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蒙昧到文明战火离乱总是必须跨越的藩篱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春寒未褪,小雨绵绵,想是造访盘门的好日子,除了门可罗雀和检票人员,剩下的就是偶尔掠过天空的鸥鸟。

北看长城秀,南看盘门秀。谈及水陆城门,阖闾城初建时,八座城门皆有水陆城门,只是大浪淘沙,目前仅存硕果盘门,而且在国内也是一枝独秀。劫后尚存,后世之福也。盘门是古环城河周遭唯一收门票的城门,既是收费,倒有几番道理

盘门,史称蟠门。春秋时期阖闾,夫差以及三国孙用下倒也无妨,后世可能麻烦甚巨。明初诗人高启就是因为苏州知府宅邸上梁写了应景诗而被腰斩,其中的龙蟠虎踞四个字在封建社会可是极其敏感的。高启生前绝笔 “枫桥北望草斑斑,十去行人九不还”,其中所含胆色令人仰止。文字承载了五千年华夏文明,也曾掀起恶浪滔天。
盘门景区包括瑞光塔,吴门桥与盘门,因对盘门心仪已久,故关注其他甚少,只是伍相祠里那株腊梅,粉墙黛瓦下一色明黄,在潇潇风雨里孑然绽放。

冷风冷雨里,仰望城楼上的四字匾额,“吴中锁钥”道尽曾经的沧海横流。今天坊间常说的“冷水盘门”,是太平天国后形成的局面,也是盘门能够幸存下来的重要原因吧。只有近代,才是城门城墙被损毁最严重的的时候,但这囿于时代的局限性。黑格尔曾说,存在即合理,如何更有效保护现存的,才是最有意义事情

城墙,城楼,水陆城门,瓮城,女墙是盘门的躯壳,而绞关石,雉堞与射孔则是灵魂。历经多少次战争与创伤,屡毁屡建,无声的跑马道与瓮墙城砖从远处款款走来,在初春细雨中慢慢苏醒。且让温热的掌心在青苔依偎的城砖上多停留一会,为了今日的相逢。

从蒙昧到文明,战火离乱总是必须跨越的藩篱。每一种文明总是在历次征伐中或坚忍或消亡。感谢我们的先辈,在承受里将血脉留存,连同那些被苦难浸润的历史遗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