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军用挎包 陪伴我整整五十年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有一个军用挎包,陪伴我整整五十年。
虽然这个军用挎包早已看不出本色,又显得有些破旧,依然没有影响我对它的喜爱。先后多次搬家,扔掉了许多东西,唯独这个挎包没有舍得丢掉。
还记得那是1970年的冬天,当我在武装部领取《入伍通知书》时,心里感觉美滋滋的。当我穿上新军装走在街上时,恨不得让周围所有人都看见自己穿军装的样子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当兵是件荣耀之事,许多人需要托关系才行;要知道,当时正值“上山下乡”狂热时期,当兵等于择路镀金。
为此,所在班级专门为几位入伍同学召开欢送会,现场那热烈激动的场面,至今依然还能隐约记得。在一些同学的眼中,我能感觉到羡慕的目光;在一些同学的祝福中,我能体会到那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军用挎包的作用,只是做为道具随身携带。一位女同学借用挎包,答应第二天下午归还。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因为,她是“校花”。每天下课总有男同学陪伴、情书收到一大把,许多高年级的男同学总是借故来找她。
第二天下午,我收到这位女同学还回来的挎包,只见挎包表面绣上了“为人民服务”五个字,鲜红的颜色十分醒目,立时提升了这个普通挎包的档次。
哇,看来她这是连夜赶制出来的。因为,我看到她眼球表面微红并有血丝。当然,感谢的话自然说了不少,这份情义必须记得。分手时,她嘱托我到部队要好好干,保持联系相互鼓励。她走后,我发现挎包内有一个信封,里面有她的一张靓照,还有她家的通讯地址。
实话,我当时确实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权当是这位女同学对军人的仰慕。毕竟我当时只有十六岁、长得又不帅,根本没有资格往那方面想。如果可能,能保持同学这份纯真友情就不错了。
在新兵连里,我那挎包十分醒目、得到许多战友羡慕的目光。至此,这个挎包成为了我的一种荣耀,也成为了我一生的陪伴。
不过,挎包里不再放置洗漱用具,里面多了些饼干类食品,这是我利用出兵营机会到商场买的,因为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部队伙食。这些零食权当给自己开小灶,不过必须得偷着吃才行。
要知道,当时连队每人每天伙食标准是3角8分,说是粗粮细粮各半,可我感觉每天两顿是在吃粗粮。大冬天的,每天三顿饭蔬菜只有白菜与土豆,菜里有时会有少许肉丁。一个月下来,6元钱的津贴费全部让我买零食了。同班战友,没有人像我这样花钱。有些农村来的战友,入伍当月就往家寄钱。
不想,挎包里的秘密还是被班长发现。为此,我第一次领教什么是“谈心”。这位班长姓马,是1969年从辽宁省入伍的。他并没有训斥我,而是告诉我:城市学生兵与农村兵相处正确方法,成为一名合格战士的基本要求。哎,看来城市兵确实需要克服娇生惯养的毛病,需要克服骄傲自满的情绪,才能拉近与其他战友间的距离、才能成为一名合格战士。
对我而言,去掉身上的娇气蛮重要。因为,从幼儿园到小学我都是住校生,不仅自理能力差,而且依赖性强。别的不说,我从来就没洗过衣服,你说是不是很可笑。如今,面对一切困难要靠自己来解决。
既然班长说让我向农村战友学习,我就特意留意周围农村战友的言行举止,除正常学习训练之外,我与他们一起去打扫厕所,一起去清理牛棚与猪圈。刚开始时,总是感觉放不下身段,干活都显得很不自然。特别是厕所里的臭味,熏的我头都发晕,更别说打扫卫生了。时间长了,我也就慢慢地适应了这些。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我去除了怕脏怕累心理,动手能力有所增强,军事训练成绩也有所提高。此时,战友们再也不把我当城市兵另眼看待,也没有了那种生分、战友间友情加深了许多。同时,我每月津贴费也有了结余,零食清零。
由新兵连下到连队,我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具体是什么还真说不清。直到一年后,张姓排长调来任职,我才在他的身上找到答案,那就是兴趣爱好。当然,这不影响我的政治追求。
张排长是由师里下派到连队锻炼的,他写着一手好字,文章也写的十分出色。每每看见他秀美工整楷书、阅读他写的整段整篇文章,那真的就是一种艺术享受。哎,我需要的就是这项技能。
