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短暂但那点微光 却永远留在我的心里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那年,女儿十岁,夏天的一天,爱人带女儿赴宴,我一个人在家,天漆黑下来,已是万家灯火。将近十点,她俩才回家,到家后女儿没有往日的喜笑颜开,却是一脸的愁容,话也不说,一问才知道喉咙里卡了鱼刺,酒席宴上怕扫了一桌人的兴,一直忍着到家。
听人说喝口醋能软化鱼刺,赶紧找来醋让她慢慢喝了几口,过了几分钟仍然不行。看着女儿痛苦难受的样子,如果今天晚上不把鱼刺解决了,一个夜晚怕她都难睡成觉。
楼下不远就有个小诊所,带女儿到那里,年轻的医生也说喝口醋试试,我们说试过了。他又说烫几棵韭菜,不要嚼,囫囵咽下,带下去就好了。家里没有韭菜,大夏天卖韭菜的很少,主要不是季节。
我们只好到了附近一家大医院,寄希望大医院设施全,办法多。到了那里,晚上值班的大夫,让女儿张开嘴看了看,也说了喝醋和吃韭菜的办法,其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我们很是失望,这么大个医院连卡个鱼刺都治不了,况且现在大半夜已十一点了,到那里去弄韭菜呢?看看女儿难受的样子,我们实在不忍心也不甘心。
忽然想起长安路西苑路口一个朋友家开的小商店,近日转让给了别人,改成一家包子店,包子店一年四季都有韭菜包子,应该有韭菜的。只是不知道这么晚了那家包子店关门了没有?几分钟的功夫就到了,一看包子店灯还亮着,门还开着,店里一男一女都三十多岁的样子,灯光下五官看的也不是十分清楚,正坐在小板凳上择韭菜,地上放了一堆,择好的放在竹筐里,两个人择着菜说着闲话。

我就陪着小心说明来意,并指了指正在难受的女儿,说想买点生韭菜。就掏出两块钱递过去。那女的没有接钱,顺手从筐里抓起一把韭菜递给我,问够不够?我说够了。再递钱,她还是不接。我把钱放在她脚边的筐里,她抓起钱又塞给我,我不接,她硬塞在我手里,又拉着我胳膊,把我推转过身去,推着我的背,催促我:“快走吧大哥,看孩子难受的,赶快回家煮了让孩子吃吧!”就这样一直把我推了四五米,推到我的自行车前。我心里热乎乎的,看她真诚的样子,再推让也是耽误时间
回到家,把韭菜烫了,女儿一口下去还真管用,一下就带下去了,女儿不再难受,就睡觉去了。
后来白天从那个路口经过,我总要多看两眼。那女的三十出头,大脸盘,红脸膛,大眼,中等身材,身体结实,一看就是附近农村来的,说话也是当地口音,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
不久,长安路改造,那家包子店也没了,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两口子。但我还是时时想起,倒不是因为占了他们的便宜,心存感激,我只是想他们的韭菜也是买来的,也是花了功夫择干净的,我给钱,她收钱,理所应当的事情。然而我明显感觉到的是,她把帮人放在第一位,根本就没有考虑钱的事,她的善意和善举是靠本能做的。做生意是为挣钱的,一个包子也挣不了几个钱,她的店铺很小,夫妻两个经营着,也挣不了啥大钱,但把钱看淡的,不斤斤计较的,在生意人中,已是少之又少。
时间已过了十几年,但我还是时时想起那个热心的女人。虽只有短暂的接触,不知她来自何方,也不知她现在何处,姓甚名谁更不清楚,但她在我心里却像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虽短暂,但那点微光,却永远留在我的心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