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童年做的最丢人也最糗的一件事

  • A+
所属分类:搞笑文章

我的童年,人们还过着“吃大锅饭”的集体经济生活。

我们村的土地属于丰产田,地质好,面积大。在那缺粮断顿的年代,生产队恨不得把一亩地当两亩田去种,根本舍不得用产粮地种瓜果蔬菜,清一色的全部种上粮食。自有的那几分自留地也被父母霸占,因为母亲爱吃辣子,父亲爱抽旱烟,常常为种辣子还是种旱烟吵的天翻地覆。后来经过协商,父母意见达成共识:一半种辣子,一半种旱烟。地边上种点葱,绿菜,算是给寡白的饭食增添点色味。

那时,农村人吃的饭里几乎没有蔬菜,充其量就是土豆丝,还只是夏季既当粮食又当蔬菜的季节菜,往往不到一月半载就吃完了。更别说是瓜果蔬菜了。

但我们临村的人们,他们就不那样想,他们在村边的自留地、饲料地里种上蔬菜 ,在距离村子较远的粘土地上种粮食。他们种季节性的瓜果蔬菜,吃不完就买。或买钱,或按照当时粮食、鸡蛋,洋芋等土特产价格来折换。

对于会过日子,精打细算的农村能人来说,他们从不去做那些划不来的“吃嘴”生意,只是娃娃们经不住美食的诱惑,趁大人不在家,偷一两碗麦子或者一两个鸡蛋换一碗凉粉或者黄瓜、西红柿、苹果、梨之类的稀罕食物与瓜果来解口谗。往往为那一顿口谗挨一顿皮开肉裂的毒打,当然大人打娃的目的不是嫌娃吃嘴,而是教育小孩不要通过“偷”达到吃的目的。

其实那只是大人一个道貌岸然的借口,如果小孩想吃又没钱买,只能用家里的粮食或者鸡蛋去换,那划不来的买卖大人会让小孩去做吗?如果惯坏小孩的毛病,家里的粮食经得起去换吗?又能换得几斤小孩的喜爱之物?这样下去家里的其他成员喝西北风去?还活不活命了?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说也是白说,不过打偷换东西孩子是“杀一儆百”,让其小孩不能看样罢了。

我自小胆小,亲眼见过父亲半夜三更把睡熟中偷钱的二哥吊在柱梁上用鞭子抽打的情景,所以是不敢偷粮食,更不敢偷鸡蛋去换想吃的东西,我怕挨打。有时父母一句玩笑的恐吓,也会让我害怕几天,唯恐父母冤枉我。

尽管如此,在我五六岁那年夏天,还是挨了母亲一顿暴打 。挨打的原因是因为我拿了母亲没浮出鸡娃的坏鸡蛋骗取了卖黄瓜人的三斤黄瓜、三斤西红柿。

那天中午,熟睡的我被树上知了的叫声,才下完蛋的母鸡“嘎蛋……嘎蛋”一声接一声的报功声吵醒。幼小的我只知道知了叫是夏天到了,妈妈不在家,我要收鸡蛋,以防其他过路人顺手收走我家鸡窝里的鸡蛋。

我刚跑到鸡窝前,就听到门外的吆喝声:

“黄瓜……洋柿子”。我心一动,拿着鸡蛋朝吆喝声走去……

出了大门,看到门口那一笼翠绿欲滴带刺的黄瓜和一笼红鲜诱人的西红柿,不争气的口水“吧嗒吧嗒”地直往下掉。

卖黄瓜的人看出我的心里,也看到我手里拿的鸡蛋,故意拿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西红柿在手中搽來搽去。说是一个鸡蛋就能换一斤黄瓜或一斤西红柿。当时一斤黄瓜或一斤西红柿卖五分钱,一个鸡蛋大概折合人民币六七分钱吧。

小孩嘛,经不起诱惑,但却没有胆量,怕挨父母打,正在犹豫。

突然间想起了母亲那没浮出鸡娃的坏鸡蛋,母亲没舍得扔,仍然放在门口的浮鸡娃的盆子里。何不拿去换几斤黄瓜或者西红柿?让父母哥姐们都尝尝新鲜瓜果的滋味?

