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睹了长城、攀爬了长城 却终究没有把自己当成好汉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去北京观望攀爬长城前,内心涌动出千般激动万般豪迈。

然而,长城真陈恒于眼前时,我却异常平静。我只是站定一处,放眼望着那苍苍莽莽的群山,望着群山顶上那蜿蜒的长城,怎么也挪不动脚步。 就那么望着,望着……那一刻,我脑子里没有历史,没有传说,没有先前我知晓的任何与长城相关的信息。我只是久久地矗立凝望,这便是雄关漫道真如铁的长城了!
  初春乍寒,山上除了松柏,缺失了苍翠;偶有杏花初绽,铺展不开活力。群山如黛,层层叠叠,一种宏大的沉默蕴含着某种坚不可摧和难以捉摸。我醒着梦着的长城,我念着想着的长城,就屹立在这群山之上!我仿佛看见将士们铁青着脸,守在那些相隔不远的垛口,有的竖戈,有的荷戟,比剑还锐利的目光迎着烈烈北风。

“秦筑长城比铁牢,蕃戎不敢过临洮。虽然万里连云际,争及尧阶三尺高。”古老的长城,曾经在防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时发挥了重要作用,从秦到汉,到宋元明清,直到现在,长城在汉族人心目中的地位仍无可代替。当兵临城下,雄关万里烽烟四起,一场大战即将开始,场面何等壮观。我小时候听长篇评书《杨家将》,听得入迷,顾不上吃饭。杨家将镇守雁门关,誓死保卫大宋江山,那些栩栩如生的战争场面在单田芳先生的精彩演播下,恍惚如在眼前。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永不停歇。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亲眼目睹的是沉默的山峦,沉默的长城。像一位非凡的老战士,任凭新时代的春风吹动他锈迹斑斑的铁甲钢盔,他古铜色的面庞,深陷的眼窝,目光安详地凝视着这个世界又不时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空洞。
天空晴朗,没有一丝云。沿着长城走向远望,长城上人挨着人,五颜六色的衣裳为青色的长城增添了些许流动的亮色。

我终于举步了。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走,每一步都坚实有力。我觉得爬长城就应该用这样的步子。南城第一楼、第二楼、第三楼之间坡度较缓,我上得还算轻松,同行的友人也不时地与我谈秦始皇、孟姜女,临洮、山海关、嘉峪关、居庸关、水关,明代的政治、长城的重修……可是从第三楼到第四楼之间的距离很长,有一段斜坡没有台阶,很滑,扶着边上的栏杆往上爬仍然累得气喘吁吁。又有一段台阶特别陡,不亚于东岳泰山的十八盘,即便是扶着栏杆也不得不三步一停,两步一歇,一会儿功夫我就汗流浃背。
终于爬到第四楼了!这里不是前三楼那样的方形露天平台,而是跟房子差不多,除了有顶,四遍墙上还都有高高的拱形门。我不懂军事,仅凭一个女性的直觉来判断:在游人所能见到的这几楼中,第四楼具有至关重要的位置和作用。此楼所在的山头较高,有利于观察敌情;处于这一段长城的拐角处,也对侦查有利。一个稚气未脱的青年,张开双臂对着层层山峦拖着长音呼喊:我登上了长城——他把重音放在了“登上”二字,似乎长城在他脚下,他便成了巨人。我则没有丝毫征服感。祖先留下的这道举世闻名的屏障,我们征服得了吗?我们为什么要去征服呢?古代的胡人也有翻越长城的时候,他们当时也是为了体验“征服”的快感吗?如果说有一点,那时的征服也是为了生活,为了一种政治理想。相比之下,今天这些匆匆过客的“征服”除了满足一己私欲,有值得启齿的意义吗?终会被微风吹散的,不留丝毫痕迹。人世间的一切爱恨情仇,终会飘到光阴深处。

还想登北城。因为在南城上我没有看到“好汉石”。又是在第四楼聚集了好多人,休息的,吃东西的,拍照的,赏山岩的……这北四楼比南四楼景色美得多,内容也丰富得多。“好汉石”最“抢手”,他摆出一副中华汉子的坚毅面孔,等待着一位又一位排队的游客站到它旁边,似乎只有这样,它才给前来合影的人壮了胆,才能帮他们撑起灿烂的人生。“长城易到,好汉难为。”到过长城,在“好汉石”前边留了影,就真的成为好汉了吗!
我没有再往上爬,听说八楼有“好汉坡”。我明显地感觉到同行友人体力不支,情绪也不太好。爬到第八楼就真的不留遗憾了吗?我在心里默默地劝自己。我看到那些爬到第八楼又返回的人并不都是心满意足的表情。一对年轻夫妇一人一只胳膊架着他们四五岁的儿子下来了,儿子小脸通红,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前额上,脸上泪痕未干。这种“征服”对一个小孩子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倒是真心希望这个小孩子将来能长成一条堂堂正正的汉子。我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都长成堂堂正正的汉子,有这长城一般铁的臂膀。

回望八达岭长城,吟诵着元朝周伯琦先生的题诗,“崇关天险控幽燕,万叠青山百道泉。绝壁云霞龛佛像,连廛鸡黍聚人烟。”我思绪凝重。我没有见到夏季的满山苍翠,也没有见到秋景的万山红遍,也没有见到“长城内外,惟余莽莽”。然而,我心底却时时升起一种无以言说的神圣。这一点与一般的游山玩水完全不同。
长城长,长城两边是故乡。两千多年来,长城实际上是“隔而未隔”。试想,长城南北政治、文化、商贸等方面的交流何时中断过?胡服骑射,壁画,还有妇孺皆知的昭君出塞,这些都对历史发展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长城本是人为地制造出的屏障,似乎阻隔血腥的战争,但其筑造本身或许就是在战争挑衅,有些东西或许可以暂时是挡得住的,滚滚汹涌的历史进步的大潮是永远挡不住的。人终归是自然的一份子,还是顺应自然得好!

这是三月的最末一天,它在历史长河中远没有一滴水的分量重,但于我个人,却将刻进我生命。这一天,我目睹了长城、攀爬了长城,却终究没有把自己当成好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