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金黄色 :作家: 光其军

  • A+
所属分类:搞笑文章

深秋,一派金色渲染了元夜,其他秋色就更不用说了。光是中稻的金黄色就已经很惊艳了,我以为秋天的所有主题都和它有关。在朋友亓航先生的陪同下,我离开喧闹的城市,前往他在袁野深处的农场。而我一踏进去,那大片田野里沉甸甸的金黄色就向我扑来,我被它感染了,几乎窒息,我的心仿佛被滚滚的金黄色呼唤着,让我的脚步停不下来,我不愿停下来。我真的很想拥有这些金色,我真的很想拥有金色的日子,但是秋天一步一步的深入,我抓不住它的裙子。面对金黄色,我所能做的,就是敞开心扉,兴奋地拥抱它,就像遇见一个久违的珍贵朋友。

很多年前,我有过这些,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我在心里刻下了难忘的牙印。那时,我在农村工作。深秋的时候,我会去拜访村里的住户。一路上经常在田野里遇到中稻上的金穗。我觉得它虽然黄得像火,却是大自然写给大地的一章,是大自然画的一幅画,是一张成熟的笑脸。每每看到他们,闻到稻香,就有一种亲切,想到屋顶上的炊烟,想到房间里的稻香,想到餐桌旁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于是我自然而然地离开马路,与他们有了亲密的接触。但是我不是在农村长大的,离在农村长大的人很远。我对土地有着深深的爱,对金黄色有着执着的爱。当我真正站在它金色的时候,当风吹着稻浪的时候,无论如何我都显得有些不真实。我以为,米为我长大,我辜负了你!

时隔多年,虽然我已经远离这些金色多年,但我的心始终挥之不去,无法摆动。站在亓航先生农场广阔的中稻田里,金色的画卷依然在我面前,但它已经改变了许多年,但它仍然是一样的,还有经历过风雨的土地,还有绿黄黄绿的草地,甚至还有和岁月一样漫长的蓝天白云。空气中,从遥远的深处,似乎有一股烟火四溢的味道。我想欣赏烟火的味道,但眼前隆隆作响的矿车可以一下子冲走这些味道。

在这里,稻田连成一片,根本看不到。如果你不小心,你会认为这是一个大领域。其实走进去还是可以看到田埂之间有一条田埂,但是田埂之间的距离很长,金色的稻谷也覆盖在上面。这样做的原因是,亓航先生从农民手中承包了农田后,将农田改造成有利于机械作业的田地,从而节省了时间、精力和成本。所谓科技就是生产力。我也知道,以前的农田都是分包给住户的,家家户户的农田都是用田埂分块的,得在季节里人工操作。那时,田里的田埂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现在这一幕没有了。我们再也看不到人们在田埂上弯腰割米、手捧稻谷的场景了。我们看到的场景是收割机在天空下金色的稻田里快速收割,拖拉机改装的装载机在田埂上来回装载到高速公路上的大卡车上。

而收割机则是一个尤物,车前四把锋利的刀开路,挡住刀的稻谷迅速放下,然后滚进收割机的肚子里。在那里,稻草和大米被立即分开,稻草被立即放入收割机。如果你不想全部保留,按一个按钮,稻草就会被压碎,扔进土壤里,作为肥料田的材料。当收割机的腹部装满时,装载机就会过来,将水稻从收割机的腹部运走。当我来到大卡车前,我看到从收割机上回来的装载机正把满满一车大米倒在一根装有鼓风设备的管子上。一个工人还没卸完货,就熟练地把马达压在卡车上。一瞬间,机器轰鸣起来,大米逐渐被吸入货舱。不一会儿,装载机里所有的米都被吸进了车厢。这个过程,我认准了,要知道人工装卸的人,恐怕不在少数。果然,亓航先生看到我很惊讶,说:“这辆卡车里没有四个人三个小时内完成不了的大米装卸。特别是,几十个人一天割一亩地需要几天。”。起航的话题甚至让我惊讶:太好了!太棒了!

离亓航先生的农场不远,有公路和村庄,但有几栋房子隔着一道山脊与之相连。山脊上杂草丛生。走在上面,看着一旁的金米,不禁觉得这是大自然的产物。一个怎么用,一个怎么不被注意?草丛中也有一些黄色的花,吸引着一些飞舞的蝴蝶和生动的秋天。几栋房子周围都是树,有些叶子是黄色的,这是生命最后的绝唱。这些黄都是大地对自然吟唱的赞歌,都是流淌在大地上的诗歌。稻子的黄色被收割后碾碎成米供人生存,草和叶子的黄色被大地摄进去变成土,等待来年的新绿。我羡慕住在这里的人。出门就能看到这些黄花,抬头就能看到蓝天白云。我真的很想体验这样舒适悠闲的生活!

蓝天白云下流淌的金黄充满诗意。因为到处都有生命之歌,金色的语言萦绕着稻田,黄色的草满地,黄色的叶子满树……。这些黄色代表生命。他们用一生的精力歌唱,世代传神的自然日子,同时唱出对新生活的向往。

我去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蓝天白云就是一幅山水画。只是看到悠闲的白云飘来飘去,像一群可爱的人一样涂抹着天空,装点着天空。还有很多大片的稻田,周围有很多田埂,间隔的房屋和树木就像一幅油画,也很美,让人难以忘怀。在金色的尽头,天空与它相连,就像一条线。天空镶嵌着白云。云层后面,似乎隐藏着树木和房屋。真是一幅充满想象力的超意识流画!

这个季节,这里的金色有一种无法散尽的记忆。我走在金黄色的路上,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得到一些东西。我不仅得到我的心情,也得到我对金黄色的想法。我沉浸在金黄色中,看着现在,想着过去,展望未来。我不小心掉进了这些金色里。也许是没想到,我爱上金黄色的时候,我的姿势和表情竟然是金黄色的一幕。

走在金黄色的路上,你停不下来。我走近一个地方,那里的水稻还没有被收割机收割,但大地已经下沉了几英尺。我走后,收割机来了,一下子收割完了。回去,蓝天白云还在,稻田空空如也。突然,人们发现稻田上方的天空突然高了几英尺。诗人刘念的诗《河西走廊》中应该有这个意象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