不好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去哪里。这个忙碌的小麦日就像一团火。村里没有闲人。池塘和河沟里有很深的水。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如果孩子有一个好的怎么办。老人最爱人。做完家务后,他们煮鸡蛋,拿馒头。在地里发现了方便面。田野里的人们只是咆哮着吃它们。老人站定之前,史蒂夫说他忘了拿毛巾擦汗,于是老人回去拿。老人刚走到田里,猥琐男说喝完茶要喝,老人回来烧了茶送走了。地里的人很忙,老人也在扭来扭去。但是当你有时间休息一会儿的时候,老人又拿起了小麦,当你对他大喊大叫的时候,他不回答。其实老年人也是老庄稼了,他们不精通什么工作?他拿起镰刀,砍得比他上初中的孙子还快。当年他把田地养得比儿子更安全,扫得比自己得心应手的媳妇更轻更干净,但体力撑不了多久。

有时候麦忙日正赶上端午,老亲戚老的能尽快救活,新亲戚等不及了。即使赶不上端午节,麦忙活日的小伙子也会去姑娘家,因为他知道姑娘家现在需要什么,小伙子带了丰厚的礼物,一早就走了。他不喝一口茶,磨着镰刀,一言不发地倒在地上。这个年轻人的工作真的很好。你砍一楼,他砍二楼,他还在前面。他把小麦车装得像柴垛一样,拉起小麦车呜咽着,像抱小鸡一样轻松地抱着小麦袋。“有志于吃有志气,但不奋斗”我们的庄稼人靠劳动吃饭,小伙子老实肯干,但还是担心女儿将来会挨饿。老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但他就是不说一句话。他的妻子正笑着玩荷包蛋,催促女儿赶紧给小伙子送去。这个年轻人为村民赢得了足够的面子。他的父母很高兴,他的兄弟姐妹们都称赞他,村民们也暗暗喜欢他。她小声对年轻人擦汗。年轻人吃荷包蛋的时候心里有底,她心里也变得踏实有活力。三次五比二之后,每年割麦子总是落到最后一个老人家。今年最早是她第一次剪。很少有人说女婿是半个儿子。其实女婿比儿子更靠谱。

刚和家人分开的那些年,我没有流泪。

生活不是很好,但你的身体是幸福的。小麦只能割一天,第二天,手拿不住镰刀,变得极其娇嫩。好像没有皮质,血肉神经直接暴露。它无论接触到什么都很敏感,即使接触到的物体很柔软,拿着镰刀就像拿着锋利的枣刺和苍耳,一下子就粘到痛点上,疼得你龇牙咧嘴,眨眼睛。我的腰像棍子一样硬,很难弯下腰,但我弓起来,又站起来。我的腰好像断了,身体变成了两截。但是麦子必须要割,于是我用布裹住双手,在膝盖上割,在膝盖上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抬头再看前面,就像大海里无边无际的麦浪,心里一阵恐惧,就不知道要这样割日期。为什么做庄稼汉这么难?我连当庄稼汉的资格都没有。我想着我的心。老婆诧异的看着我:“你在哭吗?”我意识到我的眼里满是泪水,没想到我会哭。

给汽车装上麦克多诺不容易。它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往上提,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往上走。应压一层,左右对称,前后平衡。刹车绑在左右,绳子拉进肉里。我伸长脖子开车轴,我老婆在后面推我屁股,麦田空空如也,车轮压得车辙又深又深,我拖着脚走了八里路,我的心像驴蹄,我看见星星,像快要熄火的机械。休息了几次后,我到达了场地。到了田里,轻轻一摇,整个大车都歪了。我小心翼翼地拉着它,走在薄冰上,妻子还拿着叉子。乡下的路崎岖不平,走着走着就碰到一个小坑洞。只有车闪的时候,不用费多大力气,小麦车就翻了个底朝天。翻面很容易,但是要一个一个打包,所以拉一车小麦要一天。金黄的麦穗和种子掉了一地,让人难受。装第二辆车的时候,左看右看,前后看,都很满意。不过,我怕鬼,怕痒处有虱子,怕翻车。两辆小麦车碰了头,就像开车相见时,一方先停,另一方先过去。对方停了下来。我先过去的。路边是一条小沟。它看起来什么都不像。没想到会这么软。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大车就翻到了沟里。当时是中午,太阳有毒。我又累又渴又饿。没有一点反手的力量,汗珠子一颗接一颗地涌了出来。我蹲在山沟边,像死猪一样看着小麦车,觉得是座山。动起来不容易!懦弱的眼泪自然就来了,一下子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木铲在他自己手里,但他不听命令。东一铲西一铲。这把铲子扔得很远,另一把铲子扔得很近,小麦种子扔得很高时会被刮走。扔得低的麦糠落在麦堆上,搅屁还是浪费。一块地里全是小麦种子和谷壳,所以我们必须把它扫回去,再养一次。我的心才刚刚开始明白,风是大的,是小的。正南风变成了东南风,东南风变成了正东风,麦麸在风中到处旋转。杨洋,风停了,扔个木铲上去,又会有真实再现“大漠孤烟直”。抓起一把小麦种子,年轻和不年轻,没有区别。一颗麦子从下午升到晚上,晚上睡在地里。半夜,当月亮出来时,它在明亮的月光下升起。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它爬了上去,还在上升。整个上午都在涨,但一粒小麦还没有涨。两边相邻的田地,昨天,他们和我一起分田地,跑过田地,爬上田地,举起田地。那天晚上他们把它养起来,把小麦放在蛇皮袋里,那天晚上把它拉回家。第二天一早,他们把麦麸带回家,地里空无一人。他们离开了,匆忙去上班。那我呢。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傻。我从未如此沮丧和怀疑过自己。一点信心在这个时候消失了。无望的泪水在我的眼睛里打了几个圈,最后我忍不住冲了下去,落在一大堆麦子面前,消失了。

