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觉得熏烧摊上最好吃的东西就是熏鱼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家乡苏北小城高邮,以鸭蛋闻名。某年,汪曾祺先生回乡,与几位友人游览文游台名胜。盍簪堂脚下,汪曾祺仰望秦观塑像,不胜感慨地说:“风流不见秦淮海,寂寞人间五百年。”身后有人说:“昔有少游,今有汪老。”又有人说:“论名气,秦少游第一,汪老第二。”汪曾祺听后,笑道:“论名气,还是高邮鸭蛋第二,我第三吧。”

  离开家乡三十年,令我难忘的不仅有家乡的鸭蛋,还有家乡的熏烧摊。

  家乡人喜欢将街头巷尾的熟食摊,叫做熏烧摊。

  熏烧摊都有自己固定地点,从不随便挪地方。印象中,老城北门大街那边摊点最多,家家都有自己拿手菜肴,生意特别好。

  把熏烧摊比作小菜馆,一点不过分。无论哪家熏烧摊,都有十多样菜肴,荤素兼顾。除少数几样随季节变化外,熏鱼、猪头肉、牛肚、叉烧(家乡人叫拆烧)、捆蹄、油爆花生米、盐水黄豆、素鸡等等,总是常年不脱。家中来了亲朋好友,不去饭店,也不用做菜,只须到熏烧摊前走一遭,拎回七八样熟食,就能摆一桌。

  以前,熏烧摊都是下午出摊,只做晚饭生意。如今,上午就出摊,中饭生意也做,感觉更加方便。

  小时候,觉得熏烧摊上最好吃的东西就是熏鱼。手指儿大的猫鱼,熏制的油亮亮、香喷喷,连头带刺都酥脆酥脆的。

  父亲年轻时,偶尔也喝点酒,桌上若没有像样的菜,就会去熏烧摊上买几样熟食。其中,必有我们孩子爱吃的熏鱼。熏鱼一上桌,往往不等祖母盛饭,我和弟弟便已拣食近半。

  刚出锅的猪头肉,香气浓郁,最是诱人。相比其它荤菜,猪头肉比较便宜。不过,猪耳朵和口条(猪舌)这两样东西,虽然出自猪头,却不属于猪头肉范畴,它们的身价比猪头肉要高贵许多。

  尽管猪头肉比较便宜,父亲却很少买它,因为祖母认为它是“发物”(容易诱发某些疾病或加重已发疾病的食物),尤其不让我们孩子吃。然而有一种吃法,实在让人无法抗拒,那便是烧饼夹猪头肉。烧饼,须是刚出炉。猪头肉,自然要切成薄片。夹入热饼中的猪头肉,会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卤味香,一口咬下,饼酥肉嫩,便是西安肉夹馍,也要甘拜下风。

  熏烧摊也卖盐水鹅,卖法与其它地方略有不同。鹅身单卖,鹅头、鹅脖不单卖,而是与鹅爪、鹅肠、鹅肝、鹅血混在一起卖,它们有一个专门名称,叫做鹅杂。

  鹅杂,不称重,只认套。一只老鹅,可卖三四个人。一份鹅杂,只卖一人。因为价格平易近人,又别具风味,所以卖得最俏。爱吃鹅杂的人,一般都赶在人家出摊时买,或者提前一天跟摊主预定。

  熏烧摊上最具家乡特色的美味,还是蒲包肉。巴掌大的蒲包,倒出个拳头大的葫芦肉团,快刀削片,瘦红肥白,鲜亮晶莹,无需任何佐料,香嫩可口。

  外祖父生前最爱吃家乡的蒲包肉。老人家每次从淮安来家中小住,必让父亲买此菜下酒。三两只切成一盘,外带一包花生米,翁婿二人便可小酌半日,十分惬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