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裂开 人体在灯光里纷纷扬扬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目的地究竟在哪儿?你我谁都不知。只觉得它遥远,又近在咫尺。它近得你伸手就能把它抓住,但伸出手,又象一个气球被手的气流推开,轻轻飘走。有时,你花白头发,走完漫长的道路,筋疲力尽地站立在你向往的地点。你才发现,这个地方与你童年时观看夜空站立的山坡只隔着一条壑谷。
那天,我们在零号胡同里向前骑了很久。这条胡同幽暗深长。白天,它象电影镜头似地摇向远方,透过树枝的间隙可以看见人群时起时落,旋即又扇动翅膀从格子里掠过,在命运的长幅里飞翔。夜晚,柠檬色的灯光有如壁虎的尾巴贴在墙上,一动,一动。在这条胡同里行走,墙壁会骤然挤压过来,平坦而冰冷的墙面使你产生一种空虚,一种颤悸。它在你身边如同一个巨大的窟窿,把你所有的意识和情感都吸进去。前面灯光黯淡地照射,当你经过那里,影子在墙角摇曳,你的面前逐渐出现幻景:高大的楼房,巨大的玻璃窗,每扇窗子里点着蜡烛......街道上是无数的喷泉,水柱交织在一起,纷纷飘扬的水珠在城市上空就像一群奔跑着的绿色的野兽。花丛,朦胧的,一个人贴着墙壁向你滑过来,紧贴着你飘过去。这神秘、新奇、充满幻觉,充满寂寞与恐惧的零号胡同!
漫长,目的地不明,我们向前骑。无数感觉象幻灯片插进我们的脑子,又一张一张地拔出去。它使我们浑身疼痛又疲惫,头颅在一点点地裂开,又被胶布一块块贴住。时间象一把钻子,尖尖地钻着头颅骨,道路在下面发出滋滋的声音。当最后一张胶片拔出,只留下一片暗黄色的灯光打在意识的版墙上。灯光,发黄的灯光。一动不动。空白。
我们在零号胡同里拐一个弯。发现要到达目的地,又要沿这堵墙向回骑。中间是墙壁,两边是零号胡同。它们只被一堆石头隔开,但近在咫尺却无法跨越。目的地也许就在那一边,却要走这漫长而弯曲的道路。墙壁……路程……我们向前骑。发黄的灯光停在意识的版墙上,逐渐出现跳闪。四周弥漫着一种强烈的阻断感,一种焦躁,沮丧。那种感觉逐渐由坚硬变成稠软,然后从四面八方流过来,将眼睛、鼻子,所有张开的洞孔都死死堵住。那种透明而又发粘的东西紧裹你,压迫你,填塞你每次挣扎后腾让出来的空间。那些液体把你所有的思绪都牢牢粘住。灯光,黄色的灯光,不停地跳闪。我们向前骑。目的地就在身旁?它时隐时现,没有确定地点,象一只萤火虫带着淡淡的光芒。笔直的墙壁无法逾越!灯光跳动。一只手拿起幻灯胶片的夹子。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生命的白色屏幕上,咬牙。筋疲力尽。神智昏迷。向前骑。那道墙壁干净、坚固、无法逾越。换胶片的声音。阻断。有人离开又回来。胃,恶心。要吐!想吐!又没有东西出——来。道路在眼前就象那只孩子玩的万花筒,每转一次,都会出现新的图案。拼贴,组合,打乱。也许这就是生活。噢,妈咪!我们向前!零号胡同象一条鞭子左右晃动。而最终,目的地的出现会象鞭子尖突然回转,极快,极疼地打在我们的脸上。
太阳裂开。人体在灯光里纷纷扬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