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她的空间永远不会再更新了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国庆长假最后一天,从单位文学社的微信群中看到玫离世的消息,非常震惊,更难以置信。

  玫,刚刚五十一岁。

  在单位文学社的成员中,玫心直口快,与我性情相近,也比较谈得来。我们有一个小圈子,时常聚会,谈文学、谈生活,谈自己感谢兴趣的话题。两个月前,文学社一次活动,玫没有参加,是说身体不舒服。人吃五谷杂粮,小病小痛,也是常有的事,大家都没往别处想。不曾想,玫因为一些变故患上了抑郁症,最终不堪忍受病痛折磨,向死神屈服了。

  认识玫,已有二十多年。最初,玫和我一样,还在检修班组。因为分属不同部门,我们并不相识。之所以相识,源于共同的文学爱好。早年,单位年轻人多,文艺活动异常繁荣,尤以文学社团闻名于行业系统。而今,已是日薄西山。

  前段时间,在单位文学群中看到一张公司文学社团成立20年的年会照片。细细观看,发现当初的会员近半数已退休或调离公司,还在坚持文学创作的,屈指可数。其实,文学这个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大约是一种时尚,或者是一种点缀。至于能将文学爱好当作进身手段的人,那是相当的有情商与智商了。

  我自是一个情商与智商同样低下的人,以为文学只是文学,纯属个人爱好,与名利无关。写了几十年文章,虽没什么成就,却成为一种生活或人生习惯。曾经因为写杂文和小品文,不懂避讳,得罪过一些公司领导,至今被他们和他们的后任看作“异类”和防范对象

  玫竟然认可我,常常在公开或私人场合,夸耀似地说自己是一个“女某某”(某某,本人姓名也)。我有自知之明,虽然清高、自大一些,还不至狂妄和膨胀,既感动,更惊慌,所以总是劝告她:“你一个女同志,不必锋芒毕露,不要跟我学,对你前途不好。少说话,多做事。你还不是党员吧?为什么不打申请向组织靠拢呢?”她听从了我的劝告,写了入党申请,并如愿以偿加入党组织。她曾为此感谢过我,我也觉得很欣慰。

  十多年前,玫从检修班组调入管理部门。一次,玫与我闲聊,跟我说起工作中的烦恼,因为一些人与事,总让她看不惯,并感叹不如在检修班组自在和舒畅。我劝慰她:“有些人,不必理睬;有些事,不必用心。”她听后,笑了:“其实,情况也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既来之,则安之。别人能生存下来,我也能生存下来。”

  玫爱好文学创作,虽不痴迷,却很认真。

  玫以散文见长,文字流畅无华,情感纯朴细腻,时有活泼、俏皮的语言,让人惊奇或莞尔。读过的一本书,经历的一件事,甚至一些人生感悟,她都会一一记下。无论友情、亲情,还是爱情,都能从她的文字中,感受到她的热爱与真诚,一如其人。

  玫非常爱惜自己的文字。四十岁时,玫编印了一本个人文集,特意送给我一本。她跟我说:“一本不算书的书,是自己对过去的纪念和小结。你别笑话我,我可是真心喜欢哟。”我没有笑话她,反而敬佩她的认真态度。我曾答应为她的文集写一点东西,不想十年过去,竟只字未写。如今斯人已逝,唯有深深自责:玫,真的对不起!

  玫去世的第二天,我点开她不再明亮的QQ,读她空间的文章,读得我心痛,读得我泪下。我知道,从今往后,玫的空间永远不会再更新了。

  玫去世的第三天,文学社同仁相约去送别玫。我没有去,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她离世的模样!玫,你若天上有知,请原谅我的无情。

  我至今都无法相信,像她这样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热爱家人、热爱生活的人,竟能放下一切牵挂,狠心而决然地离去!可是,她真的就这样悄然而去。

  玫,你可知道?你的亲人和友人,都在为你心痛,都在思念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