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是一个姑娘脸白是雪发墨是树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天山是一个姑娘,脸白是雪,发墨是树,眼睛明亮是天池的水。一路上我这样想象。

天山堪称新疆的脊梁,乃新疆的骨气所钟。它呈东西走向,隆起于中部,把新疆一分为二:南疆和北疆。它,南仰望昆仑,北俯视阿尔泰,是南疆的屏障,是北疆的依仗。如果把新疆版图看做一幅巨大画布,天山就是从中间把画布撑起来的横轴。

天山之上有天池,天池里的水,属极阳之阴,明目,去燥,生津,祛邪,有神性。

相传,道教女神西王母住在昆仑山。她很纯洁,很美丽,很善良。中原西周时代,秦穆王坐着八匹马的豪华车子,拜会西王母。西王母在天山之上天池之畔热情招待他,并挽留住了一些时日。之后,穆王恋恋不舍地返回中原。西王母款款相送,依依惜别,情深意切地说:祝君平安,愿君再来!

两千年后,我怀着秦穆王一样的美意来到天山,乘飞机一路横空过崇山峻岭,排场不比穆王有差,不知道能否幸会美丽善良的西王母。

我们正在向天而行,路边的树木笔直向上,排列疏密有致,如仪仗队,在车窗上纷纷退去。盘山公路如飘带从山腰缠绕到山顶,旅游车越走越多。一辆辆如同爬行的虫子,一会儿在脚下出现,一会儿又在头顶出现,仿佛数不清的车辆正在进行着一场追逐赛。年轻司机潇洒地打着方向盘,他的头脑中好像早就植入了固定的驾驶程序,人车高度统一,技术令人称奇。一车人随着车子转折蜿蜒左右摇晃。看车外下方,有幽谷,有树冠,如镜的水面飘渺在远方,不免让人提心吊胆,又感觉刺激和兴奋,如同探险。

生于长于鲁北平原,自幼对山区有一种向往的情结,何况这是天山!好奇心大,心中的承受力自然也大。平时站在一层平房上不敢从容站立,如今辗转腾挪于高山丘壑之上竟也面无惧色。无知者无畏。此刻,我们行走在三四千米的海拔高度上。

空气清脆纯净,如同质地疏朗的玉石,能一块一块切割下来。如果允许下车,就索性深入原始密林中捆上一囷带回家。树木的挺直能感觉出这里自然气候的稳定性,光照、湿度、温度、营养,终年有规律的变化且过渡自然。林间有阳光被割裂成条条块块,带着玉暖的感觉,如水晶巨石随意扔进原始森林之中。鸟儿成群在空中掠过,蓝天白云背景中,像游在水中的鱼。抬头看前方,绿草和黑亮的油漆马路对比分明,无限开张,一直在延伸,延伸,车子像发出的一条时空射线,一往无前。郭小川的诗里说,不到南疆不知道天高地广,北疆又何尝不是无垠广袤。此刻我正在体验。我们拟从北疆上天山。路途中,一会儿山重水复,一会儿又柳暗花明,心扉肝胆随之开合关闭起起落落,心情和兴致随着行进的速度和高度,越调越高。

天池就是西王母的瑶池,掬一捧可做酒吟,灌一壶可祛病灾。天池,眼尚莫能及,心已向往之!

接近天池了,步行融入人流。举目四望,已经是群山戴素,雪域真实地进入视野。据说,遇到雨天时,四面群山会忽然释放出无边无沿、扯地连天的雾团,雾团是飘飞的雪,从四面沉重地合围过来,站在天池侧畔,顷刻间视线被断,如仙境忽至,有隔世之感。此刻天晴日朗,冷气渐劲。天山上的人说,这已经是最好的天气了,不用雇棉大衣。当年,秦穆王来时,不见得天公如此作美。幸甚至哉!我只管打开眼睑和心扉,感受一下纤尘不动,洗涤一下五脏六腑!

