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发布人: 云逍遥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当公共汽车停在离村子三四英里的路上时,天已经黑了。看着西北的群山,染成了黄色的光晕和靛蓝的颜色,深深地呼吸,心里感到轻松。

前面是一片广阔的田野,长满了庄稼,一条小路蜿蜒通向村庄。

刚走了几步,我一眼就看到了父亲,蹲在路边,抽着烟,支撑着他那辆锈迹斑斑的电动汽车,挡风板已经掉了。

我喊:“达,你怎么来了?”他抿了抿嘴角,笑了笑,手里拿着背慢慢站了起来。看着父亲瘦削的脸颊和佝偻的腰肢,经过漫长的夏季工作,他似乎变老了。

其实我今天也没定时间回来。我刚刚在电话里告诉我妈妈可能是下午。看着地上掐灭的一堆烟头,我在想父亲在这里蹲了多久。

我把行李放在车后座,对他说:“,请先走。我要走了。”他没有回应。我又说了一遍。他只是点点头,骑上车,慢慢向前走去。

阳光适宜,雨水滋润的初秋。各种农作物营养丰富,长势良好。玉米亭亭玉立,长长的叶子像女人的装束一样轻轻飘动,蓬松的玉米棒子像婴儿襁褓,下垂的红缨带像系在婴儿头上的红绳一样垂下来,标榜着细碎的晚风。每当这个季节,妈妈都会给我回电话,说你最喜欢的新鲜玉米快熟了。天亮了,妈妈喜欢在地里披上露水掰几个新鲜的玉米棒子,然后褪去一层层的绿色衣服,放在大锅里煮。那嫩嫩的玉米,无论是白色还是金色,都成了我青春里难忘的记忆。吸着鼻子,我好像闻到了妈妈掀开盖子时那股香喷喷的熟玉米味。

道路东侧是茶园,茶树茂盛,茂密的树叶泛着油光。近年来,在茶叶销售的帮助下,家乡的人们变得富裕起来,过上了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美好生活。因此,茶成为当地人的最爱,也是每个家庭不可或缺的作物。

环顾四周,哪片绿色是我爸爸种的?

我父亲的庄稼比普通人长得好。邻居好几次羡慕地跟我说,你爸爸真的很会种庄稼,种什么就收获什么。

当我兴高采烈地把这件事告诉我母亲时,她不这么认为。她说,他不能成长,但他就是不能闲着。

娘东拉西扯,你爹,年纪越大越能干,一刻也不会停歇。夏天中午,人们在家里小睡,他却在大太阳下把羊粪运到地里;冬天天气冷,大人们都聚在康打扑克。他正忙着清理麦田周围的稻糠,并将其运送到温暖的茶叶……

植物也不会亏待他。春天,别人家的茶树还在微醺的春风小憩,而他种下的茶树早已睁开了明黄色的眼睛,微笑着展开枝叶。春茶是一年中最珍贵的。当别人担心没有茶叶可以收割时,我父亲的茶园已经是在所有的爱里了。

他种的萝卜和红薯比其他的更大,数量更多。邻居们只羡慕他们父亲的庄稼长得好。你不知道这里的真相吗?

庄稼和人一样,都是有灵性的。如果你对他好,他会报答你的。

骨瘦如柴,一条小路,又深又浅,这是来山上拉石头的大卡车留下的证据。路被压碎了,石头暴露在外,走在上面,不舒服地跌跌撞撞。

盯着这条熟悉又陌生的小路,我感慨万千。

我年轻的时候,很多个夜晚都是一个人在这条路上徘徊,思考了很久。

面对一天天被泥土纠缠的父母,疲惫的样子;面对年年不变的贫穷和贫穷,我的心里涌起了焦虑和不安。农民早出晚归,风里来雨里去,一年到头忙忙碌碌。他们能好好活几天?

我开始质疑,我开始讨厌,书本上的伪君子。

我要逃离这里,逃离这片贫瘠的土地,逃离这个简陋的山村!

多少次我站在山顶,望着远方城市的方向,望着隐约的高楼大厦,望着浩瀚的大海,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想要走出去的欲望——。我必须出去!

小路,记录了多少悲伤的脚步和幽幽的叹息。

然而,当我真正走出去,走了很久,我离土地和家乡越来越远。回头一看,发现曾经那么厌倦的土地经常出现在梦里,牵动着远方游子的心……

春天枝头艳丽的杏花,初夏黎明窗前的杜鹃,秋林中闪闪发光的山果,上山下山的朋友欢快的叫声,母亲们招呼吃饭的声音,飘过村庄,飘过田野……

我突然发现我的村子其实很美。她又瘦又富有。她既穷又大方。她一年到头都给她。

每当我在外面受委屈或累了,我就想回家,回到温暖的庭院和温暖的抗火。我妈妈总是给我端上一碗热鸡蛋面,看着我笑着吃完。爸爸安详地坐在一边,说不出话来。而临走时,他悄悄拿出一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新鲜水果和水果,坚持要把我送到村外的路上。

家是我避风的港湾;家是我疗伤的客栈;家是我再次腾飞的支点。家,永远为我开门,父母,永远等我回来。

家里有瓜果花香的田野,有欢快的鸟鸣,有温馨的小庭院,还有这条记录着祖先印记连接着我热血精神的土路……

很多年后,我终于意识到,这条路永远是我生命中绕不开的一条领带,也是我生命中打不开的一个情结。随着时间的演变,它已经植入了我生命的骨髓。这是一根长丝线。不管走多远,线总是在父母手里。只要轻轻拉着远处的孩子,就能感受到父母关心的温度。

我们面前的小路变暗了,一座铁路桥出现在我们面前,它是新建的,支撑着东西向的铁路。

铁路已经修好了,但是桥下的路已经完全毁坏了。建筑工人已经撤离,桥下只留下一片泥泞的污水,挡住了路过的行人。一向忠厚老实的村民一句话也没说,就踮起脚尖,每天进进出出几个石头。他们早就习惯了。当他们遇到不公平的待遇时,他们总是忍了又忍。很少有人会站出来说话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们沉默着,沉默着,像他们脚下的土地,像村庄背后寂静的山。

我提着裤腿,踩着几块垫石小心翼翼地过河。桥又宽又黑,水泥柱被水覆盖着,就像一只变异的眼睛。一股带着湿气的冷风从我耳边掠过,我的心突然变冷了。

山村出产谷物、野果和神话传说。小时候,在一个晴朗的夏夜,一群孩子围坐在打谷场上,听消息灵通的李爷爷讲故事。狐狸和仙女们狭隘而深情,他们彼此爱恨分明,扶贫济困。一个生动的形象在我童年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颗砂岩“突然”从头顶掉落,砸中头部。心里一紧,突然头发陡直,恐慌袭遍全身。

突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桥口外面,手里拿着烟花,像寒冷夜晚马路上人们面前闪闪发光的灯一样闪烁着。

当我的心突然变得火热,我赶紧走过去说:“,我们回家吧。”

父亲慢慢站起来说:“你妈妈已经在家包饺子了。”

抬头看,家就在眼前。温暖的庭院,黑色的屋顶,一团烟雾正悠闲地盘旋着,上升着,蔓延着,在半空中晕成美丽的云……

是的,我已经闻到了妈妈久违的饺子香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