从那时起,我的挎包里面装的只有报纸和钢笔。我坚持利用休息时间,去阅读报纸中各类文章,找出文章写作特点,提高阅读欣赏能力。之后,再在旧报纸上模仿张排长的字体不断练习。一段时间下来,收获还蛮大的。不仅是字写得好看了些,写出的短文词组搭配、标点符号大致准确了。由此,让我看到了希望,练习就更加自觉了。看到我喜欢练字,许多战友都把看过的旧报纸送给我。哈哈,既能阅读文章,还能练习写字,真的挺好

入伍五年,我一直这么坚持着,这也成为我的一种乐趣。既可以排解军事训练带来身体疲劳、还可以缓解各种压力。每当拿起笔在报纸上写字,一切烦恼就都没有了。
在那期间,这个军用挎包还陪伴我经历了许多:曾记得1971年冬季,我们由吉林省磐石县徒步拉练回敦化县驻地。途径新开岭,我们连续行军一天一宿,中途没有休息。那次,是我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使我理解了军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真正含义。同时明白,咬牙坚持多走一步就离成功近一步;曾记得1972年夏季,母亲公出路过驻地探望我的情况。那次,巧遇了母亲的战友,才有了母亲为连队官兵讲革命传统课一事。那次,通过母亲讲述,我体会到母亲对我的关心,对母亲的经历有了一定了解。母亲是1946年入伍,她放弃学业当兵时,也是我这个岁数;母亲参加了东北解放、随军南下剿匪,因伤转业回到哈尔滨;曾记得1973年全年在蛟河县烧砖挖煤。如果不是带队老师傅责任心强,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到采煤区找我,我也许就扔在小煤矿里面了,这是我有生第一次涉险。
当然,还有许多事情值得回忆,时不时在心底泛起浪花。
对了,还忘了说起照片的事。由新兵连下到连队不久,就赶上一次检查内务。当排长、班长看到女同学照片时,他们笑着告诉我,没有女同学会送照片给男同学的。如果有,那一定是有交男女朋友的意思,让我好好把握。哎,这些老兵啊,怎么会这么想。虽然,我们一直保持通信联系,可是从来没有说过那方面的事啊。这就是正常同学之间往来,哪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
退伍后,军用挎包一直陪伴我。不仅是陪伴,更多的是鞭策。
记得那是1976年夏季,我在太阳岛轮渡船码头附近水面上,救起一位溺水年轻人。那地方水深流急真的挺危险,差点要了我的命。事后,有人问我图什么?我告诉她:我曾经是一名军人。
记得那是1978年冬季,在火车站送人时遇到有人钱包丢失,我给这个人买了火车票并给他一些零用钱。我同样告诉他:我曾经是一名军人,帮助他人是应该的。
记得那是2015年夏季,我在海口市闹市区捡到一个女式挎包,通过报警电话交给失主。里面有手机及现金5000多。当失主要给与报酬时,我告诉她:我曾经是一名军人,这是应该做的。
自从复员后,不知不觉我就成了结婚账房先生。无论是同事,还有同事的朋友,许多人甚至都不认识。既然人家如此信任自己,自然要更好的为人家服务。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退休。
岁数大了,再背这个挎包出去不合适了,只好收藏起来。不过,这个挎包给我带来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我随身携带包里一直有书有本有钢笔。
特别让我高兴的是,这种军用挎包一直在延续使用。
在唐山大地震中,我在那些抢险解放军指战员身上再次看到它;在中越反击战中,我在那些奋勇作战指战员身上再次看到它;在松花江大水灾中,我在松花江边那些加固江堤的解放军指战员身上再次看到它;在汶川地震现场,我在那些救灾解放军指战员身上再次看到它 ;在这次武汉肺炎疫情抢险中,我在奔赴武汉的军队医疗队员身上看到它。
它是中国军人特有标配。不仅现役军人喜欢它,每一位复转军人同样喜欢它。其实,它带给我们是军营那些年的回忆;它带给我们的是复转后延续“军旅生活”的动力;它代表了军人的热血、军人的誓言;它让每一位曾经的军人记得:自己曾经是雷锋的战友,必须永葆革命本色。
对了,忘了说起那位女同学。若干年后,我曾与那位女同学的爱人同桌就餐。在酒桌上,她的爱人告诉我 :“我家那位珍藏着你的照片。真的,你那时候怎么那么木啊”?
哎,不是我木,是自知之明。
实话,这个军用挎包能够陪伴我五十年。是我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曾经是一名中国军人,愿意用军人誓言激励自己、愿意按照中国军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这就是我喜爱这个挎包的缘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