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方向 ,写作者: Tc花无语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办公室正对着我家乡的方向。

感觉好近,好像抬头就能看到家乡的青山绿水。

然而,十几栋大楼正在我面前拔地而起,挡住了我的视线。每次看到裸露的钢筋和粗糙的水泥,我的心就往下沉。在我看来,没有美感的丑陋建筑总是让我心酸:这些看似城市化的高楼大厦,正在一点一点蚕食着我热爱的土地和庄稼。

其实我的家乡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名词。不,它是一个不可触摸的动词,叫做“怀旧”。

从小就讨厌家乡门前的土路。下雨天,它长青苔,人走起来像油一样滑。我生性倔强,喜欢脱鞋,踩在泥里的小脚上,噼啪作响,自得其乐。不到一刻钟,整个人就认不出来了。我浑水摸鱼回家,妈妈第一个唠叨,第二个骂。当时我就想,以后不要住在这个破村子了。除了泥巴和泥土,这里还是那么局促,更别提城市里的跷跷板和滑梯了。

还有,我对房子后面的楝树充满了抱怨。春天来了,树上长满了细细的紫色花朵,让人喜欢,但结出的果实却很让人失望。年轻的时候,它们盛开着,躲在碎叶下,连鸟儿都懒得啄它。等霜清了,一天比一天黄,在树上捋几粒,捧在鼻子底下,细细嗅一嗅。有一种甜甜的水果,忍不住尝了尝,但还是苦得让人发抖。可能是孩子贪吃。当时,他们对屋前屋后结出果实的植物很感兴趣,如桃、山楂、刺果、桑葚。从开花结果开始,他们一天要看三次。有些芥菜籽大,有些豆子大,期待成熟和甜蜜。那些红色的果汁和紫色的果肉抚慰着单调的童年和无聊的时光。

我也不喜欢我家乡的鸡鸭。一大早,在甜蜜的睡梦中,隔壁窝里的公鸡伸长了脖子,尖叫得越来越响,仿佛在告诉大家,他已经和黑夜一起醒来了。菜地里忙碌的母亲随手打开院门,撒了一把高粱,鸡鸭们拍打着翅膀,在四周亲吻取暖。这时候妈妈一定要对着窗户喊:“姑娘,你还睡懒觉,鸡鸭都知道怎么喂,就不能自己喂?随着这一声大叫,高粱饴的衣服美得像梦中的蝴蝶一样飞走了。睡眼惺忪地用足了床气,踢了踢引发事故的大公鸡,又扇了扇摇尾巴的小狗一巴掌,蹭了蹭,气得洗脸漱口。这时,每一个烟囱都在鸡鸭的啼叫声中醒来,优雅地飘过村庄。

后来,我的家乡一步步走向城市——。门前的土路铺上了沥青,童年的足迹慢慢消失在车轮下;房子后面的田地被一所学校吞并,印楝树做了一堆柴火棍,在秋风中生火。即使你睡到很晚,也没有人会打扰你。院子里空无一人,只有几朵花在无声地绽放。鸡鸭牛羊不见了,野桃梨不见了,青蛙不见了,伴随着童年的欢笑和熟悉的面孔。

如今,在一个小镇上,我总想站在星空下,试着打开被遮蔽的视线,看一眼我曾经厌恶的旧居,闻闻旧居的炊烟,听听牧牛如歌的牧笛。

然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虚构的。我只能看着他们在异乡越走越远,面向家乡的方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