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很遗憾在那个年纪没有属于自己的灯芯绒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儿时,邻居有一个朋友名字叫莉莉。

在小街上,莉莉吃商品粮,她的爸爸妈妈,有工作。她的外婆,是武汉人。她的舅舅,大学毕业后,在钟祥磷矿工作。她的好几个堂姐堂妹,住在皂市。

莉莉家,和我们很不一样。晾衣服的衣架比我们好。烧煤球,厨房比我们干净。用高压锅煮饭。地板是水泥的,雨天没有泥泞。屋子里的气息也不同,她家是工业型的。而我们,纯农业。

有一年过春节,她的舅舅一家从钟祥回来了。她的舅妈是医院里的护士,给她带来了一件过年的衣服。

莉莉不爱显摆,虽说我们每天在一起玩,她并没有提前说自己有新衣服的事。

三十晚上,洗好澡后,莉莉穿着新衣服出来了。

记得很清楚。那天,我站在家门口的破石板上,莉莉从她们家出来,已走到我家和她家之间的一棵苦楝树旁,看见我,她笑了笑。破例的,我没有笑。

绿色灯芯绒面料,生机勃勃。小圆领,镶着一圈儿白边,很秀气。衣服的左边胸前,绣着两只天鹅。右边胸前,绣着几朵春花。我太喜欢了,惊为天衣。我想,自己穿上这件衣服,一定好看。我很清楚,自己是不可能得到的。怎么笑得起来呢!

从来没有和奶奶说起,自己喜欢这件衣服。那时,父亲在武汉,回来的时候,我也没有向他说起对这件衣服的倾慕。我知道,他们不会给我买,说了也没有用。万一买呢?我连这样的试探也没有。这是我的性格,对任何事物,抱悲观的态度

我只在心里想,等长大了,自己给自己买,买和莉莉这件一模一样的灯芯绒衣服。唯恐忘记,我记住了这件衣服上的很多细节。我根本没想,这件衣服,是一件童装。

这面料,之所以叫灯芯绒,是由于它的一道道竖着的绒条,似湖里的灯芯草。这面料,柔和舒适,结实耐用,很亲民很朴素。莉莉这件衣服,穿了很多年。后来莉莉长高了,她那能干的妈妈,买回来黑色灯芯绒,在下摆处,加了一截。

为显得生动和谐,莉莉妈妈费了些功夫。把下摆和准备接上去的这块布,剪成波浪形。接起来之后,下摆处,犹如涌动着黑色的波浪,衣服变得更好看了

几十年前的事了,如果问莉莉,她不一定会记得。而我就不同,我会用一生一世记得这件衣服。我当然还知道,不能执着地想念这件衣服,而是要变通。只要是灯芯绒面料,就可以喜欢。

这么多年来,只要逛商场,看见灯芯绒布料的衣服,就会上前,抚摸,观赏。如果喜欢那款式,就买下。

的的确确的,陆陆续续间,我买下了两件灯芯绒外套,四条灯芯绒裤子。

如果有一天,在路上,你看见我穿着灯芯绒的衣服,一定不要以为我是怀旧。我没有得到那件绿色的灯芯绒外套,后来穿的所有灯芯绒布料的衣服,都是为了弥补。

可是,根本无法弥补。买来的两件灯芯绒外套,只是买了,自己并没多穿。

我穿再多灯芯绒面料的衣服,也回不到那个年代。那个穿绿色灯芯绒衣服的年代,永远沉进了过往的岁月

那一幕,永远是空缺的。

那个我认为穿绿色灯芯绒最好看的年代,我没有穿上,好遗憾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