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星星点起灯子 还有新月弯弯唱起童谣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略显单薄的积雨云,擦过长江上空,悬挂于黄鹤楼头。

没有作声。一场雨水手持夜半,将细密的针脚缝进巴蜀。

空的长街与窄巷,张皇着空的足音;空的江面与灯影,映照着空的黄鹤楼。

空,拿走了一座城的昨日。

一些形神兼备,走失于江水。另一些,模糊于半空。

夜,似睡还醒。

禁城以后,再没有灯盏入眠。挑灯的人,即使闭着眼也无法掩饰哀伤。

或者,为一个人的解禁。或者,为一群人的投禁。

江南江北的雨滴,隔着长江,同气连枝。

春天习惯手谈。断章犹多。

只是雨水,这个续写断章的高手,还无力回天。

孤独,怀抱孤独。人间,别离人间

而时令不孤。或结伴,或前后,泱泱而来。

听说,东湖的梅已开好,黄花涝的小毛茛已打苞。

还听说,存在的人开始静享无常,走失的人也皆获得安详。

真的?这些都是真的!

没有禁锢的城,只有流动的温暖

月光

这皎皎的存在。让我相信:天上,都是干净的。

而人间藏污纳垢,不是现学,是一直都在卖。

关于土拨鼠。关于果子狸。关于血蝙蝠。

之前、之间、之后的一长串省略,都是人类的欲加之罪。

今夜,江水放下涛声,沉默无痕。

上弦月静卧江心。与人间是非,仅隔一个江面的距离

不消对视,已是昭然。

真安静啊!早春的树沉默,花沉默,岸沉默。

上弦月穿行云朵,也穿行江水。无声无息。

又一个人飞去了天国。又一颗星子坠入了江底。无声无息。

他们毗邻月亮,落座。安息。

是啊,毗邻月亮,或左或右都是好位置啊!

只是风。风去了哪里?

是人间的哭声稀了吗?还是没有风,消息只能垂直入土?

给月亮写封信吧,就在今夜。取一滴人间的眼泪作邮戳。

告诉她——

一个人,生是完整的,死亦是完整的。

而一个人的生死在一起,放在这个庚子之春,就破碎了。

安魂曲

雨水时节。多雨。

千里之外,齐鲁腹地。一场春雨落了又落,已是两天两夜。

人间愈加空旷。拥挤的雨滴拉响了小提琴。

一支安魂曲如泣如诉。将拥挤的亡灵,一度、再度。

江湖风起。你是谁?着白色或者蓝色,站在风的中央。

诵玉女经。舞君子剑。一双隐形的翅膀搏击飞沙与走石。

多余的时间付不出生死时速。沉重的肉身仅相抵一缕青烟。

能不能放下?能不能安魂?

在净寺。听,九盏酥油灯在吟唱。

这些无辜的人。囚于一个人的空谷。

没有幽兰。只有念想如流岚,软丝般缠绕,温柔窒息。

无边的恐惧,送他们更快地握手死亡。

卸下肉身,升离尘嚣,一个人的路也可以轻悦。

这么多星星,点起灯子。还有新月弯弯,唱起童谣。

哦,什么时候,天晴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