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你端坐在一种娴淑的姿势里一言不发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从一朵花开始,有很多故事,让我想到了第一次看你眼睛的情景,那时,你的眼睛大大的明亮妩媚。我说,我的魂就是那时被你的眼睛勾走的。

在公园的水池边,有一对老人他们相互搀扶着,在慢慢地散步。我想象着以后是不是这就是我们将来的模样,于是我随手拾起,那条八月的溪流,任你沐浴一般的挥舞着犹如山泉在说话,我附耳于绝壁,聆听委婉的心声。一排文字在酒杯的边沿溢出,那是熟透的忧伤可有可无,淹没的语言于唇无关,琐碎的细语,像呐喊沉入杯底,一瓶人生,饮还是不饮,这该是个难题

正如林中小鸟,划一道宿命的弧线,他懂得青云直上,也懂得向低处滑翔。用爱与恨的逻辑,推理光阴深浅,这才明白,逝去的生命皆如忘川。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扑进八月,用心感知,芳菲渐尽清亮的激流,只能在读隔岸的涛声。

在过些时日就是深秋了,我想枯叶会成为歌声的翅膀飞过倾斜的村庄。这时陈年的往事就踮起脚尖,把青春写在酒杯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清冽的酒香刻着珍惜

千万次重逢,唯独今日更加激动。遥想那段悠悠时光,那时的我们各自淌着激扬的热血,飞翔在各自的乐园里。两小无猜的情结分外珍重,攥紧手中的情缘,所有的风景在离别后变成了永恒,只是那时候我们不懂爱情。我们只用亲昵的口吻叫着各自的乳名,那些都来自飘零的山桃花,无不带着分别二十年的那点悒郁。我常说惊魂时,莫轻入无题的诸梦,须你回眸,须你召唤,须你从彼岸渡来。

隔桌远望,一份浓厚的情谊,洋溢的喜悦之情浸润在清香的酒中,充盈着两张写满沧桑的笑脸,一份别致的情意,惹得纤细的神经分外敏感,分外感动,分外羡慕。

八月了贺兰山里的蘑菇分外的美丽,姐姐昨天电话里告诉我,他们已经去山里采摘了好几次了,姐姐调侃着说我,来回80公里,背着五十斤的鲜蘑菇怕我是在也去不了了,我说是啊,胖的到90公斤,再也没有少年时候的能力了,不过贺兰山原始森林里的记忆永远不会忘的,从少年的,青春的一丝一楼都铭刻在心里。所幸记忆的松针戳穿了落叶的颓废,你瞧,山里流水的表情,有草木指引路径。我的梦沿溪而行,一旦记忆里的桃花源出现,那些已经崎岖了几十年的路径就会慢慢鲜活起来。

夜未央,我在聆听一朵花开的声音,是你,还是我,从阿拉善大漠的深处赶来,我多想采集一掬芬芳的野花,在我家的屋前屋后为你点灯,就像很早,很早以前一对天真的孩子,共同经历苦难的磨砺。而如今你以瘦成了三月的一朵山桃花,而我却胖成了西风骏马,只记得那时候你串串银铃般的欢歌笑语叮咚、叮咚地响起,宛如现在的你我,隔着一条黄河,你在西岸,我在东岸。你说,如果杯酒能添精神,就喝吧,以放逐的名义吹散浮云吧。人生就是这样,总有一些不痛不痒,也有一些过期的剧痛,时常发作,我看着你端坐在一种娴淑的姿势里一言不发,看滚滚红尘落定在黄河两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