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同学们只是被“升官”而已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国人理想,或者说人生追求,基本就两个:一是发财,二是做官。尤其做官,梦寐以求。

  国人于做官,有一种特殊情感。想当年,五十五岁的孔老夫子,还带一群弟子周游列国,去推销自己的治国理念,希望能得个一官半职。可惜,诸侯叶公好龙,孔子曲高和寡。直到七十岁,他老人家见求官无望,才死了做官的心思。时下,公务员考试已成国人最热门考试,竞争之残酷远胜高考,名副其实的国考。

  十多年前,我中学时代的一位同学参加国考,并成功跻身公务员行列。事后,同学母亲在街头兴奋地将这消息告诉了我母亲。母亲回家后,神情羡慕地对我说:瞧,你同学都做官了。做公务员,虽不等同做官,但离做官也不远。如今,我这位同学已是一名政府官员。

  年轻时,母亲对我期望很高。所谓期望,就是做官。很遗憾,我让老人家失望了。如今年过五旬,做官已是下辈子事,如果有下辈子话。母亲终于不再对我有期望,她的期望已寄托在正在读大学的孙子身上。但愿将来,母亲的期望能如愿以偿。

  有一年,一帮同学相约来我生活的小城。晚间,我设宴招待众位同学,还特地请来一位同乡师兄作陪。师兄擅长交际,很快便跟我的同学熟识,还跟其中两位互留了电话。这两位同学,一位是某大型集团公司中层干部,一位是某机关领导,都是事业有成者。后来,一位比较敏感的同学跟我说:你师兄也太势利,只要当官的电话,不要我们的电话。

  不是咱师兄势利,而是咱师兄有官崇拜情结。其实,也不只是咱师兄有官崇拜情绪,咱们或多或少都有官崇拜情结。谁不喜欢结交做官的朋友?谁不喜欢跟别人吹吹做官的朋友?即使这些做官的朋友,帮不了咱什么忙,也不能提高咱的身份,可咱就是觉得有面子。

  国人对人生成功的认定,往往以是否做官或做多大官为标尺。做官,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一旦做官,连名字都会被官名替代。不用说在职官员,就是退休官员,他们也都爱听别人称呼自己曾经的职务或官衔。虽说退休了,不掌权了,毕竟还享受着“某某级干部”待遇。如果你人走茶凉直呼其名,人家兴许就不答理你。也不是人家故意摆谱,而是听惯别人叫他“某长”、“某总”,乍一听自己名字,有些反应不过来。

  据说,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来华访问时,并不喜欢人家称他国务卿,而喜欢人家称他博士(基辛格1950年毕业于哈佛大学,1952年获文学硕士、1954年获哲学博士学位)。原来,基辛格认为国务卿只是他暂时的职务,博士才是他永久的身份。显然,我们在身份认定上,与老基有差异。

  去年国庆期间,毕业近三十年的中学同学聚会。站在一大群同学中间,我感觉特自卑:吴同学做了某银行行长,刘同学做了某局局长,张同学则是某企业老总。面对这些优秀同学,心中除了醋溜溜难受,还有悔恨,悔恨自己没努力、努力做官。后来,昔日同桌悄悄告诉我:别听他们瞎吹,吴同学只是一家储蓄所负责人,刘同学在某局就是一科员,张同学不过是某企业的会计。

  原来,同学们只是被“升官”而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