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表弟一起卖清明饼儿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六十年代某年清明节的前一天,藤桥东汇头村的一户人家来了一个瘦小而又英俊的少年,他就是我的表弟沈胜华。他比我小三岁,那年十二三岁吧。
也是凑巧,这天我接受了一个任务,我父母做了几十个“清明饼儿”(我们当地叫做“棉菜饼儿”用一种叫“棉菜”的野草作佐料),要我挈到山上的一个岩宕(采石场)去卖。当时农村农民生活拮据,我家没有其他经济收入来源,经常做些粗食饼类食品卖几个钱弥补家庭生活费用。表弟知道这事后,立即自告奋勇,也要与我一起去做这笔人生中的第一次生意。我父母当然不好意思让我表弟也去,一是他人小,二是他来我家是个客啊!我呢,巴不得表弟与自己一起去,因为我也是从来没做过买卖,我独自一个人去,能完成任务吗?没底!所以我本来就害怕。于是,我非让表弟与我一起去不可,好说歹说,父母终于同意了。母亲吩咐我俩:“棉菜饼”一共四十二个,其中两个你俩一人一个在路上吃。价钱是每个一角,若都没人要,可降到每个八分。”母亲给我们准备两个竹篮,放好“棉菜饼”,上面盖好毛巾。
采石场位于一个叫黄龙山的半山腰,我与表弟各挈二十一个“棉菜饼”向目的地进发。
大概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跋山涉水”,我与表弟终于来到了采石场。这个采石场很大,专门开凿大石岩打造一种又大又圆的叫“石礌“的东西。开采石头的老司、工人有十七八个,他们一手握着铁凿,一手抡起铁锤,叮咚叮咚地敲打着石岩,冒出了灼人的火星和喷发出碎石的粉末……
采石老司与工人远远的已经看到我们是来卖饼的了,就向我们招手致意,他们一定是肚子饿了吧?我与表弟走进了场地,放下了篮子。他们立即围拢来,揭开篮子上的毛巾,一看,是棉菜饼,问多少钱一个。表弟人小,可胆子比我大,大声说:“一个一毛”。其中一个老司问:“一共多少个?”还是表弟回答:“四十个。”老司说:“好,全买下,一共三块钱。”我一想,不对啊,四十个饼,应该是四块钱,母亲已说过,最少每个八分,也应是三块两毛呀。我不甘示弱,说:“不卖,不卖,至少三块两毛”。那位老司笑着说:“你不卖,我们就不要了。你俩回去吧。”表弟拉了拉我的衣角,小声对我说:“我们那两个不是还没吃吗?也算进去不就完了?”我一想,也对。
表弟也笑着对大家说:“好好,给吧,不过刚才我说错了,不是四十个,而是四十二个”,你们人多,再加两毛好吗?”
一场生意终于做成了。采石老司和工人们蜂拥而来,拿起棉菜饼坐在石岩上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山脚下有一处水井,叫做“井窟”,在回途中,我们坐在井边享受着甘美的山泉。喝过水后,我们正要走,忽然听得山上的呼喊声:“喂,喂!山下的孩子,钱还没给你们呢!”我与表弟如梦初醒,是啊,钱还没拿来。我与表弟正想往上走,山上的一位采石工人已往下跑。一会儿,他把钱交到我的手里,说:“四块,数一数”。我惊诧地问:“怎么是四块,不是三块两毛吗?”对方一边走一边说:“零头钱没有,给你四块,你也不用找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