于是我急中生智,一本正经的告诉卖黄瓜的人,说一个鸡蛋换不了几斤黄瓜,我回家“多偷”几个鸡蛋。让他不要给大人说,也让他把担子挑远点,省得让我大人看到就麻烦了。

做生意的人也许看我是个小孩,说的是实话,也许还是想骗小孩几个鸡蛋,亏几辆称。听到我如此这般的说,竟然乖乖的挑着担子到离我家很远的地方等我

等我跑回家把才收到的新鲜鸡蛋放到妈妈常放鸡蛋的麦柜里,拿着妈妈没浮出鸡娃的坏鸡蛋找到那个卖黄瓜的人。卖黄瓜人那一担黄瓜和西红柿,已被前来看热闹或者是给眼睛过生日的大人和小孩围的水泄不通。

卖黄瓜的人看到我这个“小买主”用衣服小心翼翼的抱着鸡蛋慌慌张张地跑来,他的脸笑开了花,忙高声对旁边凑热闹的人喊

让开,让开,赶紧给这个娃称黄瓜。显然,他那一担子黄瓜和西红柿截止我买之前好像没有人买过。所以对我表现的极其热情,也极其友好,让我体会到上帝的感觉

我装作战战兢兢,尽量表现出“偷鸡蛋”的样子,这样才不会被卖黄瓜的人识破我的阴谋。

卖黄瓜的人更精明,他拿起我抱来的鸡蛋,摇来摇去并放在耳边听鸡蛋响声,以辨好坏。

怕他识破,赶紧乞求周围的人,让他们不要告诉我父母,我拿鸡蛋换黄瓜,否则肯定会遭到父母毒打。同时也向卖黄瓜的人说到:你刚才在我门口叫卖时,你亲眼看到我才从鸡窝里收了鸡蛋,这不就是刚才我收的那颗鸡蛋吗?不信你试试,还有热度呢,我边说边从众多的鸡蛋中挑了一个给卖黄瓜的人,然后又辩驳到:

放心吧,绝对是好鸡蛋,再说我一个小孩敢骗你大人吗?如果你嫌是坏的,我赶紧拿回呀,我妈看见了不打死我才怪呢。

卖鸡蛋的人看到我这样一说,也试了试我手中的鸡蛋,的确还有温度。因为是夏天,本来就热。周围的大妈大娘都帮腔说我是个乖娃家教严,不会骗人。

卖黄瓜的人犹犹豫豫的把鸡蛋称了,并按时价折算,用我的六个坏鸡蛋换取了三斤黄瓜三斤西红柿。引得周围大妈大娘和小伙伴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全然不顾。

等到卖黄瓜的人把三斤黄瓜和三斤西红柿交到我手里,我连洗都顾不得洗狼吐虎咽的吃了个够,生怕卖黄瓜的人反悔并收回他的东西。

当然等大人回家,那三斤黄瓜和三斤西红柿被我窃袭的所剩无几,当邻居大妈大娘在我母亲面前夸我聪明,说我小小年纪就那么精明,把大人都懵过去了,用坏鸡蛋换取那么多黄瓜和西红柿,长大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孩子。

严教的母亲听到邻居大妈大娘的“夸奖”,羞怒的脸上红一块紫一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恼羞之余顺手抄起身边的扫把,劈头盖脸的朝我打来,无论谁也拉挡不下。打得我皮绽肉裂,一个夏季身上的棍棒印子都没消散,那一顿暴打让我今生难忘,给我一次血的教训

真可谓是“为嘴伤心”,从此再也不敢做偷吃的坏事。

那是我第一次为吃嘴挨打,也是最后一次,那是我童年做的最丢人也最糗的一件事,至今记忆犹新,更让我难以忘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