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 一旦老朽心致莫不如此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晚上回来的时候,晚霞很美很美
最近的天空总灰蒙蒙的,蓝天白云也不知躲到哪儿去了,更别提这么漂亮的晚霞了,所以高速被我开成了慢速,因为眼睛只顾着看天不看路了,老公则兴奋地开始抓拍。“也许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惊喜吧,或许也是鼓励。”老公喃喃地说。
昨天给老妈打电话,告诉老妈说周六回老家给老公公过生日去,老妈说:“去吧去吧,能买穿的买穿,能带吃的带吃。”记得老妈叨咕过,说:“七八十岁的人了,阎王爷一个晚上来看好几回,一看这个老家伙有子女管着,就先不抓走了,要是看没人管,赶紧抓走吧,省得受罪。”这话呀,我听着心里很不安,大概是恐慌吧。老公公和我爸爸同龄,属兔的,八十岁啦。在铁岭生活,性格乐观豁达,身体还算硬朗。每次见我们回去,都兴奋得不得了,但从不会用语言表达出来。打电话说回去看他,他也总是不让回去,实际上我们懂老人的心思。每次我们车开进院子,我仰头看向窗口,公公都在,也不知他站在那里多久,张望了多久,但没有一次让我们眼睛落空。我每每见此,心里总热乎乎的,也有些不是滋味。
儿子是必须要陪老爸喝几盅的,爷俩儿好嘛,嘻嘻!这坛子酒是上次我们来时带来的,老爷子喝到动情处,说:“就要这酒,比茅台还好喝呢!”儿子忙应承着:“没问题,管够。”那一刻我看着他们,天伦之乐,是真开心。饭后,老爷子总是兴奋地张罗着玩几把,他老人家可是老麻将了,玩了一辈子,但输多赢少。记得婆婆曾有套说辞形容公公的麻将水平,大概是说“将输省长输县总也不赢子村点炮儿专业户。”孩子很小时,一见爷爷打麻将就背这套磕儿,爷爷也总是佯装生气,吆喝孩子几句,当然是越吆喝越嚷嚷了,众人见了,便大笑不止。后来上了年纪,麻兴未减,但输的更惨。不过也从不动大钱,五毛一块的小麻将,就当预防老年痴呆锻炼大脑了,我们也都支持他时不时摸上几把。我们一去,老爷子是必拉上我们玩的,我就总开玩笑地说:“您老人家是从我们身上获得成就感来支撑自己的麻将事业吧?”因为除了陪他老人家之外从不碰麻将的我们,只靠幸运牌,完全没技巧,连规则也一知半解,怎么能赢呢!不过,点炮这事儿我有话说,我想说的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即便想故意我也没有那个水平,我全程点炮实属天意,也是孝敬老人“当仁不让”嘛!
搜了一首《夕阳红》,毛阿敏版本的,缓缓开车,轻轻跟和,看晚霞慢慢散开,退到天边。又很想急加速,去追赶。若是赶得上,我会怎样挽留它呢?
晚年的白居易有一首词叫《能无愧》:

十两新绵褐,披行暖似春。
一团香絮枕,倚坐稳于人。
婢仆遣他尝药草,儿孙与我拂衣巾。
回看左右能无愧, 养活枯残废退身。

人啊,一旦老朽,心致莫不如此。虽如此,也要问夕阳,求最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