那一年,天气格外晴朗,万里无云,阳光明媚。我刚跑过田野,远处出现了一片手掌大小的云。我不在乎,也没人在乎。突然,一阵风吹来,云迅速向这边游去。除此之外,天气一点也没变。谁也没想到,这不起眼的云到了头顶就发出噗噗的响声。我不相信地仔细看着它。原来是一颗圆圆的雨滴珠!赶紧拿起叉子,可是暴雨已经倾盆而下了!你无法预测,你猝不及防,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无助地看着地上的麦田被雨水淋湿,雨水汇集并流向更低的地方。麦秆漂浮着,小麦被冲走了。我不打算玩了,我只是像落汤鸡一样站着,雨人正在肆虐。小麦和以前一样胆小。里面全是泥,搅拌了好几次。后来听说是一种“锅盖雨”,几十岁的人第一次遇到,可能有的人永远都不会遇到。我碰巧遇到了,而且是在磨坊里;黄鼠狼咬病鸭的时候,我不能这样背。越想越生气。我觉得很生气,想哭就不哭了。

以前只信西医,根本不信中医。你看西医多清楚。如果发烧,可以用体温计看;感染了要做细菌培养,它确实存在;贫血,取血样,用显微镜检查。红细胞的血蛋白真的少了;石头长,质地坚硬;偏瘫,血管血栓。当西医在我国不发达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有多少脊髓灰质炎。如果你得了肺炎,你会死于消耗。单纯性阑尾炎、胃穿孔、大出血只能等死。但是中医的阴阳是冷热的,只有用第六感用心才能想通。气虚,能看出来吗?肾虚,你哪里知道?血热,什么手段可以检测出来?气伤肝,恐肾,悲脾,肝胃不和,气滞血瘀,心肾不好。你用什么逻辑来推导它,如何证明它是正确的?原始气血,化腐生肌,清热解毒,血流如注,君臣……四君子、六神丸、八仙长寿、十全大补、玉女汤、石芍散、鸡鸣谢、白虎汤……

然而,在经历了许多麦天之后,我对中医有了根本性的认识和改变,才意识到它是劳动实践的必然产物,才明白它的博大精深的精神。离家很远有一片麦田,早上没割,只剩下一层。为了耽误一楼来回跑麦的工作,我赶紧去割麦。那天特别热,特别闷,结束的时候疼得要命。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变成了温度计,可以测量天气的温度。只要高30度,敏感,我肯定头疼。吃西药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是温度凉了就好了。我想这大概就是中医说的“伤热”。拿起叉子,用前半环挑麦秸。我的左肩酸痛,麻木,疼痛。上吊不舒服,平躺不舒服,任何姿势都不舒服。我真的想把它砍掉。以前,每当听到农民把疼痛形容为“倒血”,我只觉得好笑,想象不出“倒血”是什么样的感觉。现在我个人已经意识到这大概是“伤害力。

老婆饿着肚子从麦田回来,拿了西红柿一个一个吃,然后开始喝凉水。不一会儿就哭了,上吐下泻,还有急性肠胃炎。我需要打针来快速吃药和输液。很好。从那以后,我老婆再也不敢吃西红柿喝凉水了,只能吃两个老习惯。西医怎么解释?中药又要开始使用了。其实很简单。叫“变质食物”。妻子生儿子也是小麦日。我忙得没时间生活,想发脾气。自己吃饭穿衣总比割麦子好。后来我老婆酸痛头晕,吃了很多药,但是看了很多名医也没什么帮助。大家都说这是坐月子造成的“损失”。