路边挺挺的大树都有几百年的岁数,一棵棵不佝不偻,青春勃发,直插云霄。偶尔有山风从上掠过,树冠发出爽朗的哗哗声音。这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露天商场上的那个胖大姐。她也是经常昂头挺胸像一棵大树站在摊位旁,或者大口吃饭,或者高嗓门谈生意,声音和一阵阵的笑,与火辣辣的太阳非常协调地羼在一起。

阳光温煦地照在身上,每个人都神采飞扬。我攥攥手里的瓶装水,说: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大众情人西王母。

爱人揪揪我的胳膊,提醒道:这么神圣的地方,不要乱说话。

天池忽然出现在眼前。三面雪山拱围,只有我们来的这面敞开着,没有雾团围涌。我不知道脚下这条路是秦穆王和西王母诸神走过踏平的,还是后来人开凿的,反正石头铺幔的路面很是平坦。我内心有一种感动的情绪在激荡。和岁以亿计的皓首群山平起平坐,是我无上的荣耀和福气。群山逶迤排列,罗汉般或卧或坐,线条轮廓绵柔开阔,自有仁者之态。

天池大小四望可及。水面平静如镜,近处是翡翠绿色,洁净如玉,远处幽深如黛,沉稳凝重。登上小舟,向对面山坡上一处道观和一处寺庙出发。小船划开水面,破坏了水平面的宁静和整体,弄得我心里浮上一丝惆怅,感觉一匹丝绸被无辜地撕扯开,一个久远的童话被惊扰。但是,这撕开后,却有一股清幽圣洁的气质冒出来,水面波纹如罗绮在细风中抖动,让我由遗憾转而获得一份情志满足,和另一股从水中冒上来的深层次高品质的清净。来前一段时间,我有游泳的习惯,此刻,心头蓦地浮上一种扎入水中畅游的冲动。但是,看着周围群山围观,白雪洁净,天风浩荡,游云卷舒,心中不免对天池升起一份庄严的情愫。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夸张动作,怕冒犯了这份自远古年代流淌过来的安静、圣洁和自在。

船行到中央,我忽发奇想,把这纯洁的池水带回家乡如何?让这一份明净和神圣,长长久久地陪伴着该有多幸福?于是,避开导游的视线,我把手中的瓶装水轻轻倒在脚下,然后悄悄伸出胳膊到水面上,把瓶子插入水中。顿时,一股清凉没过我的手心手背,顷刻顺着胳膊传入心肺,我立刻觉出全身沉浸在高贵和神圣之中,这是对周身的过滤和更新,这是真正的洗礼啊。灵魂在此刻升华,几欲破茧重生!

回乌鲁木齐,我一直装着天池之水的瓶子紧紧握在手中,须臾不离。

离开乌市前一天,我来到胖大姐摊位跟前,表达出想带上点葡萄回家的想法

胖大姐哎呀呀一声,说:我丈夫刚刚从哈密提货回来。明天让他加跑一趟,专门给你鼓捣一箱最好的。天池天气咋样啊?

我说:托你吉言,阳光普照。葡萄,我可以给来回路费。不过我明天上午飞机,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

尽量九点前给你弄来。问题不大。她很自信。二十斤,价格照旧。来回路费不计较了。

这不得赔钱?

也就是不挣钱啊。哪里有赔了的道理?没事,忙去吧!

我付了钱回住处。

次日八点多,我和爱人备齐行礼来找胖大姐。

她正着急地打手机,看见我,哈哈笑,说:好事多磨啊!出了点小差错,九点到不了。你看这事闹的!

我说:我们没时间了。这样吧,甭管早晚,你也别催了,你一催,他着急,别忙中再出差错。葡萄来了,你看着处理吧!权当咱们交个朋友。以后我还会再来的。

胖大姐说:那行,你们走吧!耽误你们事了。快走吧,赶飞机。你留个地址给我,我给你快递去。

我把天池之水放到她案板上,写下地址,匆匆赶往飞机场。

过了检票口,喘口气,才想起来,我在天池采集的水落在胖大姐的摊位上。我急得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埋怨自己太慌张。

回到家刚三天,一份新疆的快递邮包送上门来。葡萄品质上好,多出二斤,有张纸条放在最上边,写着:耽误你很不好意思,给你补二斤。祝你平安,欢迎再来!

拿出晶莹剔透的葡萄,最下面的东西让我欣喜若狂。那瓶落在胖大姐摊位上的天池之水捉迷藏似地躺在下面,静静地如同一个天使平平安安降落到这个世界上,闪烁着神秘的光彩。

八年过去了。现在,这瓶冰清玉洁的天山之水还躺在我家的冰箱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