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 还是需要有一点胆量和侠气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汪曾祺在西南联大读书时,师从沈从文。汪曾祺在《自报家门》一文中,非常自信地说:“沈从文很欣赏我,我不但是他的入室弟子,可以说是得意高足。”此言不虚。读过沈从文小说,再读汪曾祺小说,会发现他们的小说很相似,都喜欢描写家乡的风土人情,都喜欢描写社会底层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汪曾祺小说中人物,并不都是锡匠、裁缝、伙计这些社会低层人物,也有像医生、老师和画家等知识分子或艺术家一类社会中间人物。尤其画家,汪曾祺似乎更有一种情有独钟的偏爱。其中,《金冬心》中的金冬心、《鉴赏家》中的季匋民、《岁寒三友》中的靳彝甫,无疑是最为人们所熟悉的三个画家形象。

  还是喜欢《岁寒三友》,这是一篇关于友情的小说。开绒线店的王瘦吾、开炮仗店的陶虎臣和画画的靳彝甫,三个人是一块长大的朋友。画家靳彝甫的手艺,虽是三代家传,毕竟不出名,所以“除了每年端午,他画几十张各式各样的钟馗,挂在巷口如意楼酒馆标价出售,能够有较多的收入,其余的时候,全家都是半饥半饱。”

  靳彝甫有一盒爱若性命的宝贝,就是三块田黄石:“吃不饱的时候,只要把这三块图章拿出来看看,他就觉得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大画家季匋民得知靳彝甫有三块田黄石,亲自上门拜访,把玩半日,爱不择手,开价二百大洋。靳彝甫没有直接回绝,而是说“不到山穷水尽,不能舍此性命”。季匋民不愧大家,买卖没做不成,也没有不高兴,反而饶有兴趣看了靳彝甫祖父、父亲和靳彝甫的画作,还说要帮助他去上海开画展,并叮嘱他,等卖了画,有了钱,一定要做两件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靳彝甫以为季匋民只是随口说说,并未当真。没想到三天后,季匋民竟然送来邀请函,郑重其事请他去上海开画展。于是,靳彝甫便带着画作去上海了。靳彝甫的画展,虽然不算轰动,但也卖出几十张画。不仅报上发了消息,一家画刊还选登他两幅画作。王瘦吾和陶虎臣看到报上的消息,都替他高兴:“彝甫出名了!”画展一结束,靳彝甫便按照季匋民的嘱咐,行万里路去了。

  靳彝甫一去,就是三年。等到靳彝甫回乡时,开绒线店的王瘦吾、开炮仗店的陶虎臣,都因生意不顺先后破产,生活穷困潦倒。靳彝甫听闻两位好友的遭遇后,脸都没洗,就上门探望,也没多余的安慰话,只说“等我一天”。第三天,靳彝甫约王瘦吾、陶虎臣到如意楼喝酒,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两封洋钱,每人一封,一封一百。两位朋友一见,都已明白:靳彝甫将三块田黄卖给了季匋民。
  此时,正是腊月三十,外面下着大。屋外,天气寒;屋内,友情暖。

  “不到山穷水尽,不能舍此性命。”刚刚“行万里路”回来的靳彝甫,肯定已囊中羞涩,面对穷困潦倒的两位好友,毫不吝惜地卖掉了爱若性命的田黄石。相较王瘦吾、陶虎臣二人,靳彝甫更多是一个艺术家的形象,不仅有个性,还有一点侠气。

  做人,就要有一点侠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