面对很多疑难杂症,西医简直是为了钱杀人。我邻居的嫂子又白又胖,但不知怎么的,她只是一天比一天暖和又瘦,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她看了很多西医,说她没病。她确实检查了所有东西。她检查了身体里的一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华姐气得骂我:“我妈要死了,你还在玩游戏!”有人劝她看中医。老中医瘫了,眼瞎,像个瘟神,摸了半天脉。她什么也没说,把药单画得乱七八糟。“ PaPa PaPa ”打了个算盘,才几块钱。它能治病。华大嫂想把药扔掉,可是煎了喝了之后,进步很大,又多得了两个,原来是好的。

华大嫂问老中医她怎么了。老中医说她在弥天洗了个冷水澡。华大嫂的眼睛睁大了。我妈妈,他都看到了。冷水浴导致气滞血瘀,导致经络不通,内脏营养不良,最终导致精疲力尽。嫂子不确定这些荒诞的理由:“你凭什么说我麦天洗冷水澡,为什么不是夏天?”老中医翻着眼皮说:“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几十年的临床实践经验!”花嫂其实早就拿了。割完麦回来,又粘又腻,胡子也粗糙。没吃饭的时候,我舀了一大盆冷水,洗了个冷水澡。那个凉爽的浴缸多舒服啊!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更光滑、更白、更凉爽!谁知道就是这么舒服的冷水澡给她带来了致命的折磨。从此,到了小麦的日子,又脏了,花嫂也没说洗冷水澡,漂亮媳妇成了腌婆。

太罗嗦了,是不是?我自己也觉得够无聊了。谢天谢地,经过十几天的辛苦,我终于把麦子拿回了屋里,堆了一屋子横七竖八的东西,该好好休息了。但如果麦秸垛没有堆起来,小麦忙碌的日子能算是结束吗?没办法。我必须继续努力。

一叉一叉地把麦草叉旺,推到垛上。婴儿床完成后,摇晃一会儿,然后推到婴儿床。所有的麦秆到处张扬,小麦也张扬。最后,它被卷走,装在两个袋子里。克拉玛依用来喂鸡、鸭和鹅。农民不愿意拿现金买水果。未来,他们将使用克拉小麦种植西瓜、苹果和梨;商人不愿意,但什么也不说。他们都知道小麦是从凯拉长出来的,在凯拉被打,他们不是故意掺进去的。

垛里至少要有两个人,一个站在垛上,一个向上扔麦秸。婴儿床需要两个人配合。站在婴儿床上的人听着婴儿床仆人的叫喊。如果婴儿床仆人说接受,婴儿床仆人就会接受。如果婴儿床仆人说在外面玩,婴儿床仆人就会乖乖地在外面玩。婴儿床仆人服从婴儿床仆人的命令。婴儿床仆人说扔在这里,而婴儿床仆人说扔在那里。一开始,两个人各走各的路,一搭一搭的说着闲话。有时候,你说了什么,他应该在半响之后再回答。有时候,本质上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夫妻有很多,最后到来的话题依然是自己的家务和生活。老人不小了,骨头也不如对方,孩子也没有父亲的大力辅佐。女儿的婚姻不是两个人都同意的,而是女儿吃了秤砣,下定了决心;儿子的脑子很好用,但是就是喜欢玩,所以上次考试成绩下降了很多。今年烧窑砖,明年明年就能看到收成。如果好的话,房子明年就要翻了。市场上兔毛还不错。多养些猪。猪的价格下降了,猪已经快可以称重了。有时间就卖掉。这头牛真的很合拍,胃口很好,很胖,工作也很顺利。每年都有一只小牛犊……不知不觉间,麦秸垛就老了,垛里的人围着麦秸垛走来走去,看着它。他们盯着婴儿床里的人喊你为什么要婴儿床,他们的鼻子歪在脖子后面!婴儿床上的人不是水箱。你在对谁大喊大叫?你自己的眼睛在裤裆里!婴儿床下面的人憋着气,就直接扔了,婴儿床上面的人也不示弱,就直接打了。扔了十几下,麦秸垛就起来了。

麦秸垛不是堆的,是修的。用耙子使劲刷,把白白的麦秸全部刷下来,刷不动就用手拽。如果不拖这三把刷子,你几乎会把麦秸拖到桩上。然后又玩,又刷又拽,又是好一会儿,大头、圆腰、小脚的麦秸垛终于在天上了。远远望去,有的像蘑菇,有的像馒头,散落在村子四周。

“麦秸垛大到压死一只老鼠”也没几个人看得起。你知道吗,你会知道,当它到了牛的嘴里,就是冬春必备的口粮;当它消失在隆隆作响的工厂里时,它变成了白纸;当它被放进农民的炉子时,会有无尽的烟雾;当它融入艺术家的笔下,一副经典的田园山水画就诞生了。虽然它们的色彩如此单调,线条如此简洁,却能诉说岁月的沉甸甸的沧桑,展现一个世界的生生不息,守望一种生命的精神状态,真的是炙热而悠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